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关于“建三江事件”的述评

博讯/ 2014/3/29

长期以来,黑监狱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一大毒瘤,黑龙江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正是这种破坏法治、危害稳定、侵犯人权的典型代表。中国作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常任理事国,理应严格按照本国早已签署的《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各相关具体公约办事。我们坚决要求铲除这种严重侵犯人权的非法拘禁场所,并且对黑监狱的主办者依法予以严惩。

然而,我们惊闻,当著名人权律师张俊杰、江天勇、王成、唐吉田于3月中旬末前往黑龙江建三江要求当地取缔黑监狱时,更加骇人听闻的事件发生了:

3月20日下午4点左右,四律师和受害人及家属共30人,前往青龙山洗脑班,要求立即释放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等人。3月21日早上7点左右,三十多名不明身份的人闯进王成和张俊杰住的房间强行把二人抬出宾馆押上一个黑车,这辆车没有警用标志,没有牌照。随后,江天勇,唐吉田也被押到同一辆车上。他们被押到一个地方(应该是公安局)后四人被分开。

张俊杰被带到一个屋子里,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突然攻击张俊杰,一脚把张俊杰踹倒,其他人冲上来对张俊杰拳打脚踢,穿制服的警察在旁边看着听任这群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张俊杰。

随后,他们把四人分别关押在不同的房间里,不让吃饭,不让喝水,直到第二天夜里三点,警察才对张俊杰进行讯问,最后宣布,说张俊杰因扰乱社会秩序行政拘留五天。

张俊杰在被关进七星公安局拘留所时,发现唐吉田胸口受伤,由此可见,被无理殴打的绝不只是后来最先释放的张俊杰,四名人权律师均在被非法拘留之前曾遭到建三江公安局的野蛮殴打。

两天之后,建三江公安局被迫释放张俊杰。在释放张俊杰之前,他们出于极为卑劣的目的“找张俊杰做工作”,居然让张俊杰写个保证,不把发生的事情泄露出去,以此为释放他的条件!建三江公安局的邪恶企图遭到张俊杰的断然拒绝,次日早上四点,张俊杰被当地国宝从拘留所领出来,一直盯着张俊杰上了飞机才离开。

必须指出,张俊杰的获释并非出于建三江公安局自身的善意,而是他们错上加错甚至罪上加罪引发了全国各地公民和律师的愤慨,导致大量公民和律师以各种方式进行声援,并且不少人前赴后继的赶往现场抗议示威,同时也引发了国际社会一定程度的关注所致。

律师:24日,胡贵云、蒋援民、张科科、蔡瑛四律师持会见手续到七星拘留所要求会见被拘留人,遭七星拘留所变相拒绝,称“十二小时给予答复”。随后,四律师再赴建三江公安局七星分局及建三江公安局反映、投诉,均无结果,至3月26日下午,接力代理的李金星、张磊、袭祥栋、葛文秀和原代理律师胡贵云、蒋援民等人仍未能会见被拘留人。建三江当地公安为阻拦律师会见,派出多名便衣及着装警察威胁、跟踪律师,在拘留所路口设置哨卡,禁止人员和车辆进出。

为抗议拘留所非法剥夺律师会见权的恶行,李金星、张磊律师于25日在七星拘留所外开始绝食,两律师绝食抗争已逾40个小时。

28日,后援的付永刚、王全章、王胜生律师已向七星拘留所递交会见手续,律师们继续要求拘留所依法安排会见。

公民:从事发之日开始,全国各地的公民就源源不断地赶往这个位于中国最北面,迄今仍然是冰天雪地的地方,前往看守所门口静坐,对人权律师要求依法会见江天勇、王成、唐吉田等人进行声援。为此,他们不仅要经受难耐的春寒考验,更要不畏以黑社会手段来对付自由公民的地方强权。

3月26日晚上21点16分,刚刚从拘留所换防欲返回宾馆休息的维权人士向莉、单亚捐、李忱等和几名律师一共19位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声援者全部被带走盘问并加以威胁。

随后,七星公安局拘留所门口一带被当局强行封锁,次日开始,二十多位公民被困在看守所门口一带、几处进出路口已被疑是黑社会人员阻断并且进行严查,后来赶来声援的网友已都被挡在外围,所带的食物饮水也都不准送进来。

3月28日下午4点,河北公民徐义顺和黑龙江公民杨春林从七星公安局拘留所门口现场给笔者打来电话叙说了最新情况,目前总计有六十余名公民守候在七星公安局拘留所门前,大家分成两班,老弱女士白天值班,青壮年人夜里守候,绝不能让极其邪恶的建三江当局伺机把江天勇、王成、唐吉田转走,同时,也要让三位律师在出狱的第一时间看到,人权律师和维权公民在怎样支持他们的正义之举。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全国各地赶去的人权律师和公民仍然不顾自己的人身安全,始终坚守在七星公安局拘留所门口,强烈要求当局允许律师依法会见被羁押的江天勇、王成、唐吉田。

山东袭祥栋律师表示,拒不安排律师会见的手段应有尽有,就是不让见,没理由,对这种公然破坏法律实施,违法践踏法律的机构,律师只能抗争到底,别无选择!

广东刘士辉律师指出:他们有必要严防死守地拒绝所有律师的会见要求吗?他们不知道行政拘留是可以会见的吗?他们不知道律师绝食抗议、全国民意汹汹、维稳吃紧、国际社会关注已经让最高当局难堪甚至不满吗?他们比谁都清楚,但是,比这更重要的是,掩盖真相!因为这是上下一致的最高目标。

应该指出,今日中国官方,在很多正式场合面对国际社会的质询时,口口声声称中国是法治国家,然而,由各地当局私设的各种非法拘禁场所也就是黑监狱多如牛毛,难道最高当局果然对此一无所知吗?

其实,帝师孙立平教授早已指出,这不过是“授权作恶”的结果罢了!

为此,我们希望当局上下都能看清形势,不要以为中国人还会继续容忍其像过去六十余年一样任意鱼肉大众!在市场经济逐渐成熟、市民社会迅速崛起、公共媒体日益普及、资讯瞬间国际流传的今天,黑监狱已经是过街老鼠,一旦发现举世之人人人喊打。而黑龙江建三江当局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任意抓捕、殴打、关押、迫害律师,实在是既凶残至极又愚昧至极。事情一旦闹大,上层不能不顾及国际影响,何况今日中国正在逐步变成火药桶,一旦因此引发民愤,其结果谁也无法预料!

显然,正是因为对事态进一步扩大的恐惧,建三江当局才不得不释放张俊杰律师,并且开始节制对聚集在七星拘留所门口的声援人群的打压。

对此,我们要指出,为了自身的形象,更为了自身的根本利益,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全国律协都应该出面对黑龙江建三江地方当局非法关押公民的黑监狱和对维权律师进行非法抓捕、殴打、拘留的问题进行联合调查,切实依法进行处理,并且举一反三,对全国的同类问题制定强有力的遏制对策,通过加强法治、确保人权来杜绝黑监狱的产生和对人权律师的公然迫害。

否则,其结果只能如老子所说:“民不畏威,则大畏将至”!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