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库克:一位中国律师被捕引发的涟漪效应

中国律师浦志强今年夏天将面临审判,很可能获罪。浦志强是中国最杰出的律师之一,而中国检察机关对他作出的所谓“寻衅滋事”和“煽动民族仇恨”的指控,看上去似乎只是基于他此前发出的28条微博。这些微博中的许多条显然只是玩笑之语,而且在他过去三年所发布的数千条微博中只占很小比例。

乍看之下,浦志强案似乎只关乎他个人的不幸,虽然他的勇气令人钦佩。但仔细分析,就能清楚地看到,浦志强的被捕和对他的审判,将在今天和未来影响到许许多多的中国人。

首先,是浦志强的家人。自从他2014年5月被带走后,他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就再也没见过他。他身为律师的外甥女屈振红在他被捕之后不久,也因与他相关的指控被捕,身陷羁押一年之久,直到上月对她的指控被取消后才获保释。浦志强的妻子在一封公开信中表达了对丈夫的支持,并表示他的命运悬系于高层官员的一时之念。“我相信他无罪,”她在12月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信中说,“请您慈悲为怀,让我的夫君回家吧。”

其次,是浦志强的委托人——那些国家权力被滥用的受害者。浦志强一直在为捍卫他们的基本权利而奔走。在他被捕前的两年间,在两起罕见的人权得到维护的案例中,都有着他的身影。一是唐慧案。曾因对女儿强奸案判罚不满、多次上访而被判劳动教养的唐慧,最终被释放并得到了赔偿。另一起案件中,对国企干部於其一在“双规”期间非正常死亡负有责任的六位纪委干部得到了惩处。

唐慧案被广泛视作一个催化剂,促使中共在中国废除了已实行数十年之久的劳动教养制度。自从浦志强被捕,寻求司法公正的中国公民已经失去了一位重要的盟友。如果他被判入狱,会有多少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承受痛苦?

第三,浦志强案会影响到他的同事及他们潜在的委托人。当浦志强这样的律师能够正常工作、维护法治和言论自由而不必担心身陷囹圄时,其他的律师也会有勇气接手类似的案件。事实上,过去十年间,尽管面对日益增多的骚扰和被吊销执照的威胁,中国的维权律师群体仍然从寥寥数人壮大到了逾一百人。

相反,如果像浦志强和许志永这样的律师被判入狱,其他律师在考虑是否接手类似案件时,选择就会艰难许多。一些律师不得不逃离中国,否则也可能被捕。在今日中国,土地强征、刑讯、宗教迫害、网络言论遭报复类案件中的受害者不断增多,而他们要找到有能力的代理律师却越来越难。

第四,浦志强案还可能给其他微博用户、以及更广泛意义上的言论自由与法治带来间接影响。自2013年年中起,习近平政权就开始推行一场有战略的、多层面的运动,旨在削弱具有独立思想的自由派言论领袖在网上、尤其是在新浪微博上的影响力。手法包括封锁账户、拘禁广受欢迎的博主、对更多的网络言论加以定罪、雇佣更多资源发布支持政府的言论等。这些手段综合使用,已产生明显效果。现在微博上的政治与社会讨论,不论从内容还是从规模上看,都与2011到2012年时相差甚远。

但即便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浦志强案仍显得十分突出。浦志强致力于非暴力改良、维护人权和社会公正,而检察机关却翻出了他早先发布的28条微博——其中一些甚至发表于四年前,用它们作为指控他“煽动民族仇恨”的理由,显示出这是多么武断的选择性执法。这也强化了一种感受,就是任何人都有可能因为任何网络言论而面对牢狱之灾,不管这些言论在当时是多么琐碎,或意在讥讽。这会让中国公众感到不寒而栗。

最后,恐怕也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如果浦志强入狱,中共自身将尝到恶果。

浦志强一直以来都试图在中国现存的政治和法制框架中行事。严惩这样一位活动人士,将传递一个信号:这样的努力是无果的、渐进式的改良是死路一条。这个信号可能带来一种风险,就是那些认为选择直接对抗、终结一党制才是唯一出路的人会大大增加。

尽管言论控制仍然严格,但中国社会对习政权高压手段的怨怒已浮出水面。浦志强得到的大量声援(包括一些明星在网上表达的含蓄支持)显示出,中国公众普遍对这位律师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感到不满。

对于浦志强案可能给中共的声誉——甚至是在它的一些忠诚支持者心目中的声誉——带来的伤害,媒体人周志兴的一段微博说得很透彻:“入党,本来很神圣的事情,现在弄得很世俗…… 入狱,本来很悲催的事情,现在弄得很荣光”。周志兴是两份出版物的主编,而这两份出版物在中共高层拥有众多读者。通过逮捕和审判浦志强,中共只会让它本想尽力消除的合法性问题显得更加突出。

只要浦志强一天不被宣判,中国领导层就还有机会,减轻上文所述及的各种伤害。

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让检察机构撤销对中国最重要律师之一的指控。

(作者莎拉•库克是设于纽约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一位资深研究员,《政治局的困境:中共压制政策的局限性》(The Politburo’s Predicament: Confronting the Limitations of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epression)一书作者。

转自:FT中文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