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方:拿破仑的狮子与小习的文风

近日访问法国的小习3月27号在中法建交50周纪念大会上致辞时说:拿坡仑说过,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当这头睡狮醒来的时候,世界都会为之发抖,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

此言一出,称颂者如云,中国前驻法大使蔡方柏表示:习讲话的意思是中国走的是和平发展的道路。现在有一些西方人散布“中国威胁论”,其间曾经引用拿破仑的这句话。此次演讲,习近平主席很巧妙地引用这句话,来说明中国和平发展,对别的国家不构成威胁。这样的说法很有说服力。人民网的评论文章则系统地解释为:习主席的新狮子观是对拿破仑狮子观的现代文明诠释,是对中国发展的美丽总结,是对世界发展的庄严承诺,彰显了大国责任担当精神。其中,和平的狮子,体现了中国的发展是世界和平力量崛起的重要特征。可亲的狮子,体现了中国文化的温暖力量。文明的狮子,体现了中国对世界文明的贡献。总之,习新狮子观彰显大国责任担当精神,彰显出中国梦的世界价值。

无稽之言,明者当慎之!我们只要对拿破仑所谓中国睡狮说的真伪略作梳理,即不难正确评价习狮子论的成色。

近年来,对中国国内广为流传的拿破仑狮子论,国外学者做的研究已经清楚地证明:除中文外,在法文、英文以及其他任何语言中均找不到拿破仑说出中国睡狮醒狮论的第一手资料。据考证,这个传说的源头,应该是1887 年驻英公使曾纪泽发表在欧洲《亚洲季刊》上的文章《中国先睡后醒论》,曾纪泽在文中谈到::“愚以为中国不过似人酣睡,固非垂毙也。”历经两次鸦片战争,中国“始知他国皆清醒而有所营为,己独沉迷酣睡,无异于旋风四围大作,仅中心咫尺平静。窃以此际,中国忽然醒悟”。清末民初,唤醒论在知识分子和革命者中颇为流行,1900之后,将中国塑造成一个待唤醒或被唤醒的睡狮形象,已经在当时的报纸杂志中经常出现。由于中国当时积贫积弱的现实和整个民族心理构造中深深的自卑,清末文人们有意无意地把中国唤醒论和醒狮形象的发明者附会到了西方人身上,以西方人对中国的肯定维持国人可怜的自尊。

1904年的报刊文章中曾经提到俾斯麦有毋醒东方睡狮之言,但是很显然,俾斯麦在中国乃至世界上影响还不够大,尚不足以完全满足国人的虚荣心理,于是,拿破仑逐渐被宣传为中国睡狮将醒论的作者。1915年,正在美国留学的胡适曾经写到:“拿破仑大帝尝以睡狮譬中国,谓睡狮醒时,世界应为震悚。百年以来,世人争道斯语,至今未衰。”这说明,在当时的留美学生中,所谓拿破仑的睡狮论已经相当流行。同时也表明,这一传说从产生之初,就是国人极度不自信的表现。

如今,贵为国家主席的习在外交场合公然引用一个以讹传讹的传说,这至少应被视为中国人粗鄙无文的体现。而且,这种笑话出现在习身上,就更让人难以理解。

因为首先,习是一位饱学之士。去年访问俄罗斯时,他就曾经披露: 我年轻时就读过普希金、莱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等文学巨匠的作品,让我感受到俄罗斯文学的魅力。本月访问法国时,他更是公开了一个让读书人都无比景仰的事实: “我青年时代就对法国文化抱有浓厚兴趣,法国的历史、哲学、文学、艺术深深吸引着我。读法国近现代史特别是法国大革命史的书籍,让我丰富了对人类社会政治演进规律的思考。读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等人的著作,让我加深了对思想进步对人类社会进步作用的认识。读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等人的著作,让我增加了对人类生活中悲欢离合的感触。冉阿让、卡西莫多、羊脂球等艺术形象至今仍栩栩如生地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欣赏米勒、马奈、德加、塞尚、莫奈、罗丹等人的艺术作品,以及赵无极中西合璧的画作,让我提升了自己的艺术鉴赏能力。还有,读凡尔纳的科幻小说,让我的头脑充满了无尽的想象。”作为一个广泛涉猎西方名著的名校博士,在演讲中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确实让人不可理喻。

其次,大家都知道,近几年,小习一直提倡简短、朴实的文风,反对大言不当,夸夸其谈,华丽铺陈,离题千里。早在2010年5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就在中央党校2010年春季学期第二批入学学员开学典礼上讲:文风不是小事。毛泽东同志指出:“学风和文风也都是党的作风,都是党风。”党风决定着文风,文风体现出党风。人们从文风状况中可以判断党的作风,评价党的形象,进而观察党的宗旨的贯彻落实情况。当前,在一些党政机关文件、一些领导干部讲话、一些理论文章中,文风上存在的问题仍然很突出,主要表现为长、空、假。长,就是有意无意地将文章、讲话添枝加叶,短话长说,看似面面俱到,实则离题万里。群众形容说,这样的讲话有数量无质量,有长度无力度;这样的讲话汇集的书,有价格无价值,有厚度无深度。空,就是空话、套话多。照抄照搬、移花接木,面孔大同小异,语言上下雷同,没有针对性,既不触及实际问题,也不回答群众关切,如同镜中之花,没味、没用。 假,就是夸大其词,言不由衷,虚与委蛇,文过饰非。不顾客观情况,刻意掩盖存在的问题,夸大其词,歌功颂德。堆砌辞藻,词语生涩,让人听不懂、看不懂。应该提倡什么样的文风, 提倡什么,反对什么,是改进文风的首要问题。针对上面所说的不良文风的三个字,我想另外提出三个字,就是短、实、新。一是短。就是要力求简短精练、直截了当,要言不烦、意尽言止,观点鲜明、重点突出。二是实。就是要讲符合实际的话不讲脱离实际的话,讲管用的话不讲虚话,讲有感而发的话不讲无病呻吟的话,讲反映自己判断的话不讲照本宣科的话,讲明白通俗的话不讲故作高深的话。三是新。就是力求思想深刻、富有新意,正所谓“领异标新二月花”。

我认为,习改进文风的提倡,还应该加一个字:真。具体讲,一是态度上要说真话,不装!二是引用资料和观点首先要鉴别真伪,避免用虚假的东西或者长期流传的谬误作为论证的依据。三是解释引证材料时要实事求是,不能穿凿附会。离开一个真字,改进文风的努力就不会收到任何效果。

以上述真的标准要求,则为习捉刀的几个秘书,真是该全部辞退了!

2014年3月29日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