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渡:一个国家对一个公民的谋杀

野按:徐纯合在庆安火车站被警察开枪当场击毙事件并不是单独的个案,就在一年前的5月15号,云南昭通市农民方九书亦因上访被被警察连开十二枪击毙。维安体制把维稳专政推向恐怖极致,在警察国家下,种种非法的维稳手段被肆无忌惮地惯常化、日常化,践踏公民的基本权利,为“将一切不稳定消灭在萌芽状态”,必然姑息纵容在常规法律手段之外的野蛮侵犯人权行为,只要“维稳”了人民,权贵江山就稳定了。

5月15日云南昭通市镇雄县公安局官方微博称镇雄县罗坎镇农民方九书驾驶货车冲撞群众造成3人受伤,警察果断开枪将其击伤,有效制止了犯罪行为,方九书送院抢救无效死亡。

5月20日新京报刊登了记者赴镇雄县罗坎镇的采访报道,披露了方九书死亡的部分真相。方九书是镇雄县罗坎镇茶蔚村农民,2012年当地火电公司修建输电线路经过他家房屋和承包土地,方九书要求火电公司按照市场价格赔偿损失,但双方一直没谈妥赔偿方案。方九书兄弟多次到镇里、县里上访反映情况。2013年4月1日,方九书因阻拦电网施工,被罗坎镇政府以涉嫌寻衅滋事行拘30天,其兄方九成被关了15天。随后,方九书兄弟再度多次向县、市有关部门上访反映情况。

5月15日方九书用农用货车带了个花圈,写了字条:“方九成被关黑监狱”、“方九书被关黑监狱”等贴在货车四周到镇政府上访,把货车停在离镇政府铁门1米远处,堵住了部分铁门,随后被开枪击毙。现场上百名目击的民众写了联名信为方九书鸣冤,联名信说方九书没有危害群众安全,警方公布的情况不属实,警察不应该在此情况下开枪打人。

新京报记者视频采访的十名目击者称,方九书的车开得很慢,不超过步行的速度,没有撞到人,肯定不是故意冲撞群众。警方通报称接警时方九书开车冲撞群众已致三名群众受伤。但是现场多名目击民众向记者证明警方是在撒谎,三人是在方九书中弹后车子失去控制,撞到摩托车而受的轻伤。

新京报刊登方九书被警察开枪打死真相后,舆论一片哗然。在网民中有巨大影响力的两大BBS讨论区天涯和凯迪,方九书上访被警察开枪击毙的讨论成为5月20日最热门的话题,最热门的一个有关帖子跟帖高达72页,而最大的门户网站之一网易上此新闻有16万人参与讨论。除了极少数明显是五毛身份的人赞扬警察开枪处置合理外,绝大部分网民都谴责警察开枪行为,追寻事情真相和对上访民众苦难的同情。

每次公众事件被曝光后,公权力一如既往的慌话连篇、百般狡辩已成为常态。在事件引发关注后,官方不惜为开枪恶行背书。5月20日,镇雄县人民检察院认定因为“方九书驾驶农用车撞向围观群众这一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事件”,“民警开枪时机恰当、处置合法。”开枪民警警察并受到当地警方通令表彰。公权力如此无耻的决定,无非是想借此震慑发出不平声音的民众。

国家信访局公布从今年5月1日起信访部门不再接待越级上访信访新规出台后,方九书被警察开枪打死是第一起轰动全国的信访血案。由于信访新规明确不支持、不受理越级上访,而在大部分地方公权力对民众利益的抢夺是绝大多数访民上访的原因,地方政府和官员本身就是大多数上访问题的制造者,所以不但访民的诉求得不到解决,甚至遭受更悲惨的命运,以前是被黑监狱拘押、被毒打、被饿饭、被失踪、被刑罚,现在可以被枪杀,方九书的遭遇就是此群体人权困境的一个缩影。由于国家南方电网电塔的建设占用了方九书的土地,但是政府没有按照国家新赔偿标准赔偿给当地农民,而是按照1980年的标准赔偿,使农民蒙受巨大损失,方九书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而多次上访,但在维稳体制下不但上访无果,甚至被关黑监狱受到暴打,一个只能靠上访来寻求公平的底层百姓,竟遭警察连开十二枪当场击毙,最后用自己的生命来见证了中国维稳体制的荒谬和当下不断激化的官民对立社会矛盾。

随着官民对立和冲突的激化,官方越来越依赖高压暴力镇压公民的权利诉求,既然浦志強、徐友渔、胡石根、郝建、刘荻、唐荆陵等人在家中可以是“寻衅滋事”被刑拘,那么堵政府门口的方九书按照官方逻辑当然是“暴徒”而被反恐了。所以方九书并不是死在警察的枪下,这是一个国家对一个公民的谋杀。

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民众为了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上访会被警察连开十二枪当场击毙?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才会表彰枪杀无辜公民的凶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杀人凶手可以踩在人民的尸骨上庆贺他的辉煌?

在这个国家的5月15日,方九书驾车堵镇政府上访而被警察开12枪击毙,开枪警察受到官方通令表彰。在海峡另一边的1月25日,张德正开货车撞马英九办公楼,马英九表示当局要思考民众有不满才会有这样动作,应要从根本面去检讨如何减少不满,降低这类冲突。人民要的是什么样的国家,不言而喻。

2014-5-22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