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明:广东中山翠亨制包厂员工罢工抗争——简报之八

今天是工友们罢工抗争第十二天。资方,政方工会街道及派出所仍在大力游说工人复工,而工人们顶着巨大的压力,仍然坚持等待李伟昌等四位工人代表出狱
,现四位被拘工人代表还有三天押期。

这几天发生了几件骇人听闻,臆想不到的事。工维义工彭家勇,邓小明,刘少明去中山南郎医院探望受伤女工被拘押8小时。更可怕的是,凌晨两点半从派出所释放出来的彭家勇,在派出所门口50米外,又遭到7,8个不明身份,矇头绑架和殴打,并用面包车拉到30公里外的无人乡道”活抛”,这时是早上凌晨3点。

后据彭家勇回忆说,派出所门口绑架殴打他的人中有三人曾经出现在提审室,他描述的这三个人的特征人也曾出现在提审我的提审室。

凌晨三点,我被崖口派出所释放,5个警员推赶我快离开派出所,派出所门口对面的马路上停有一辆面包车,一个治安巡逻员想诱我去看那辆面包车,被我谢绝了,我拿出手机拨打中山110多次没人理我,我又打北京110,广东110。最后崖口派出所才让我进入派出所休息坐等天亮。

凌晨四点多邓小明打电话说开车接我。我真高兴有了他的消息。(我的手机在派出所被警察格式化了只能用110功能了。在此,我跟同仁们分亨一个经验,凌晨释放离开派出所,一定要待天亮后再离开,这样最安全。)

昨天下午,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培训部主任陈辉海先生带着工维义工彭家勇,邓小明,汤键,祝新华,刘少明到中山南郎公安分局报案,李警官安排警员接待了我们一行在榄边派出所给彭家勇做了笔录,笔录非常”认真仔细”。最后还带着彭家勇被不明身份者绑架,殴打”活抛”过程沿途勘察取证完毕。

返回南郎分局后,李警官又跟警员一阵交头窃耳,并对我们一行人说,此案的辖地是中山五桂山分局石鼓派出所,便引领我们一行人去石鼓派出所移交,陈辉海把车开到石鼓派出所大门前,刚准备开门下车,突然,嘭,嘭,嘭三声巨响,三块石砖击中左前门,一块石砖飞进后排坐,陈辉海反应快捷躲过了这场劫祸。作案者迅速跳上接应么托车逃走。试想,在石鼓派出所的大门前,而如此猖狂胆大精准的袭击我们,这些”歹徒”会是谁呢?陈辉海先生马上悟出,此事己经帮我们破了前案。

南郎分局警官把家勇笔录往石鼓派出所接案台一甩,对石鼓派出所警官说了两句,转身对家勇说,移交好了。便走一出了派出所。汤键,祝新华,刘少明对亥警官提出了强烈抗义并大喊“中山天黑了”!!

凌晨二点,我们拿到了两起恶性案件受理回执书,连夜返回广州。

“中山天黑了”我们己看不清”官”和”匪”了。但我们坚信,不久的将来历史一定会公证做出裁判!

刘叔,刘少明

2015年4月3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