吕洲宾律师:潍坊看守所拒律师会见刘建军

刘建军

受刘建军律师(下文称刘律)妻子的委托,中午抵达潍坊。后,在好心人的协助下,载驰载驱,匆匆到潍坊市看守所,为的是和刘律师有一次促膝长谈。

刘律何许人也?6月22日中央电视台报道的“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主人公便是也,网友若不知晓,可以去百度搜索“山东潍坊刘建军律师”。刘律以前也是央视的人,在央视做了很多年记者,后辞职做了律师。 

刘律已被逮,如今羁押在潍坊看守所里。

知情人透露,刘律单纯,书生特有的率真。刘律狱中遭骗(或有狱卒蛊惑他接受采访,认个错就可以出去云云),为求自由,刘稀里糊涂接收了采访,结果上了大当,不但不能获释,还自损名声,真恐怕牢底坐穿。呜呼,纵然山峡水库挖个缺口,都难洗净此不白之冤。此事为知情人透露,可信度高,当然,鄙人也要和刘本人核实,问个究竟。
 
可惜,今日虽到了潍坊看守所,但没能见到这个义士,憾也。

看守所大厅接待的女警花们都知道刘律。这些天里,警察们轮番上阵,连续几天里,全天审讯。据说,大厅女警们加了不少班,因为晚间办案警察也要来提审刘律,看守所的女警们就要在前台值班奉陪,如果办案警察不走,看守所的前台女警也不能下班走人。

以至于我这个家属委托的律师,只能坐冷板凳,从下午2点,一直坐等到傍晚5点。上午另一名律师也曾前来想见刘律,情况也是如此,一直没有机会去实践刑事诉讼法赋予的会见权,因为警察一直围着他审讯。

坐冷板凳时,我眼前浮现出非洲草原,一群鬣狗围着野牛,无论狮子还是猎豹,都眼巴巴躲在一个角落里张望着,就只能等着捡到一根骨头。

这时候,鄙人才发现西方发明的律师“在场权”真是价值连城,当警察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如果律师没有“在场权”,那么一切所谓的“不能刑讯逼供”,“不能诱供”,“不能疲劳审讯”,“律师会见权”,统统如浮云。 

今晨从杭州东站上了高铁,我就盼望着早点见到刘律,因为心头有一个大大的疑团 。

央视为什么要花大力气丑化一个为人打抱不平的律师?当一个人发现朋友遭遇冤情,路见不平一声吼,筹款召集诸君子研讨案件,在法院门口拉一下横幅,如此等等,是那么列温恭谦良,是如此和风细雨,是那么行侠仗义,没有一丝胡搅蛮缠,没有一丝刀光剑影,在央视眼里怎么就成了“扰乱社会秩序”? 

如果这也是扰乱社会秩序,那么中国所有的风云历史人物都将被彻底否定,一切用实际行动呼喊正义、一切为他人鸣冤叫屈,为他人不幸遭遇呼喊奔走的人,都是“扰乱社会秩序”。那么《春秋》、《论语》、《史记》都统统烧光。不仅中国,甚至世界文明中所谓的伟大人物都要统统戴上镣铐。 

央视之恶毒罄竹难书也,它用意险恶,它要把全体华夏男儿变成太监,甚至变成稻草人,这不是亡国灭种吗?这不是华夏民族的最大敌人吗? 

鄙人呼吁天下英豪们拿起笔墨,扯开嗓门,讨伐央视。 

吕洲宾
2015年6月25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