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会见知名维权人士“屠夫” 未果

今天,维权律师燕薪赶往福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知名维权人士“屠夫” 未果。 据燕薪律师称:(尝试会见屠夫吴淦情况通报)今日上午十点半我到达福州火车站后就立即赶往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在十一点十分左右到达。之后在会见接待室,我提交会见手续要求会见。 接待警察先说:你怎么来这么晚,上午会见都结束了,都快到吃饭时间了。我说:那你帮我查下这个人是不是在这。他看了一下说:对,这家伙是在这,你下午过来吧,你下午来可以多会见一会,这会要吃饭了。我再次跟他确认说:你确定是在这儿?你确定我下午可以会见?他说:确定。因为担心中午出现变故,一、可能是缓兵之计;二、可能汇报后上层施压干预阻扰会见,故我跟陪同公民一直未公开上午情况,以争取早日落实会见让屠夫安心。

在忐忑等待两个多小时后,我再次来到福州一看,要求会见,这次我才将福州市第一看守所的名字填在了介绍信上。接待的还是同一警察,他先是查了下电脑,然后说:不在这,系统里没这人。我说中午之前你还说:这家伙是在这。他看了看我的介绍信,指着福州一看名字说:我是看你这上面写的,才说对,是这。我说:你明显撒谎,我这儿的名字是刚刚才填上去的,中午来的时候还是空白,并且你明明白白的说的是这家伙在这。他说:反正我系统里没查着就没有,你再去别的看守所问吧。我说:你敢肯定你不是因为收到有指示所以不让会见吗?你沒必要为其他人承担责任而个体作恶。他说:没有。我说我记下你的警号和名字,配合撒谎很可耻。遂记名字:汤群;警号:100751。

为确定一看警察撒谎,我又跑了福州二看,查看后说:没这人。 综上,根据对话情况,基本可判断屠夫就关在福州一看,但应该没录入电脑,因为我们最开始先去送衣物处查询就没查着。公权力无非是想通过延缓律师会见让屠夫在里面待得难受些以加紧对屠夫施压和发动宣传攻势。但是,这种小伎俩用在心理素质超强的屠夫身上,是注定不会得逞的。本律师有决心继续死磕,无论屠夫关在哪里,不见到他誓不罢休。 据了解,5月20日,因在南昌抗议江西高院不让参与“乐平冤案” 律师阅卷,而被行政拘留10天的维权人士吴淦,之后因所谓涉嫌“寻衅滋事罪”和“诽谤罪”,遭福建警方刑事拘留。

今年42岁,自称“超级低俗屠夫”的吴淦在草根维权界享有盛誉,但常常令地方官员头痛。2009年以来,吴淦频繁出现在诸多社会热点事件的最前沿,他在湖北宾馆服务员邓玉娇因反抗强奸而刺死和刺伤当地官员的维权案、浙江乐清上访村长钱云会被离奇碾毙案等维权活动中,成为知名的公民围观者和“杀猪屠夫”。此外,吴淦还经常在网上筹款募捐,支援身陷牢狱的维权人士家属和其他维权人士。 在黑龙江庆安县有上访经历的农民徐纯合,5月2日因外出被拦截而与警察发生的争执中被一枪杀击毙后,吴淦自发调查事件真相,并征集现场目击者的视频和录音采访,放到网上,挑战官方做出的“开枪是正当履行职务行为”的结论。 随后,作为江西乐平死刑冤案申诉组成员之一的吴淦,5月19日抵达南昌,声援已在江西高院门口坚守了8天的争取阅卷权的多位维权律师。吴淦第二天在进行“卖身筹钱,准备行贿”江西高院院长的行为艺术时,被南昌警方行政拘留,不久,他又被福建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和“诽谤罪”刑事拘留。

转自:民生观察工作室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