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江松:谁在出卖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1

中山南朗警方把跟邓小明、刘少明、彭家勇等人联系过的工人都弄进“局子”去谈话,进行恐吓,违反法律规定对工人实施监听、监控,采取技术侦查手段进行跟踪、追查。翠亨制包厂的工人急需大家关注声援!美联社和锤子之声等媒体的报道被有关方面屏蔽和删除。彭家勇的新浪微博“中山彭家勇”被有关方面删除和封闭。

4月4日晚,被拘留15天的工人代表李伟昌提前5天获得了自由,这是工人通过团结坚持抗争取得的又一个胜利。邓小明继续通过电话和微信指导工人继续团结坚持,不管资方和警察怎么做,不达成工人诉求坚决不开工。邓小明于4月6日再次孤身一人来到南朗协助工人办理委托手续,只要政府接受我们代理,劳维所将随时最顶尖的律师和谈判顾问团队到现场支持工人,协助工人与资方谈判,达成劳资政三赢。

4月7日,被中山南朗警方非法抓捕拘留15天的工人代表刘春华、金庆菲提前2天获得了自由。至此,在工人的团结坚持和艰苦抗争下,被中山当局非法抓捕关押的所有工人全部提前获得了自由。这是工人团结的伟大胜利,也是劳工界仗义声援的伟大胜利,这次胜利充分展示了工人团结的力量。

为分化工人的维权组织,打压工人的正当维权,侵占工人的合法权益,剥削工人的劳动报酬,中山当局与血汗工厂以及黑社会恶势力勾结,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先后有11名工人被解雇,10多位工人被打伤,其中两名工人伤势严重,26位工人当场被抓捕,其中4位工人被拘留,20多位工人被非法传唤滞留控制,200多名工人被恐吓、跟踪、监视和监听。协助工人维权的邓小明、彭家勇两次被非法传唤,刘少明一次被非法传唤,更为恶劣的是,彭家勇被警员勾结蒙面人绑架和毒打受伤。中山翠亨制包厂工人顶住了来自资方和政府的巨大压力,依然保持团结、坚持抗争,他们的抗争必将载入中国工运的史册。

倡导三民主义和博爱精神的国父孙中山先生可曾想到,在他逝世90年后,他家乡的执政者正在成为镇压工人、残害民众的急先锋。

4月8号,彭家勇、刘少明、黄敏鹏来到中山五桂山石鼓派出所,带着派出所的警员再次查看了案发现场。警察给彭家勇看过一个法医鉴定是轻微伤,但是警察跟一个所谓领导通过电话后又说是不达轻微伤,彭家勇就说等出院后带病历再去做法医鉴定。昨天彭家勇已经出院,石鼓派出所来电话叫彭家勇去鉴定,但律师认为现在也不符合做法医鉴定的条件。警察不给鉴定是一种无耻的行为,只能请律师去交涉。劳维所将向资助方为彭家勇申请法律援助。

4月15号,彭家勇出院,医生建议出院后继续休息治疗两周,定期复诊,不适随诊,机构帮助过的维权团队以及社会各界累计为彭家勇捐款两万多元,机构计划成立一个团结基金,专门用于救助在集体谈判案例中被抓捕和被打伤的工人、工人代表和劳工机构工作人员。彭家勇住院期间共计花去医疗费用7322元。被损坏手机一部,价值2000多元。刘少明陪同彭家勇去中山石鼓派出所查看现场和做法医鉴定时丢失单车一部,价值600多元。报案时,陈辉海在石鼓派出所门口遭遇恐怖袭击,汽车被砸坏,大约需要3000多元维修费用。

4月15日,又有两名工人因为给彭家勇爱心捐款,被南朗公安分局抓到派出所拷问到半夜。彭家勇发出一条要去中山的消息,中山警方竟然出动大批警力,高度戒备。

4月17日,公司单方面宣布关厂,提出只给15-18%的补偿,这不仅严重违反中国的法律,也是对工人的侮辱。工人表示无法接受,要求至少80%的补偿或者依法补缴社保、住房公积金。目前工人依然在停工抗议,团结坚持,政府和资方态度依然强硬,拒不与工人协商谈判,并阻止工人请机构和律师协助。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