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秋实律师:全世界的女人都是盟友——三见韦婷婷

2015年3月31日,我按照前一天预约的时间来到海淀区看守所见到了韦婷婷,她的气色很不错,她坐进那个铁制带锁的椅子之后我发现旁边站着一个女警,我并未在意,因为巡视的警察有很多,但是在我们开始谈话并询问最近的案情时,我发现这个女警一直在很专注的关注我们的谈话,并且站在韦婷婷的旁边,并非是像其他人一样在来回巡视,而是毫无离开的意思。

11_副本

我马上问她是不是打算一直听着,是否是要监听监视,她回答,我们这叫巡视,我们也没有监视,更没监听你,我问,那你一直在这里听是什么意思呢?回答说我没听,我们正常监督,我很好奇的问她,你没监听,你没听我们说什么的话,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跟你说话,也听到我跟你说的内容了呢?

此时来了三四个男性警察,态度蛮横的告诉我,我们正常巡视,也要检查你们律师的违规情况,我们每天都能揪出好几个违规律师,我告诉他们,按照刑诉法规定律师会见不受监听,并且按照公安部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规定,律师会见不得监听,不得派员在场。

他告诉我,我们没监听,并且反问你知道什么叫监听吗?得有监控器材,录音的那才叫监听,我们站在这里一是保护看押人员安全,二是监管律师违规。

我明确的告诉他们,律师的违规不需要由你们来监管,自然有司法行政机关负责,律师会见不被监听不得派员在场就是规定,你们违反规定我就要投诉控告你们。

一男性警察,告诉我别没事找事,我们怎么监听你得给我们说清楚。我说你们站在这里听不到说话吗?你能证明你听不见我说话吗?我正常行使我的权利,可不可以控告投诉你们?

他说,你在笼子外面的人,管不着我们笼子里面的事,我回答,笼子里外的事我都得管,律师辩护人就是要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的,我要求他们离开,不要干扰律师会见,他告诉我,我们哪干扰律师会见了?你没事找事就得把事情说清楚了,别说投诉,督察来了我照样这么说。我告诉他那可以,等我会见完我会投诉的,你现在不要干扰会见。他们还欲纠缠,我告诉他们我现在要继续会见,你们要继续干扰吗?四五个警察一起威胁我说,如果你说与案件无关的事情我们马上终止你会见,我说你随意,我也会投诉。

但他们还是不走,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15-20分钟左右,浪费了有限的会见时间。为了不影响我知道韦婷婷的情况,只好任由那四五个穿警服的生物站在笼子那边监视,跟她聊一些边缘性的话题。

最近提审的频率加大了,韦婷婷说她已经很疲惫了,很多问题都是重复在问,甚至有问到三四年前的一些培训经历,但是时间太久确实已经记不清了,并且说提审的警察告诉她,很多活动是没经过批准是违法的,要她承认违法,她自己拿捏不清这部分的规定,我明确的告诉她,并且也让站在她身边的看守所警察听到,你没任何违法,更谈不上犯罪,你们也没有组织集会游行大型群体活动,这完全都是不需要报备和批准的,退一万步讲,你就算是承认违法也是罚款最多治安拘留,也不可能刑事拘留,何况把人抓起来之后让别人承认违法,这就是罗织罪名。我也向她讲解了什么样的情况是正常的刑事拘留,那就是要掌握一定的犯罪线索,犯罪事实,有初步证明可以立案的情况下才可能导致刑事拘留,而不是随便找给理由先刑事拘留再挖掘有没其他的犯罪或者违法,后者叫做构陷。

警察最近问她为什么会成为一名NGO的工作人员,她的答案特别简单,因为大学的时候参加了一些性别平等的培训,也组织了《阴道之道》的演出,同时作为一个女性她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很多不平等的地方。其实作为韦婷婷的辩护人,似乎我能体会到一些警察的感觉,他们可能也不解,为什么一个名校硕士要做NGOer,特别是在他们查了韦婷婷的收入之后可能真的发现这是一个物质贫穷的女孩,所以也想不懂她到底图什么?其实图的很简答,很多人可能会觉得生活永远在循环,在无聊,除了上班赚钱养家养孩子给父母养老,然后各种房子车子以外,还有什么?我们有多少人很久没有去过图书馆,去过一些沙龙了?多久没有思想的交流,对世界的思考,对未来的思考,对他人的思考了?多久没有想过除了那些常规的生活以外我们还能做什么了呢?这其他的这些看似不务正业的事情可能就是图钱图物以外的另一种生活,就是如何帮助他人,如何改变这个世界,如何去让更多的人不再默默的承受压力。还原到女性、还原到性别领域就是如何的消除对女人的歧视、消除对女人的暴力、尊重女人自由选择的空间、还女人平等机会的权利、把女人当作“人”来看待,让性别的平等,性别的多元化可以达成、让普通人的生活里只想生活而不想着这个性别的标签 给他/她带来的烦恼,以及包括如何消除性倾向的歧视,性别认同的歧视等等等等,这就是韦婷婷的追求,无关金钱,无关其他。

我跟她说下周如果我要再来见你的话可能就超过30天了,我希望我不用再来见你,希望下次见面,无论是在哪里,是我们和朋友一起喝咖啡、看风景,聊一聊未来的女性权利,聊 一聊未来的LGBT权利,总之不是在如此的相隔铁笼内外的聊天。

韦婷婷跟我说,“我也希望是这样,另外这次给我一个最大的感触就是–全世界的女人是天然的盟友。”

“谢谢那些声援我们的人。”

转自:维权网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509.html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