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难以摆脱的“PX诅咒”

昨天(4月6日)晚18:55左右,位于福建漳州的古雷PX项目(对二甲苯)突然发生爆炸。据称,爆炸发生时,与古雷镇相邻的东山县、杜浔镇、沙西镇等地均听得到爆炸声,或感受到震感。有网友称,方圆四五十公里内都有明显震感。从现场照片看,爆炸产生了较大的蘑菇云,燃起熊熊大火。据前方指挥部反馈,截止20时38分,2个20000立方米的常渣油罐已经起火。

这不是该项目的第一次爆炸起火。此前的2013年7月30日凌晨4:35,漳州古雷PX项目一条尚未投用的加氢裂化管线,在充入氢气测试压力时,发生焊缝开裂,管道中的氢气泄露并闪燃。大火焚毁了石化园区内的部分设施,并对周边民居造成损失。事隔不到2年,古雷PX项目再度发生爆炸,可以肯定将对项目所有者翔鹭腾龙集团造成重大打击。

近年来,中国似乎遭遇了“PX诅咒”。PX项目上马在国内多个地区遭遇民众抵制,在大连、昆明、彭州、厦门等地都出现过因PX项目而引发的群体性抵制事件。颇为讽刺的是,漳州古雷PX项目正是因为厦门反对迁建而来。古雷腾龙芳烃PX项目由腾龙芳烃(漳州)有限公司建设,原计划落户厦门。2007年6月1日,厦门市民集体上街散步抵制PX项目,厦门市政府最终宣布暂停工程,随后被迁至漳州漳浦县古雷半岛。古雷半岛石化项目总投资137.8亿元,根据2012年当地发布的消息,项目年产80万吨对二甲苯。

中国国内对于PX项目谈虎色变,原因是担心PX产品(对二甲苯)为有毒化学品,不仅对工厂周边造成污染,还会导致孕妇畸胎。传统上不善公开聚众表达意见的中国老百姓,不是被逼急了一般不会选择公开抗议的方式。但恰恰是对于PX项目,中国国内各地民众都进行了不依不饶的反对和抵制,结果大部分PX项目胎死腹中或者被迫迁走。可以想象,古雷PX项目爆炸事件将会再度激起社会公众的恐惧心理,当初反对该项目落户厦门的民众现在可能会庆幸:当初的反对是多么的英明和富有远见!

中国国内化工界对于PX项目的看法与此有很大差异。据安邦咨询(ANBOUND)研究人员与化工界人士交流,PX只是一种普通的低毒性的化工产品,在汽油中使用非常普遍。化工业内人士感慨:化工业中比PX毒性大的产品多的是,但没有哪种产品像PX这样被妖魔化,成为洪水猛兽,受到的反对这样多。而反对这种看法的人认为,PX的有毒性和工厂的有毒副产品不能低估。日本给PX的各种危害分类等级依次为:易燃液体类别3;急性毒性-口服类别5;急性毒性-吸入(蒸气)第4类;皮肤腐蚀/刺激类别2;眼损伤/眼刺激第2类;生殖毒性类别1;吸入危险类别1。这都说明,对PX处置不当,会造成严重的污染。

从产业和市场来看,中国又处在一种尴尬之中。中国老百姓不断抵制PX项目,但中国又是PX进口大国。据海关统计,2014年中国PX进口总量997.27万吨,同比增加10.16%;2014年进口金额125.53亿美元,同比减少8.80%;2014年进口均价为1259美元/吨,同比减少17.21%。中国PX主要进口国(或地区)主要为韩国(37.8%)、日本(19.2%)和台湾省(14.3%)。据统计,2012年,中国PX生产能力883万吨,产量775万吨,中国PX进口依存度为47%。事实上,2000年到2010年,中国PX项目曾迅速增多,生产能力一跃成为世界第一;2010年至2013年,国内市场需求持续走高,而PX建设却步伐放缓,产能无法满足需求。最近几年PX项目建设迟缓,与民众的反对有一定关系。可以肯定,古雷PX项目爆炸事件后,中国国内再上马PX项目的难度将会加大。

从国际上看,PX的主要生产国和地区包括韩国、日本、台湾地区以及新加坡等。在这些国家和地区,PX项目并未像在中国大陆一样遭受民众的普遍反对,在布局上也没有像中国传说的那样与城市相隔数十公里。新加坡一个年产PX 80万吨与年产苯45万吨的芳烃项目选址裕廊岛,该离岛与新加坡本岛主城区大约5公里。看来,问题并不在于PX的毒性有多大,而是生产PX的技术手段和企业安全生产的管理水平。

中国民众对PX项目的持续反对,中国对PX的大量需求以及中国市场对进口PX的依赖,形成了一种畸形的关系,这种似乎难以摆脱的尴尬局面,就是“PX诅咒”。在我们看来,“PX诅咒”的形成根源不在于PX本身的毒性,而在于中国国内在化工领域的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

转自:FT中文网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1405?full=y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