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家勇:工人的权益和尊严要靠工人的联合来实现

彭家勇

这一年以来,随着佛山工艺总厂、广州大学城环卫工、番禺新生鞋厂和广州花都西铁城工人等集体谈判案例的推进,我从一个普通的工人代表成长为一个工人组织者和谈判顾问,收获很多。

以前,我以为法律有漏洞,只要力推国家和地方立法部门修改和完善法律,就能保护劳动者不受伤害。所以我那时候把主要精力用在调研、起草法律草案、联系人大代表,推动修改和完善法律上。可是在现实案例中我发现我错了,中国即使有好的法律,却没有执行法律的人和制度,没有迫使权力部门公正执法和司法的压力机制,没有自下而上的实现正义的程序,这些法律也会成为画饼。归根到底,如果一个国家没有组织起来的公民社会和强大的社会力量,就一定会出现立法不足、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的非法治的局面。

具体到劳资关系领域来说,我看到,很多工友权益受到侵害后,打不起官司、打不赢官司,即使能打赢也拖不起时间,执法部门互相推诿扯皮的情况相当普遍,我开始认识到打官司不是解决劳动纠纷的有效途径。特别是集体性的劳动纠纷,走劳动仲裁和诉讼程序无助于事情的解决,工人根本就拖不起,政府官员的不作为和乱作为往往导致事态升级,使劳资矛盾更加激化。

通过这些年以来的实践,我们发现集体谈判才是解决集体性劳动纠纷的最有效的途径,工人对劳工机构指导他们通过集体谈判维护权益的需求越来越大,未来集体谈判必将蓬勃发展。

在现行法律框架下,开展劳资双方直接对等的集体谈判、召开工人大会和工人代表大会、建立临时性的和利益诉求型的工人组织,是有法律依据的。越来越多的劳动者和企业开始认同集体谈判了。一些地方政府和工会对此也予以默认。

但是很多政府和工会官员思想僵化,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他们畏惧集体谈判,阻挠集体谈判。促使他们转变思想观念还需要时间,更需要我们劳工机构大力的推动。集体谈判任重而道远。

更有甚者,一些政府官员唯利是图,哪里出了集体性劳动纠纷,就到哪里趁火打劫,打压工人,敲诈老板,极力阻挠劳资双方直接谈判,大发不义之财。因为一旦劳资双方通过谈判达成协议,官员将无利可图。在工人非常理性的情况下,还动不动出动警力,动用维稳力量镇压工人,抓捕,拘留,殴打,判刑,甚至勾结黑社会绑架和毒打工人以及工人委托的谈判顾问。

在几乎无官不贪的大背景下,政府官员的强势介入,放任甚至怂恿资方肆意侵占工人的合法权益,剥削工人的劳动成果,是导致集体劳资冲突复杂化、矛盾激化升级的最主要原因。在各方都在寻求和解、寻求解决劳资纠纷的办法、化解劳资冲突的时候,唯有政府里面的贪官唯恐天下不乱,火上浇油,为了一己私利,置劳资双方和国家的利益于不顾。

我观察和体会到,政府官员在集体谈判案例的介入过程中,一般分为三个阶段。在第一阶段,主要是向劳方施压,如果劳方顶不住这股压力,就会全线失败。同时资方会有很多手段配合政府官员分化瓦解工人的组织,很多情况下工人都是在这个阶段失败的。资方的手段主要是两个,一是骗,二是恐吓,搞时间节点和各种分化。工人的组织动员工作,就是要针对这些手段,一一予以破解。在第二阶段,会向劳资双方施压,这个阶段谁顶不住谁输。如果都顶住了,就会进入第三阶段,政府官员主要向资方施压,进入这个阶段,只要工人保持团结、坚持抗争,就胜利在望了。

劳资直接谈判,是成本最低、社会效益最好的劳资矛盾解决方式。一旦政府介入,两方博弈变成三方博弈,而政府是最强势的一方,他们首先考虑的是政府和官员个人的利益,而资方又不得不听命于政府官员,最后的结果通常是劳资双输、贪官通吃。

鉴于这种情况,我学习了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海哥劳工服务部、打工族服务部的实战经验, 阅读了劳工学者王江松的《致敬底层:当代中国的劳工运动》,还学习了中国劳工声援工作室怎样消除恐惧的方法,用来指导工人开展集体谈判。

他们倡导以平和理性、有理有节、不卑不亢、据理力争、非暴力不合作的集体行动推动集体谈判,维护工人集体的权益,解决工人合理的利益诉求。这种方式既能帮助工人解决问题,又能保护工人不至于受到伤害;也能避免资方被无良官员勒索,以最快速度解决劳资冲突,尽快恢复生产,把损失降到最低。此外,还真正能为政府降低治理成本、提高治理效率,遏制和不断消除剥削、腐败、两极分化、社会撕裂,促进社会公正和稳定,提升政府的公信力。这才是通往劳资政三赢、全社会长治久安的正确道路。

我在困惑的时候,经常向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的段毅主任、劳工学者王江松、工人培训部的陈辉海主任、打工族服务部的曾飞洋总干事、中国劳工声援工作室刘少明先生等人请教,他们给我的指导总是很到位、很及时,在此向各位前辈表示敬意。

工人的团结坚持是集体谈判取得成功的坚强后盾,工人组织动员工作一刻都不能放松,工人的权益和尊严要靠工人的联合来实现。只要有牢固的工人组织(工人代表制),有力的集体行动,只要经的起诱惑、顶得住压力,只要不采取过激行动,通过工人的集体行动推动集体谈判,就一定能取得集体谈判的最后胜利。

劳动者互助小组:彭家勇

2015年5月10日

转自:王江松致敬底层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