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志坚:国家兴亡 知识分子责无旁贷

顾志坚:国家兴亡 知识分子责无旁贷X


近百年以来,中华大地流传了一个名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她曾激励着无数知识分子,为追求民族复兴事业舍生忘死。

这句名言起源于明未清初思想大家顾炎武先的《日知录》。顾炎武在《日知录》中说:“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意思是说:王朝的兴衰,取决于这个国家帝王将相等肉食者的权谋;普通百姓对民族的兴亡有一定责任,但对于王朝兴衰既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

当世统治者,反其意而改之,并且宣扬所谓的民众对王朝兴与亡,人人有责,可王朝(政权)与国家(民族)能完全划等号吗?

我看到很多名人座右铭都写:“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但他们骨子里的“国家”不是民族和民众,而是他们效忠的王朝和政府。这些名人术有专攻,学富五车,获得荣誉无数,可我不客气地说,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什么是国家?什么是社会?什么是人民?任何国家都是铁打的国家,流水的政权。历史进程中某个时期的执政集团,不过是国家与民众的保姆,表现不好,随时就该被炒鱿鱼!

四月份,我在安徽合肥,为十岁小女孩张安妮上学权呐喊,大概因为我经常写点文章,被安排担任小安妮的校外语文老师,我给他上了一堂语文课。这一堂课的课题是:人。我告诉小安妮,还有现场围观的合肥琥珀小学的学生,人有两只脚,直立行走,意味着我们都可以是一个个顶天立地的人,都应有独立的人格,几事不可以人云亦云,否则我们就是一个服从于强人意志的奴隶、跟班、随从。官场上的一些人,对待善良百姓如狼似虎,只要他们的主子一声令下,不管对错,蜂涌而上,别看他们现在威风凛凛,其实那是他们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我还告诉小安妮,因为你父亲追求民主,政府有关部门就为难你,其实你父亲是为了这个国家好,他们不让你上学,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正常国家,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我们心中的理想国度,公权力应该被关进笼子里,就是不能让有权的人骑上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国家如同一个温暖的大房子,把所有民众像家人一样疼爱呵护。虽然现在我们许多人跟你一样,因为追求这个理想国度受到打压,让亲人们跟着连累受苦,但我们要克服困难,万众一心,去推动这个梦想的实现。众人拾柴火焰高。总有一天,我们的梦想会变成现实。

我的即兴讲课,没想到获得许多小学生们的欢迎。小安妮毕竟才十岁,似懂非懂。现场孙林先生拍了视屏,希望有机会发布。等我的儿子顾润基和小安妮他们长大以后,看这段视屏,我想他们会有所感悟。当然,我希望更多的小朋友能看到,这也算是我为社会尽一点匹夫之责。

虽然现在也有一些中小学生,阅读我浅显的文字,我也因此与一些家长成为朋友,但我觉得个人的能力非常有限。如北京的泉先生,他六月下旬曾来苏州与我见面,我们本来约好七月份再碰头,他会带儿子来与我交流。可没有想到,我已卧病在床,与泉先生和他的儿子爽约了。

对于教育,我是外行,没有多少发言权。中国的许多事件,如果都靠我这类社会基层草根,像苦行僧一样行走呐喊,虽然有一定效果,但对国家与社会的影响力非常有限。希望如顾炎武先生所说,国家兴亡,作为国家栋梁的领导人、知识分子们,责无旁贷地尽更大的责任!

个人觉得,整体而言,知识分子相对于社会其他民众,有知识,懂道理,有较大的公共事务话语权和社会地位,虽然未必掌握了多少财富,但有较强的社会影响力,如果多一点对社会、对国家的道义担当,我相信什么都可以改变。

可现实生活中,面对社会不公不义,那么多的社会名流、社会名人,都做了沉默的大多数。这可能与中国式教育、中国式近现历史有关。往前追溯,当今知识分子的父辈们,从反右开始,在一次又一次社会运动之中,能活下来的人都是忍气吞声,苦头吃尽,劫后余生;改革开放后,给他们吃了一点香气长久的糖果,让许多人有了安身立命的机会。经历九死一生,一苦一甜,一悲一乐的人生磨难,加上活在专制体制中的内心恐惧,于是选择了安于现状的无奈和苟且偷生。

现在不管是大学还是中小学,一些年轻的教师们走上讲台后,他们都避谈现实的社会问题,变成了乡愿,变成犬儒。他们不管是讲政治经济思想,还是历史地理哲学,多是填鸭式教育,不再敢让学生们独立思考,不敢让学生多问几个为什么。长此以往,让我们国家一代又一代的知识分子都变成了奴隶,失去了思考中国未来向何处去,如何振兴民族和为人民谋幸福的能力。

前面提到几十年前的反右运动,顺带一说:中国大陆,没有左派与右派,只有专制派与民主派,当然更多的是顺大流的行尸走肉。虽然有一些人自称左派,却不知道,在极权时代,即便西方的极左派,都是拥护民主宪政。在文革那样的极权时代,社会民意让体制肆意打压,大量知识分子被随意杀戮和肉体摧残,原本有社会担当的知识分子都吓得龟缩起来,沉默是无奈的自我保护。文革之后的很长时间内,因为以往无数人因言获罪被残酷镇压的经历,我对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继续沉默也表示理解。但在互联网已经非常发达,民意沸腾的今天,我们每一个人对比过去,议论自由多了,说真话需要付出的代价也要比过去小多了,是到了有担当的知识分了站出来说真话的时候了。

人类发展到今天,专政政权已经屈指可数。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当今中国社会,道德沦丧,贫富悬殊,官场腐败,民不聊生,华夏几千年,莫此为甚!在人类文明的灯塔早已指明中华民族何去何从的今天,知识分子们还躲进小楼成一统,不能回应历史和民众的召唤,继续作沉默的大多数,不但放弃了作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先进一员,对国家和子孙后代应负的责任,某种程度上是在纵容作恶,甚至为虎作伥,如汶川大地震时,某作家为粉饰太平赋诗“纵做鬼,也幸福”的丑恶表演。

有许多知识分子会说:“本人人微言轻,何况还有大棒在旁边随时伺候。”没错,你们害怕大棒,也没有人有权鼓动别人做牺牲。我想劝告这些明哲保身的知识分子,你可以暂时不讲话,但不要为暴政背书,或者跟着他们说谎。政权不等于国家,常弄刀剑者,稀有不伤自身手足;以大棒待人者,总有一天人们会拿大棒对他。

我们可以不冒进,但一定要不断突破内心的恐怖。几千年中华历史,无数仁人志士为民族大业和民众幸福抛头脑、洒热血,相信在资讯发达的当今,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人类文明进步的隆隆脚步声,听得到世界各国专制政权一个个轰然倒塌的欢呼声,历史给了我们再一次选择的机会,任何有血性、有担当的中国知识分子,没有理由对当今世界的民主潮流视而不见,对国家和民众遭受的苦难都袖手旁观。如果我们不做自己良心的主人,不对民众作理性引导和启蒙,不传递正确的价值观,专制如墙,自由便会遥遥无期。

我发现中国近代历史,凡是靠忽悠农民起家的政权,都是专制独裁政权,李自成是这样,太平天国也是如此。相反,其他国家和地区,以知识分了为主体创建的政权,就是民主政体。如同为中华民族一员的台湾,依靠知识精英的努力,成功实现了不流血的民主转型,中华优秀文化得以存续发展并与世界文明相结合,政党合理轮替,民众安居乐业,社会井然有序,创造了近现代世界民主浪潮中不可多得的台湾模式。

我只是社会草根,没有资格要求中国知识分子为国家奋斗,为民众牺牲。我本人也不敢像陈水扁、施明德等人那样,为了改变社会的不公不义,不计身家性命,义无反顾地去冲击专制体制,可是这并不妨碍我表达对中国有骨气知识分子的由衷敬意,以及作为草根民众中的一员,呼吁当代知识分子勇敢地站在社会变革的潮头,带领我们这个国家跟上人类文明进步的步伐,让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这片土地早日远离专制,远离极权,开创中华民族兴旺发达的新纪元。

最后,顾志坚再次感谢各位网友、朋友帮助我,祝大家中秋快乐!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