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晓明有关参与林昭造神、隐瞒林昭遗稿的回应

网上一直有人说我和胡杰隐瞒林昭遗稿,在微信朋友圈中还引起争论,我略作说明如下:

一、我很很多朋友一样,都是从胡杰先生拍摄的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中第一次知道林昭的故事,这是在2004年。我后来邀请胡杰先生来中山大学放映了这部纪录片,并组织了相关讨论。这些网上都能查到,兹不赘述。

二、在看到这个纪录片后,我请教胡杰先生,林昭十四万言书的资料出处在哪里。胡杰先生给我看过了复印稿,这个手稿是林昭之友甘粹先生逐字抄录的。有关甘粹先生整理林昭遗稿的情况,我在2013年12月对甘粹先生做过长时间采访,并整理了文字稿,在网上都可以查阅到。

三、看过十四万言书后,我和胡杰先生有过关于其中林昭与柯庆施情爱幻想的讨论。更深入的探讨见我在两年前发出的纪念文章:《提篮桥的狂人日记》、《林昭的生死爱欲》中都阐述了。这两篇文章,网上也可以查到。我的资料来自哪里,文中也有清楚的交代。

四、我一直主张对林昭做深入的研究,并且要面对史料;这是一个有过历史研究训练的学者必须有的基本态度。

五、我认为胡杰先生的纪录片,在披露史料方面做了巨大努力。如果没有这部纪录片,有关林昭血书遗稿的视觉证据就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在公共空间引起巨大回响。(胡杰先生复印了甘粹先生据以抄录的林昭十四万言书复印件)。甘粹先生从许觉民先生那里复印了林昭手稿,而手稿来自林昭冤案平反时退还给林昭家属(妹妹)的材料。这些,在我的采访里,甘粹先生陈述得很清楚了。

六、林昭遗稿至今为什么不能出版并完整面世,我在《林昭的生死爱欲》这篇长论文里有探讨。

七、我一直在努力,并且还将继续努力,做深入的林昭研究。特别是推动林昭遗稿早日面世,让更多的热爱林昭的人面对这一宝贵遗产。 林昭的难友们整理了这份遗稿,并送给了很多林昭研究者;傅国涌先生可以证明此事。

八、下面是三年多前我给林昭遗稿整理者朱毅老师的一封信,信里也说明了我的态度。

尊敬的朱毅老师:

    您来信就称我晓明吧,我也要算晚辈啊。实在是太感谢您寄来校对稿,我正逐页拜读。这些年,前辈和林昭同窗做了巨大的工作,也取得了重要的进展,这对后代、对中华民族,正是无上宝贵的精神遗产!

    您所说的出版艰难,我听胡杰先生略有提及,未知其详;但也可想而知。

    彭令范女士也许受创太深,难以信任人。即使到了林昭纪录片出来之后,她也颇多疑惑,与人们保持距离。亲情友情同样为政治悲剧破坏,这些都是历史悲剧的一部分。

    有关林昭被囚禁期间的病态疯狂,我觉得实属创之深、痛之剧;铁屋子中百口莫辩,遍体鳞伤,困兽犹斗,仰天长啸,肝脑涂地。

    我当初看到影印稿,曾和亦师亦友的胡杰先生讨论过(我学习拍摄纪录片,是从与他的合作开始的)。我对林昭是否见过毛泽东(审讯环境中)感到疑问,亦认为没有证据表明是毛来审问。有关毛审以及与柯之冥婚,应属错乱而沸腾飞扬的想象,它的本质是迫害极致中的抗争、地狱里的呐喊、狂人的呼号、野兽的嘶鸣。

    中国人对疯狂和非理性缺乏理解,但在现代的知识体系,恰恰是从这个领域诞生了弗洛伊德和福柯,他们分别对非理性以及监狱做了深湛的研究,从而影响了西方思想,致使绝对真理的大厦坍塌瓦解。试问如有非理性对人的支配,谈何宏大叙事,何来理想世界?!

    我也曾倾倒于林昭的圣洁,但是现在也逐渐认识到,造神无助于理解林昭。圣女论多少让林昭与人间隔绝,因为凡人做不到林昭的决绝。而疯女恰恰是极度的迫害下肉体和精神的异化,但林昭毕竟是林昭,她的异化是雷鸣闪电,是冲决落网的自由精灵奔放的才情和批判力。

    我们说到哈维尔、东欧思想家等等,然后,在二十世纪的极权文化中,中国的极权无疑是最残忍和野蛮的。这样的暴力血海中,却诞生了林昭这样的精神花朵,它不可能是玉洁冰清一尘不染的,它只能是那种汪洋恣肆飞扬跋扈的状态。它在某种情形下就是惊天地泣鬼神,那不可能是所谓正常的状态,那必须是一种巨大的生命欲望被扼杀时的拼死肉搏。

    所谓病态,好像是负面词;但是我认为,对于所谓精神病、变态与疯狂,都应做中性词理解。我们难道可以说亩产万斤、万岁万万岁是正常吗?极权就是极不正常、人性泯灭,何谈健康和正常。所有的症状,只能从压迫如山冤深如海来理解。

    我不知道您说的“社会误读”是什么,我只是觉得,胡杰纪录片对这一点的回避,是一个不足。但是,话说回来,这仅仅是知识的不足而已。以胡杰先生一人之力,能够如此筚路蓝缕,开疆拓土,已属空谷足音!他一个人做到的,比一代知识腐儒做得都多,那帮人还拿着国家的俸禄,胡先生只有家人生活的节余。好在事过十年,林昭纪录片已获大奖,世人再不能装着不知道林昭,林昭的榜样也在继续鼓励年青一代。而林昭思想的尖锐、激烈以及那种弹药般的爆发力,迟早是要引爆一场社会变革的大讨论。

    瞻前顾后,实在也没有理由悲观;再慢再迟缓,中国总要改变。

    如果有相关讨论,我很乐意表达意见。刚刚收到珍贵的整理稿,我一定会细心拜读,再和您汇报。

    请多保重,不要太累,事情一点一点做。

    晓明 敬上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艾晓明有关参与林昭造神、隐瞒林昭遗稿的回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