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连顺律师:庆安被拘留经过和认识

 文/马连顺

  我受何宗旺亲友的委托,于2015年5月29日下午3点到达哈尔滨,30号听说关押地点在绥化市绥棱县拘留所,我坐31日早晨3点多的火车到绥棱拘留所,经 向看门的老太太打听知道只有两个人是庆安关押来的人,没有叫何宗旺的人,又到庆安了解情况,到庆安后了解到庆安拘留所正在释放拘留人员,我又赶到看看没有他,就又到庆安公安局门口,要求告知何宗旺被拘留的地点未果,这时候与前来寻找游飞翥、马卫律师等五人关押地点的葛永喜、唐天昊律师会合,饭后我们共同去寻找游飞翥、马卫律师等五人关押地点,并准备为他们提供法律服务。

  下午,我和葛永喜、唐天昊到望奎县公安局拘留所寻找被拘留人,在叫门不开 的情况下,到大门敞开的该拘留所东侧的华润糖酒经销有限公司院内观望拘留所内情况,被该公司职工制止。晚上,住在绥化市北林区如家快捷宾馆,等到后来的游 飞翥二哥和徐忠律师后商量由葛永喜和徐忠律师代理游飞翥律师维权,等到马卫的亲属来后建议委托我和唐天昊律师代理。

  6月1日上午8时 许庆安县公安局的赵姓警官打电话给游飞翥二哥,说可以给被拘留人家属通知书和告知被拘留的地点。我们一行五人来到庆安县公安局门口,考虑到县公安局的感 受,由葛、徐律师和游飞翥二哥到县公安局,我和唐律师在大门口等待,结果是9点多没有消息,后来在大门口将唐律师和我抓获。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奔波,将徐忠 律师我们四人押送到望奎县公安局,后又分配到一个派出所进行讯问。下午3点多将和我唐律师押送至东风路派出所分别关押,将我关押在该所办公楼最西边南面的 审讯室内看管,从晚上9点多开始询问我至6月2日1时42分,接着又记录我的包内物品至2点29分。

  此时看管我们的年青特警身穿秋衣加夹克衫,我又困又饿还有胃炎和十二指肠溃疡,又断两顿的药,身穿背心加长袖衬衫,冷的没有办法只有用一个报纸复盖在肚子上,用皮带勒住,双手抱住肚子挡 一点寒,两点30分时,看管我的特警叫我脚申在室内一个羁押犯罪嫌疑人的铁椅上睡会觉,我就照办了。刚刚睡着,踢门进来两个着便衣,身高在175到178 之间的,40多岁的精干男人,随手扯下我肚皮上的报纸,说:“老实交待你的问题?”,我说:“有什么问题呀,不就是代理一个治安案件吗?”他说:“治安案件,中央电视台都报道了,警察是正当防卫?”我说:“那不是定案的根据,刘少奇当时的所有媒体都报道了,家喻户晓,‘叛徒、内奸、公贼’后来不是平反了吗?!”,他说:“你这是反党、反社会主义!”我说:“彭德怀也是反党反社会主义集团?!”其中一个长着松树皮一样脸的人过来把我揪到刑讯椅上,用上面的手铐用力扣住我的双手,叫我回答问题,这时我全部是“拒绝回答”,他按他知道的内容写上,叫我看,我不看,叫我签字,我不签,他说:“找你的美国爹去要钱 吧,在中国干啥?!”我说:“你们不就是老百姓说的干赃活的吗,你们不就是风闻言事、捕风捉影,捞点政绩,骗点经费吗?”他说:“现在经费足的很,不用骗,只要要,就有!”问我签字不签,我说不签!他们拿住没有签字的笔录就走了,此时不到3点钟,因为审讯室的墙上有电子表,没有打开,天还没有亮,望奎县 这地方3点钟天就亮了。

  期间有警察告诉他们我曾经是老警察,他们说不像,问我,我说这和本案没有关系,老警察、律师、公民同样,该怎样处理怎样处理。其中一个脸比较好看的人说:“是警察也是警察的叛徒。”后来知道我们三个都被拘留十五天时我当时就说,这是最好的结局,如果拘留我的少了或者不拘留我,容易被理解为是你们公安的卧底,那边认为是叛徒,这边认为是卧底,两面不靠墙,不好,还是这踏实!后来送我们执行拘留时用三辆小轿车分别押送我们 到宾馆拿衣物,分别押解,后来才知道都在绥棱县行政拘留所执行,他们可谓在每个细节上都费尽心机啊!

  走后我告诉其他询问和看管我的人说:看 来枪杀徐纯合这个案件确实有问题:首先,你一枪将人打死,老百姓有权质疑,不能因为举牌等行为拘留人;其次被拘留人有得到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救济权利,律师前往会见、代理复议、诉讼并无不当,不该也被抓了;再次,前来救援律师的律师也被抓了,更是错上加错!最后,大部分被拘留的人异地关押,不通知被拘留人家 属羁押的地点,不下家属通知书、有的不给治安处罚决定书,造成恐惧,更是于法无据。

  现在想来,李乐斌是铁路警察,铁路警察虽然划归公安部 13局管理,但是在人、财、物方面仍然是铁路管理,李开枪击毙徐纯合事件即使属于立功行为也应当由铁路当局发奖表彰,该不着庆安县的副县长颁奖啊?!原因 在于徐纯合是庆安县的一个上访户,由于为县里解决了上访的人,县里就不必解决上访人提出的问题了,所以他们要感谢李乐斌,急于发奖表态!然后通过公安这条 线层层上报,汇报成为一个合法使用武器的行为并通过央媒大力宣传,其实心里很虚,不敢让人评价和质疑,公民的举牌、发声、站立、风上传播、律师的法律服务 都冠以寻衅滋事,严惩不怠,就这样把一个警察或者受指使的行为无限夸大,上升为稳定问题、反党反社会主义问题,受美帝国主义指使的问题。接下来他们采取任 何手段对待质疑的声音都是理所应当的!2014年12月13日山西太原的朱秀云和2015年5月2日庆安的徐纯合,出事之前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这样的死 在警察之手,而围观的访民和律师知道,如果这些案件今天不解决,下一个被警察害死的可能就是他们,所以他们为别人申张正义的时候,就是防止自己悲剧的发 生!虽然警方认为这是不干自己的无事生非行为,也毅然坚定前行,不怕打击报复!

(据马连顺律师微博)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