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中国还有多少“庆安”?

这里,我不想谈发生在庆安火车站的枪击事件。关于徐纯合被枪击身亡事件,已有很多议论。我自忖没有法律学者、传播与视频技术专家的水平高,就且听且想,到底谁说的更有道理。

我可以肯定地说,发生在庆安火车站的枪击事件,所引发的聚焦效应,对于我们认清“腐败存量”究竟还有多大,有非常现实的意义!

本来庆安火车站发生的事件,虽在庆安县地盘上,实际上,在行政与治安管辖上与庆安县党政机关无关。庆安火车站归黑龙江省哈尔滨铁路局管,开枪民警属于哈铁公安处!

可是,因为庆安火车站发生了枪击事件,全国媒体和舆论聚焦于“庆安”。要不是发生枪击案,我根本不知中国有个“庆安”,在新浪微博上一度将它误写为“安庆”(那是长江下游的城市),又将它写成哈尔滨市的庆安县,它实属于绥化市管。

就像我们在电影里看战争或间谍片,机场、桥梁或监狱等重要设防的地方,“探照灯”扫来扫去,聚光于某个区域,匍匐前进者会像邱少云一样隐伏不动,而一旦盯住某个地点聚焦,哨兵就有可能发现“情况”。

如果说庆安县委常委、副县长董国生被举报年龄造假、学历造假和妻子吃空饷等罪状(据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董国生已被宣布停职),是因为在民警开枪之后,他没有等调查结论出来,就“第一时间去安慰、压惊”而“引起民愤”,被“人肉”的结果,那么,别的那些举报呢?则无疑是趁了“庆安”被媒体被网民聚焦,成了全国的舆论热点。

副县长董国生刚刚被停职,网友举报他还涉及到与县委书记孙景山一起贱卖县热电厂、县粮库等问题。

民办教师孙广旭、陈船明,则实名举报庆安县大批官员涉嫌买卖300个教师编制,而且列举了一个详细的表格,一个人的编制约3万到5万元。

几乎同时,庆安县检察院职员举报检察长魏鹏飞腐败违纪,也有详细的事实和数据。据微博消息,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纪检部门表态将到庆安县调查核实。

有一个博主@王明德5 举报庆安县公安局副局长兼交警大队长王向阳,涉嫌在2013年“10·02”特大交通事故逃逸并致一死一伤的案件中犯有玩忽职守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使嫌犯至今未立案并逍遥法外,反而将受伤者拘留。

……

庆安火车站事件引发的这情景,用毛泽东说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来比,肯定不合适;用李玉和唱的沦陷区人民“春雷爆发等待时机到……”来比,也不合适。

我想起了南宋女词人李清照的《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也太浪漫了!不过,情景颇有几分像吧?鸥鹭觅食小鱼小虾,是上天安排食物链,可以当美景欣赏;贪官鱼肉人民,则是另一回事。

现在要问的是:

一、如果没有舆论聚焦,举世关注庆安,那些实名举报者为什么不敢行动?或者是,他们没有信心和勇气挺身而出;或者是他们有人尝试过,结果不是举报石沉大海,就是被“穿小鞋”,再也不敢“破坏当地的政治生态”。

二、中国还有多少个“庆安”,是类似的“政治生态”?

庆安火车站枪击案引发的当地政治性“次生灾害”,难道是因为“庆安”那旮旯特别黑吗?

我不认为庆安县是特例,而相信庆安县的政治生态极具普遍性。

我当然不是认同“无官不贪”的仇官心理;但是,不论是社会学专家对县域政治的研究,还是媒体对“县委书记”腐败案的报道,都告诉我们县级吏治的腐败程度是极严重的。

“十八大”以来,强力反腐,抓了一批省部级以上高官,包括周永康和徐才厚这样的原国家领导人,是谓“打老虎”;同时也揪出了一批贪腐金额以亿计的“村官”,是谓“拍苍蝇”。这帮曾经不可一世的“国贼”、“民蠹”,遭到了“现世报”,当然是大快人心事!

今年一些人写文章说,反腐告一阶段,应该转入经济工作了。这些人的言论出于何种动机且不管它,事实上,凭我个人的感觉,贪官遭到惩治的可能还不到百分之一,说乐观一点,不到十分之一。法庭给人定罪要凭证据,不是凭感觉,我的感觉无效,这我知道。

那么且看中共中央和中纪委对反腐的权威说法:据新华社电,习近平主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12日会议,作出“关于反腐败斗争形势的科学判断”,说要清醒认识当前反腐败斗争严峻复杂并呈胶着的状态,坚定反腐败斗争的信心和决心;并提出的反腐工作下一步的重大决策:“用最坚决的态度减少腐败存量,用最果断的措施遏制腐败增量”。

从庆安县的情形可以看出,经过两年多强力反腐,“腐败存量”仍然相当大,中央说“当前反腐败斗争严峻复杂并呈胶着状态”,是完全符合实际的,反腐的决心不可有丝毫动摇!

三、“人民群众”中蕴藏着极大的反腐积极性,如何发挥他们的作用?

如果不能从政治和法律上充分保障公民对官员的监督权(首先是检举权、控告权),单靠组织内部清理门户,实践证明,效果是非常有限的。中纪委网站上已有报道说,一些省市巡视组的巡视沦为走过场。

“用最坚决的态度减少腐败存量,用最果断的措施遏制腐败增量”,最重要的就是解决反腐败的动力问题。反腐败动力,首先来自于利益被直接侵害的人群;其次,来自于感觉不公平无正义,从而要求政治清明、公平竞争的人;再次,才是……

“庆安”事件,又是“坏事变好事”的一次机会,它对于我们认清反腐大局、大计,很有帮助。

5月18日

转自:三剑客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