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我们只动口,不动手。”

2015-05-25 龚小夏 米帝囧事

小编按:政治是不是一件优雅的事情?或者,它需要成为一件优雅的事情吗?小夏老师告诉我们,“没有文明语言的人民,是不配有现代民主的讲坛的。”米帝大选,靠实力,靠资金,也靠礼仪,没有政坛上合适的礼貌与举止,往往也就被一票否决了。本期直击米帝2016大选,让我们学习一下礼貌在美国政治中的重要性。

 

礼貌与民主

龚小夏

 

2016年总统选战即将开始。要看懂美国选举,非常关键的一点是要了解个人礼貌和举止(manner)在美国政治中的重要性。

在美国立国之初,有人曾经问过一位国父(好像是麦迪逊),民主制度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他回答说:Manner。他指的是政坛上个人的礼貌与举止。他认为,如果没有必要的礼貌与绅士般的举止,民主制度就会沦为一团混乱。

 

其实,英国人很早就发现了这一点。在十六、十七世纪平民阶级开始获得一定政治权力的时候,英国的议会里骂人、斗殴的情况每日都在发生。英国人当时的暴力倾向,一点不逊于后来大革命时代的法国人——圆颅党人也将国王砍了头。在1688年“光荣革命”之后,英国人一点点学会了用唇枪舌剑来代替真刀真枪,也形成了英国政治中的绅士传统。今天,在英国的下议院中,两党的席位的距离要长于两把剑的距离,这个规定是当初为了防止械斗而定下的。

美国人从建国开始就按照英国人的榜样定下了绅士政治的规矩。政坛上的人,无论私底下如何讨厌甚至仇恨政治对手,在公开的场合里都要互相尊称“先生”或“女士”,用粗言烂语骂人的做法为选民所不齿。有许多政客——包括克林顿总统夫妇——在私人生活中都喜欢说个脏字,但是到了公众面前却丝毫不敢越雷池半步。

这种做法也许会被人认为虚伪,但是在笔者看来,良好的礼貌与举止给政治划上了一条底线——观点可以千差万别,但是必须尊重公民的人格以及政治的既定规则。否则的话,民主政治是无法操作的。在美国国会里,语言过了界的议员都会遭到来自国会道德委员会的制裁。

其实,对个人的尊重也是对制度的尊重。试想,如果天天有人站在国会讲台上使用粗言烂语,谁还会尊重那个机构?同理,在美国法庭上,哪怕是对最恶劣的罪犯,法官与律师也会称之为先生女士,并且使用文明的语言。不是说那个罪犯有多么值得同情,而是对法律和法庭本身尊重。

不礼貌的语言和不文明的举止往往会产生恶性循环效应。一旦允许骂人,对方往往也会开骂。对骂开始,就会越来越将对手形容得不堪。而从语言暴力到身体暴力的距离并不遥远。经历过文革的一代中国人对此应该还有深刻的记忆。

 

对于中国人来说,不幸的是最近几十年来,中文语言环境和中国的自然环境一样,都被污染得不堪入目。自有了互联网以来,大量原本是侮辱妇女、中伤个人的词语竟然被当作了日常生活的口头禅。粗鲁当作有趣,恶毒当作幽默,肮脏当作新潮——这真是令人感到悲哀。

没有文明语言的人民,是不配有现代民主的讲坛的。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