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权益5月动态:法治,且把律师放出笼子

《律政评论》按语:2015年5月份的律师权益动态搜集完毕,现予发布。每一次审视律师权益动态,我们都感到无比心痛和悲愤;每一次整理一个月的律师权益动态,我们都感到万分心酸和无奈;每一次对外发布律师权益动态,我们都感到法治的无力和无用。明明在法治的号召下,宣称要尊重和保障律师权益,为何,在底层还依然出现诸多侵害律师权益现象?明明要践行法治,为何律师权益受损却有增无减?明明出台诸多举措旨在力促司法正义,为何将律师排除在外且还不断侵蚀律师权益?这是中国法治历程的反常之态和异常现象,必须予以警惕。

我们一再重申,律师权益不保,司法正义何期?但是,我们依然见到律师权益屡屡受损,且有增无减。虽然,我们把法治喊得很响亮,但在律师权益保障这块,却声音式微。在一个不把律师权益保障提上议事日程、任意侵害律师权利、随意污蔑律师、污名化律师的社会,法治,注定无以成形。我们期待,让法治落地,先从保障律师权益始,把权力关进笼子,先把权利放出笼子,别再持续打压和管控律师,且把律师放出笼子,充分保障律师执业权,捍卫律师合法权益,让律师介入个案,让律师参与个案、让律师力促个案解决,于法治大有裨益。

律师乃私权的代表,设立律师制度的目的即在于以私权监督公权的滥为和滥用,而不在于配合公权执法。现阶段,每每遇到律师依法执业,总会见到多地的公权力任意侵害律师权利,甚至于随意干涉律师正常执业,这样的公权行为,不仅与法治相悖,更是严重的逆法治行径,必须予以革除和惩处,而不仅仅是纠正了事。我们见多了公权任意侵害律师权益现象,但却少见对公权滥用进行问罪;我们见多了律师在多地正常执业屡屡受限,但却少见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我们见多了律师遭受的种种被打、被拘留、被维稳、被骚扰、被……但却少见对哪一个滥权者给予严厉惩处。

这是一个高呼法治的社会,也是一个律师权益不保的社会;这是一个依法治国的社会,也是一个律师权利屡屡受损的社会;这是一个力促司法正义的社会,也是一个律师权益受损有增无减的社会。法治,是把权力关进笼子,而不是把律师关进笼子,望三思、慎行、勿滥为!

 

附:律师权益5月份动态
【律师庭审被当庭羁押,赴法院控告法官】5月4日、5日,陈建刚律师及其委托的代理律师共同到丰县法院控告该院法官孙武正,要求观看庭审录像,被丰县法院拒绝,到丰县人大及纪委控告又被拒之于门外。4月20日,陈律师在江苏省丰县法院出庭辩护时,因当庭指出审判长孙武正侵犯当事人权益、违法审判、伪造庭审笔录等违法事项,被孙武正法官指使法警当庭拘禁在羁押室。5月5日,丰县法院通过微博发布《关于陈建刚律师来丰反应情况的说明》,对于孙武正法官违法给当事人在开庭期间戴脚镣、伪造庭审笔录、关押律师等行为全部予以否认。当晚,李春富律师及旁听人李静公开发布个人说明,驳斥丰县法院、证明陈律师被羁押的事实。

【律师被抓捕、羁押,要求司法局履行维权职责】5月8日,余文生律师向北京石景山区司法局递交申请书,要求司法局履行维护律师权益的工作职责,调查余律师被被羁押原因、羁押期间遭受酷刑及被虐待折磨的情况等。2014年10月13日,余律师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抓捕,被羁押99天,期间遭遇酷刑虐待。

【律师法院门口被殴打,为维权提起诉讼】5月8日,四位在衡阳中院门口遭受殴打的律师起诉衡阳市公安局蒸湘分局,要求撤销被告相关“行政处罚行政行为”。同日,针对官方媒体的不实报道,四位被殴律师起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停止侵权,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偿损失”。被殴律师刘金滨所属的山东省淄博市律师协会,派姜言波和张维玉两位律师为刘金滨进行维权,张维玉律师已经到达衡阳开展维权活动。王甫、张磊、杨健雄三位律师所属的北京市海淀区律师协会,发表声明支持维权。(事件回顾:2015年4月21日,衡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周方毅等45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一案在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开庭审理。8时15分许,该案辩护人张磊、王甫、刘金滨、杨健雄依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通知前往该院参加庭审活动,遭遇不明人员按殴打、撕扯、拖拽袭击,导致律师们身体不同程度受伤、衣服和物品被损毁。事件发生后,在舆论压力下公安局只是给予殴打者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

【律师被列为稳控对象,起诉当地政府】5月11日,李浚泉律师向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行政起诉状,请求法院确认鞍山市政府对李律师的稳控行为违法,并予以撤销。李浚泉系系辽宁天丞律师事务所负责人,2006年律师事务所年检遭遇违法行政,律所和其个人均未通过年检。李律师为维护执业权益而起诉鞍山市司法局和辽宁省司法厅,被鞍山市政府确定为所谓“稳控对象”,致使其被网上通缉、外出行动受限制、失去人身自由。

【律师为行使阅卷权坚守法院门口】5月11日下午,江西乐平黄志强等故意杀人案(因真凶出现提出申诉),代理人张维玉、严华丰、仁飞翔律师到江西高院立案信访接待处见到程绍新副庭长,提出阅卷要求。程副厅长认可申诉代理人阅卷权,但称该院法官在阅卷,暂时不能给申诉代理人阅卷。律师提出异议,表示律师阅卷不影响法官阅卷,律师只是要求将卷宗拍照或复制即可,不会将卷宗带走,如果法院有诚意保障律师阅卷权利,只需要安排书记员将卷宗复制即可,不需要耽误法官阅卷时间。程副庭长不断用“法官在阅卷”搪塞,并坚称律师阅卷会影响法官阅卷,要求等待他们通知,询问何时可以阅卷,不能答复,询问何时会告知阅卷时间,不能答复。12日、13日,三位律师再赴江西高院要求阅卷,仍然被拒绝。此后十余天,四位律师一直冒雨坚守在江西高院门口,要求行使阅卷权,但法院一直置之不理。

【国保骚扰、威胁人权律师家人】5月14日,湖南湘西自治州公安局国保第三次到张磊律师父母家中,对他们进行骚扰、威胁,要求张律师不得再代理敏感案件、参与维权事件。

【律协举行听证,拟处分律师】5月15日、19日,广州律协纪律委针对葛文秀、葛永喜律师所谓的拒绝参加杨茂东、孙德胜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庭前会设议的行为分别举行公开听证,拟对两位律师给予处分。

【建三江事件维权,警察、法官拒不露面】5月15日,江天勇律师到建三江农垦公安局,要求公安局出具“建三江事件”四律师被非法拘留、取保的相关手续,并撤销案件。建三江农垦公安国保队长刘长河拒绝与律师面见。同一天,“建三江案”谢阳、冯延强、蔺其磊、许付桂律师和当事人石孟文、李桂芳、孟繁荔的家属、朋友到建三江农垦法院,谢阳律师刚因要求去办公室见拒不露面的刑庭庭长王敬军,被法警冲撞拦截。

【法院向司法局发函要求处分律师】5月15日,山东省司法行政部门收到云南武定县法院发来的司法建议函,要求对刘卫国律师进行处分,因刘律师投诉该院法官以判缓刑为诱饵欺骗当事人认罪。

【律师履行工作职责时被打骨折】5月17日晚,广西覃永沛律师、吴良述律师和湖南谢阳律师在广西南宁市五一路206号北部湾建材市场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时,被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持械殴打,据谢阳律师讲述,他全身多处受伤,小腿被打骨折。

【律师因公开案卷被律协立案调查】5月19日,湖南杨金柱律师因公布聂树斌案18本案卷材料,正式被长沙市律协立案调查。

【律师会见时被扣律师证】5月19日,文海东律师到咸宁市看守所会见,因会见时随身携带手机而被扣留律师证,文律师到驻所检察室投诉,经多方交涉才从看守所警察手里拿回律师证。

【代理崔慧案,律师和律所被施压】5月20日,崔慧的代理律师宋玉生和张仁所在的京师律师事务所,所主任表示“由于受各方压力”,京师所不能再为律师出具崔慧案律师函,劝两位律师以公民身份代理。

【信息公开申请】5月21日,余文生律师向北京市石景山区司法局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该局公开不批准余文生成为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的原因及法律依据。余律师因支持香港“占中”而被北京大兴公安局抓捕并非法羁押99天,获释后至今未通过今年的律师年检,其所在律所也尚未通过今年的律所年检。

【到全国律协维权】5月22日上午,刘书庆、王宇、刘洲滨、葛文秀律师赴全国律协,要求全国律协为张维玉、谢阳、陈建刚、王宇律师执业权益遭受侵害的事件进行维权。

【律所被暂缓考核】5月22日,昆明市司法局发布关于律师和律所2015年度考核情况的公告,声明退出律协的律师所在的联宇律师事务所被暂缓考核。

【会见】5月25日,蔺其磊律师在珠海第二看守所会见吴泽衡时,因录音而被停止会见,录音笔被看守所警察扣押。警察出示了一份珠海市公安局、珠海市司法局联合发的文件,该文件禁止律师会见时录音,蔺律师告知地方规定不能违背法律,法律并未禁止律师会见时进行录音。

【阅卷】5月25日上午,刘晓原律师和苏昌兰的家属到广东佛山市检察院递交苏昌兰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委托手续并要求阅卷。案管中心接待人员称,最高人民检察院有规定,律师阅卷要先进行身份认证,然后按指定的时间来阅卷。刘晓原律师说这样的规定给律师办案增加了工作量,经过交涉,接待人员才为律师办理了阅卷手续。刘律师等待一个多小时后,案管人员说还在请示能否让律师阅苏昌兰的案卷。又等一段时间后,案管人员说,承办检察官没有时间听取律师对苏昌兰案的辩护意见,今天不能阅卷。

【会见】5月27日,张庭源律师在四川邻水县看守所会见因参与当地保路行动而被刑拘的兰明川时,警察闯入会见室打断会见,带走兰明川,会见被非法中断。

【律师因履行代理职责被行政拘留】5月28日上午,游飞翥、李威达、马卫三位律师到黑龙江省庆安县拘留所要求会见因到庆安县围观、声援徐纯合案而被行政拘留10天的公民,拘留所霍所长答应下午安排会见。下午当三位律师再次赶到拘留所时,霍所长却以“授权委托书不能确认系被拘留人本人所签”为由,拒绝律师会见。李威达律师有事离开,游飞翥、马卫律师和几位公民离开看守所后与外界失去联系。29日清晨,游律师的家属接到黑龙江绥化公安局通知,游律师被行政拘留15日。后经确认,马卫律师也被行政拘留。

【到全国律协维权】5月29日,余文生、梁小军、唐吉田律师到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敦请全国律协依法维护游飞翥、马卫律师的合法权益。刚开始一个穿着警服的保安把两位律师拦在外面,之后又让他们周一过来。两位律师要求他们必须立即处理,会员部一位女士出来告知,现主管副秘书长马国华出差、会员部王副主任生病,无人负责此事。

【北京律协会长到看守所会见被阻挠】5月29日上午,北京市律协会长、高子程律师持嫌疑人家属解除之前律师的委托书,到海淀看守所申请会见嫌疑人,却被该看守所值班警察告知:由于嫌疑人已经有两名律师会见过,所以必须由之前律师来看守所与嫌疑人办理解除委托,下一个律师才能会见。高子程解释之前律师是其助理,并且家属已出具解除委托的手续。该警察执意不让会见,并说是上级规定。据悉,高会长无奈地说,市局也没有这样的规定!然后愤然离去。

【会见】5月29日,燕文薪律师到福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吴淦(网名屠夫)。临近中午时,看守所警察告知屠夫在此关押,但要求律师下午上班后再来。燕律师下午再来会见,该警察又告知屠夫不在一看关押。

注:本律师权益2015年5月动态由“律权关注”发布。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