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子:亲爱的,我知道你无罪

昨天,6月12号,周五晚十一点,我刚到家半小时,接到庞律师的电话,说郭彬在深圳的儿童医院被带走了。两个小时前,我在深圳火车站跟你短信抱怨车晚点了,你说等等就好了,明天就能见到啦。

煎熬的24小时快过去了。我们确定的信息是,刑拘,而不是派出所问话,关他们的地方都是看守所,而不是派出所;家属被口头告知的罪名是“非法经营”。另一个不确切但有可信度的信息是他们周一会被带去郑州的看守所。

周五晚上逮捕人是一个妙不可言的时间,因为看守所周六日两天律师和家属不能申请会见。

郭彬被带走时正在陪他儿子做手术,上周六一早五点半他就出发去了深圳,赶儿童医院8点的预约时间。其中好几个夜晚,他都没有合眼,头两个夜晚他们是在医院走廊里度过的,还有两个夜晚孩子术后高烧不退。

在我们的关系里,我一直觉得处理“他有过婚姻和现在依旧有孩子”相伴生的各种困扰非常艰难。前天我还跟同在圈内的郭彬的大学老师哭述我觉得接纳“他有孩子并对孩子充满愧疚”这件事情太难了。她告诉我换个角度,一个很爱孩子的男人不是很可爱的吗?我似懂非懂,却也好像让我对他多了一点理解。可问题还没解决呢,你怎么就溜了呢!

今天中午,郭彬在深圳的老朋友们陪他儿子出院,并与郭彬的前妻及其妈妈一起吃了午饭。孩子有其外婆带,一切都还好。

早上庞律告诉我,进去看守所刑拘后眼镜会被没收,所以某人这种眼大无神的童鞋基本上是睁眼摸瞎,赶紧准备眼镜。冲去我们上次帮你配眼镜的地方,问非金属的眼镜有哪些,店员有点心领神会地问我,是不是要送去……那里……监狱,我说是,店员(女)看我的眼神有点怜悯却又充满善良,推荐了这一款全透明的,说送进去的概率最高。

估计这是你这辈子截止目前为止,拥有的最酷炫叼炸天的眼镜了,如果你在现场,一定是嘴上说着这种眼镜哪行,身体却很诚实的戴上并且照镜子不亦乐乎。

因为害怕刑拘通知书会寄到你父母家,所以早上就提前跟你的父亲知会了这件事情,我不敢描述得很严重所以只是说你被带去了派出所,可能有通知书寄到,律师和朋友们已经在努力了。他也似乎对你很有信心。

傍晚,接到你父亲的电话问情况怎么样了,我只能告诉他周六日律师无法会见,要等周一才会有信息。他问我,为什么你会在深圳的医院被带走呢?为什么他们知道你在医院?我不敢回答这个问题,不敢让他们知道有更多不同省份的人还在被传唤问话。只能告诉他你另一个以前在郑州的朋友一起被带走了,可能是涉及某些具体的事情。叔叔阿姨必然整个晚上不会睡好觉了。

其实我知道不是的。你们都离开郑州多年了,什么非法经营能这么非法?非法经营要有钱进你们的口袋呀!非法经营要有事情超出法律框架呀!你们干过的事情,哪个非法牟利了?哪个超出法律的框架了?虽然在我们的关系里基本不谈与工作有关的具体事情,可是我知道你是一个有价值与理想ngo工作者,是一个信法律守规则气质极其浓厚的人,一个内心善良完全无害的(老)好人,我非常清楚你(”们”我就不清楚了)没有什么过错值得刑事拘留。

你曾经跟我说,“我这种人要是都进去,那真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我深深认同,你是个温和、理智、逗逼、老好人型的十年党龄老党员诶!!!

晚上回来的路上,在超市买了一包挂面和一颗白菜做晚餐,简单饿不死就好了。叫了闺蜜来陪我住几晚,担心有人半夜来敲门搜查。想到可能很长时间我都要在这样的动荡处境下生活,觉得生活已经不能再坏了。

既然已经不能再坏,只能好好努力面对了。

亲爱的你保重哈,正在给你收拾衣服准备周一后存进去,在里面好好混,争取出来后可以唾沫横飞地跟我吹牛b,and不要太想我。

*注:

郭彬,公益机构众一行负责人。

众一行是一个推动处于不利地位人群就业平等机会实现的民间权利倡导机构。众一行基于社群的诉求和现状,通过个案支持、社群培力、专业研究、公共传播等方式,促进反歧视政策改革和完善;同时,开展与政府、企业及其它用工主体的对话,推动雇主建设多元、共融的平等机会政策和支持性工作环境。

2015-06-13 靖子 GoneGirl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