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九哥:当日狗的王思聪遇上狗日的陈检罗

4

这个清明节,朋友圈里一点不清明。先是国民老公王思聪的“日狗照”引发双方撕逼,接着又遭遇狗日的陈检罗带来的刷屏烦恼。

陈检罗何许人?据前南周记者杨海鹏揭露,陈乃长沙国保支队四大队队长,湖南浏阳人。虽然对于老大哥的狗腿子,民间向来充满鄙夷与不屑,但作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懂礼貌、有素养的年轻人,我一般不对人爆粗口。这一次之所以张口就送他“狗日的”三字,并非因为陈检罗是国保,而是指向他的另一个名字、另一重身份——陈佳罗,长沙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公开资料显示,两者所留电话完全相同,判断应为同一人——所干下的龌龊事。

熟读党史的朋友都知道,但凡地下工作者都有正常职业掩护,这是有光荣传统的。现时今日,如果为了对抗IS组织的渗透,国保人员利用虚假身份在隐蔽战线与敌人斗智斗勇,倒也让人佩糊。问题是,看看这狗日的陈检罗,或者说陈佳罗究竟都干了些什么?还记得广州区伯“嫖娼”事件中那位神秘的“陈老板”吗?懂了吧,没错,就是他!

事实上,自从区伯“嫖娼”事件爆出以来,媒体及公众舆论就一直在追问、在呼吁,要求请客的“陈老板”出来走两步。这不仅因为作为请客埋单人,“陈老板”对于区伯“嫖娼”一事难脱干系、难逃罪责;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份、陈述、动机将直接影响到外界对真相的还原,以及对区伯“嫖娼”案的定性和处理。

毕竟,至始至终许多人都怀疑,区伯会不会是被人设局打击报复了?作为事发地的长沙警方,虽然只是文件上写写、嘴巴上喊喊,没人当真,但既然吹下了“法治湖南”的牛逼,那么即便是作秀,或者就算给前任周强院长一个面子,面对“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的汹汹舆情,多多少少也应该摆摆姿势,做点必要的澄清工作吧?

基于此,我估摸着,这会儿在背地里骂陈检罗狗日的骂的最凶的,不是各路公知,而是长沙国保。不是有那么句话么,叫做“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年月,连渣男骗小姑娘都知道要多备几部手机、多换几个号码。作为一名“长期奋战在阴屄战线上的老战士”,这位陈检罗队长居然实诚到妄图以一个手机号码包打天下,这究竟是权力的过度自信,还是因为当事人脑容量不足?哎,真是为贵党的谍报工作抹汗啊!

王思聪日狗,花的是自己的钱,日的是自己的狗;而狗日的陈检罗,一边挥霍着纳税人的血汗钱——1200元找只鸡,都快赶上长沙当地1265元的月低保金了,这还没有算上请客、吃饭、卡拉OK的花销,以及可能的事成以后给小姐额外的“奖励”了;另一边却企图通过道德上的栽赃抹黑,来定点打击一个上了年纪的公民行动者。难怪,相比起日狗的王思聪,朋友圈里更多的人表示有意爆陈检罗的菊花,尽管这年月,男同感染艾滋的几率高的吓人。

老子曾经曰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所以,从发展的眼光来看,“国保设套、区伯嫖娼”这事也不是全然没有“积极意义”,这其中至少可以扒拉出两条:第一,它再次证明了科技在促进政治文明方面的巨大功效,因此虽然是读文科出生,在转基因这个问题上,我还是决定站在文科生崔永元的对立面;第二,由此引发的相关辩论进一步厘清了私德与公义的界限,普及了“嫖娼并不影响马丁·路德·金在民权斗争中的功绩”的文明常识。

当然,至少在短期内,这些认知上的积极意义还看不到转化为现实动力的前景。所以如果不是担心“被嫖娼”,人们还是很愿意接受人民政府请人民嫖娼这样特色社会的特色福利的。嘻嘻!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