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韓: 關注會導致重判的說法不能成立

浦志強入獄已經一年了,很多人都在關注浦案的進程,不久前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呼籲中國釋放浦志強,而中國外交部以「手很長」加以諷刺,顯然沒有放人的意思。中國政府的表態在意料之中,本來也很難指望他們會有什麼積極的回應,在出乎意料的是不少人對美國的呼籲做了相當負面的解讀。

新浪微博上的大鵬看天下稱:老浦的事,不知道怎的,就上升到中美外交關係的高度了 ,看來這下徹底沒希望提前獲釋了,否則就成了向美帝低頭服軟。羅昌平稱:哈兒這事,原本指望檢方扛一扛免於起訴,現在美帝這麼一鬧,逆轉恐怕無望。而走的最遠的是張鶴慈,他聲稱「看起來美國人是不喜歡浦被放出來,這個聲明肯定讓浦不可能近期被釋放」,美國的呼籲「是因為美國的選舉,政客必需作強硬的反對中國秀?」美國為何為浦志強呼籲我們不得而知,但這些評論的共同點是認為美國的呼籲會讓浦志強無法釋放,那麼邏輯的另一面自然是:如果沒人呼籲浦志強反而有可能被釋放。

這樣的邏輯並非始於最近的美國呼籲,浦志強剛剛被抓的時候,針對為他呼籲的問題就有一場爭論。浦志強的朋友聲稱一些人為浦志強呼籲是為了給自己貼胸毛,為此不惜把浦志強置於險境。追溯到更早之前的其他政治犯候審期間,類似的言論也不時的出現。

為政治犯呼籲是否是惡意,以及是否會導致處罰的加重,這實際是兩個問題,前者是對呼籲者主觀動機的判斷,後者是對案件處理的判斷,但兩者又是聯繫在一起的,前者是構建在後者之上。而在事實上要確立後者,意味著體制不在乎關注度帶來的政治代價,只會反向刺激專政的決心,這一判斷的問題是:要求政治犯親友或律師謹言慎行,縮小影響的常常就是專政機關,這證明了他們是在乎關注度帶來的政治影響的。說呼籲會導致重判的人常常也是在遵循專政機關的警告,這就陷入了一個邏輯的陷阱:既然體制對呼籲不在乎,那麼就沒有必要縮小影響;既然要縮小影響,恰恰說明體制在乎。而還有一種可能是,就因為體制在乎所以不能激怒它,但這種邏輯的終點只能是安心做個順民,一開始又何必說和體制不一樣的話、做體制不高興的事,如果遵循這種邏輯,政治犯的價值就沒有必要存在了。而從過往的案例上看,政治犯入獄既有轟動的,也有默默無聞的,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前者比後者判的更重,恰恰相反,常常有默默無聞的人被重判後很久才引起人們的驚呼:為什麼會判那麼重。呼籲會導致重判的說法無論從邏輯上還是過往的案例中都找不到證據,而這一事實判斷如果不成立,那麼對呼籲者有意陷害政治犯的動機推理就不能成立。

我寫本文並非為了浦志強呼籲,有一個說法還是成立,即讓不讓人呼籲政治犯親友更有發言權,既然說了不讓呼籲,那麼外人自然不便插嘴。寫本文只想從普遍性的角度澄清一些說法。實際上近來關於為政治犯呼籲問題的爭論已經變得相當詭異,一些人認為呼籲者都是別有用心、吃人血饅頭,而這些人邏輯的另一面自然是刑事立案並不是當真的,只要大家都閉上嘴就不會有不利後果,所以最終只有體制是善良的,任何體制的對立面都有不可告人的動機。對此邏輯,一些政治犯的家屬有不同看法,他們一直在為入獄的親人呼籲,並希望有更多的人關注,人血饅頭論不應該影響這部分人受到關注。

 东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