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导斌:每个人都应该是公知

现今很多知识分子,专业人士更以不碰政治为傲,认为自己很酷。但民主国家,参与政治、关心公共事务,是公民无可避免的义务。在古希腊城邦,参与政治的才能称为“人”,不参与政治,连“人”都算不上,遑称“公民”,德国政治哲学家汉娜鄂兰认为:公共领域是人类生命中极为重要的领域,自由、法治,或公平正义,都只有在公共领域之中才能体现。人们必须勇敢去行动、去付出。如果大家都不投身公共领域,就会造成“平庸的邪恶”,让平庸人占据政治舞台。

有人说,我是一个小老百姓,我不关心政治,只要有钱挣,能让家人过好日子就行了。这是不懂政治的屁话!政治是关于政府如何对待老百姓的问题,不关心政治的人,等于告诉政府,你怎么对待我都可以。你抢我的财产我也同意,你不让我看病我也同意,你不让我读书我也同意,你不让我说话我也同意,总之,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不让我干什么我就不干什么。这样的状态下,你就是个奴隶,奴隶有本事让自己的家人过好日子吗?

——吴克弱

不关心政治的人或者以为政治与自己无关的人大多都是社会底层的人,你们怎么就不想想为什么有的人不费力气就可以过上好日子,而你们累死累活为什么养不起家?别人为什么可以家人不分离,而你们要和家人生离生别在异乡打拼?你们为什么不想想你们就是在一个城市干十年,甚至二十年,而你们的孩子必须要回原籍考大学?这一切为什么?

【沉默是掩护罪恶的墙】每一次的退让,都是在降低恶人做恶的成本;每一次的沉默,都是在扩大谎言的范畴;每一次的冷漠,都是在增加行恶的机会;每一次的默许,都是在助长暴力的发生;每一次的回避,都是在创造苦难的轮回;每一次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都是在纵容更大的伤害。恶有多大,沉默就有多可怕。

公知就是关心公共事务的知识分子。公共事务包括1.与政府的关系,包括与各级政府的关系;2.政治行动,包括加入政治行动委员会;政治教育;基层性团体活动。3.企业责任:包括社区关系;慈善活动;社会责任活动;志愿行动。4.议题管理。5.传播沟通:包括信息发布,媒介关系。6.国际事务:包括政治风险评估;监测国际社会政治发展。显然,每个人都应该关心公共事务,而不光是知识分子。每个人都应该是公知。“公知”只是一个合格公民的称呼,而不应该成为一个贬义词。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自从得悉自由国家人们的生存状态之后,我就产生了一个梦想。我梦想有朝一日我们这个古老国度也能成为人人自由地幸福生活的乐园。在这片国土上,正义的阳光普照,真诚的品德得到应有的敬重,谎言和伪善受到普遍的谴责,不正义将只能躲藏在阴暗的角落里独自黯然神伤。在这片国土上,每个人都将拥有平等的机会,都将有权利使用自己的知识、发挥自己的特长获取富足生活所需,那些无助的人们也能得到可靠的救助。在这片国土上,每一个人都拥有平等的基本权利和基本自由,每一个人都将享有作为人的尊严,再也没有农村和城市的区别,到处都是适宜于人民居住和生活的家园,人与人除了人格和能力的差别,再也不受等级秩序城乡秩序等等歧视,人民除了接受平等地适用于每一个人的正当行为规则的约束,将再也不受其他任何强制。在这片国土上,国家权力职位将向所有公民平等地开放,由人们按能力高低去公开竟取,国家机器将不再是为所欲为的剥削和压迫人民的冤家对头,而是每一个中国人实现自己梦想的保障机制和援助力量。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