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明:我的“六.四”记忆(下)

刘少明

北京戒严令颁发一周后,北京各界大规模的游行没有了。但学生绝食斗争仍在进行,广场每天都聚集数十万人,他们在听北京高自联工治联广播,也聚集到各校帐外听学生演讲,三五一群相互交流。主题标语横幅是争民主,反腐败。最激烈的也不过是打倒李鹏,撤销戒严令。并沒有象中央电视台所说的”他们聚集在一起,谋划推翻共产党,其实这一切都在平和理性中进行。据说在这场运动中北京的犯罪率下降了百分之八十。

有一天,我得到一个消息,在北京大学核物理糸的教学楼召开一个当前形势的研讨会,我赶到会场。参加会议大概二十人左右,都是北京各自治组织派选的代表,北京工治联常委刘强也在场出席会议,主持会议是谢添福先生,对当前形势的研讨,大家发言湧跃,献计献策,最后形成了一个决议。(但诀议没有落到实处,当时,北京很多大小不一的自治组织,很难真正组成统一联盟)。散会后,谢添福请我们在北京大学食堂吃了晚饭,并合影留念。我和刘强一起返回广场工自联总部,路上,刘强不高兴地说我总想走上层路线,我忙解释到,我到北京就是来学习社会大运动的,回去还要向兄弟们传授,刘强听罢点头释然。

第二天下午四点左右,两个学生到广场工自联总部,把一笔记本交给工自联工作人员,并叙述了捡到笔记本的过程,看见在长安街上好几个便衣绑架一青年上车,该青年拼命挣扎反抗混乱中该青年把笔记本扔在地上。汽车向东开走后,两个学生马上捡起笔记本,一翻看是韩东方的笔记本,立刻交到工自联大帐内。得知这一情况后,工自联常委们马上开会研究对策。刘强,赵炳禄,王铁,请华大学教工老李,带着十几名工人纠察队员和我们在场的义工直奔北京市公安局,与数百名学生在北京市公安局汇合,营救声援人员站满了北京市公安局大院。

开始北京市公安局死不承认绑架了韩东方,不同级别的官员出来说话解释。我们就是不信,不断的挥拳呼口号,终于迫使北京市公安局在晚上12点左右释放了韩东方。打此以后,工自联常委们单独外出都配有一纠察队员暗中保护。

民主女神雕像,是六四天安门事件的标志性艺术品之一,高约10米,由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北京电影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北京舞蹈学院等多所院校的共二十多位师生,在中央美术学院工场内仅用四天赶制而成。雕塑内模为塑胶材质,外以石膏灌注整个雕像分四部分于5月30日凌晨3点运抵天安门广场,次日拼装完毕,耸立在天安门城楼南300米处,与门洞上方的毛泽东肖像对望。我当时全程观摩了自由女神像拼装,并协助传递手架材料,当时拼装自由女神像由学生纠察队拉设了警戒线,我说我是建筑架子工,他们放我进去帮忙协助。我问及拼装学生,为什么美国自由女神是单手举火炬?而我们的自由女神却要双手捧举呢?学生回答我,中华民族苦难深重,我们要用双手去高举火炬开创明天的自由。是!今天想来,我们面对的对手是没有底线可言。投一分机,省一分力,自由都将与我们无缘。

清场屠杀前的几个晚上,中共派遣许多特务,身藏匕首等凶器混入广场人群,企图制造混乱嫁祸学生市民,为清场做舆论准备,但一一都被理智的学生市民识破,并从他们身上收缴到大量的匕首和凶器。

6月3日晚上,天安门广场民主大学成立, 名誉校长是严家祺。校长教务长是张伯笠等学生领袖。我有幸成为第一届民主大学的学生,见证历史我足矣,尽管他只存在了一天,但在中国现代史上却留下了重笔一页。

以上回忆录与我入狱笔录都有记载,这里也只是个框架,社会大转型到来的那天,我会潜心著作,如实记录国家人民和个人历史。在这场伟大的社会运动中,我学了很多,认知了很多,也思考了很多,把很多很多付之践行,无愧的说,我尽力了!

人生心灵之旅,无私无欲,朝着坚定的信仰,迈着脚步向前行是没有人可以阻挡的了的

劳工声授工作室,工维义工刘少明
2015年4月29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