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份珠三角爆发十多起罢工潮 资方和政府欺人太甚

1

注意:新生代并不同意本文文末的观点。

岭南三月,本应是春花烂漫、群莺乱飞的美好时节。可是2015年的春天却一派肃杀之气,各地不断爆发的工潮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春节后,当媒体还在不遗余力地炮制珠三角子虚乌有的“用工荒”时,广东深圳、东莞、中山等地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用工慌”,一月之内连续发生十多起千人以上工人罢工事件。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这些企业大多是当地非常有影响力的实体企业,这些罢工事件恐将对珠三角制造业产生深远的影响。

请看笔者为您整理的近期罢工事件。

东莞兴昂与兴雄两家鞋业8000员工因住房公积金问题罢工

2

连续多日,位于广东东莞的台资企业兴昂与兴雄两家鞋业公司员工因住房公积金问题罢工,参与人数达到8,000人。

3月5日,兴雄鞋厂公布住房公积金领取方法,称员工在离职后在当地购买房产,提供房产证等书类证明之后才可以退还住房公积金,此种做法引起全体员工不满而导致罢工,3月8日,罢工扩大至另一家兄弟鞋厂兴昂鞋业,3月10日,兴昂罢工事件达到高潮,当地政府调动防暴警察,工人愤怒情绪被激发,11日,罢工仍然在持续。

据悉,鞋厂员工在每月工资中被扣除100余元的住房公积金,管理层则每月扣除400余元。多数农民工没有房产证明,根本领不到公积金,有在当地买房子的员工在离职时也未能领到住房公积金,公司方面以证明材料不全等理由进行刁难。

资料显示,台资企业兴昂目前是全球十大鞋业制造商之一,1990年开始在大陆东莞市长安镇设厂。目前,在大陆已拥有兴昂、兴莱、兴鹏、兴雄、兴利、兴泰等数家工厂,占地面积近30万平方米,主要产品包括NIKE、GUESS、LVMH、TIMBERLAND等在内的世界知名品牌,母公司“九兴控股”2007年正式在香港挂牌上市,在台资企业中股价名列前茅。

深圳电子厂陷倒闭拒给员工补偿引上千工人示威

33月12日,位于深圳龙岗的深圳中天信实业有限公司无限期停工,公司方迟迟未通报倒闭,并且拒绝给员工赔偿,引发 近千工人聚集在公司大门前示威。警察到场之后与员工们发生肢体冲撞,最后2名起冲突员工被警察抓走,另外有3名在一旁拍照的员工也一同被带走,在派出所警察将拍照员工的手机里的照片与视频全部删除。

据知情人透露,该公司大部份员工来自湖北、湖南一带,目前有三四百名员工已辞工,但是公司只按照工龄每年600元,每半年加150元的方式进行赔偿,他说:“如果工作一年只能得到750元的离职赔偿,工作10年也只能获得6000元赔偿,远远低于劳动法所规定的赔偿额。”

资料显示,中天信实业(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是港资公司。集团下属共设两个海外机构,八个子公司,涉及有电子、塑胶、五金、液晶显示器、移动数码(MP3,MP4)电源等行业,共有员工2000余名。

外企克扣工资 上千工人连日罢工

4
3月12日至13日,中山市亚萨合莱安防科技有限公司(俗称固力)上千工人罢工,抗议公司克扣工资。引发员工罢工的原因是去年年底部份请假回家员工发现公司按双休日扣除工资400-600元,是平时工资的2倍,因此引起员工不满而罢工。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表示,公司的工资水平非常低,每月只有1300余元,虽然公司称包吃住,但是每月要扣水电费,在公司食堂就餐每月也会扣钱,在外面租房生活更是无任何补贴,年底也无任何奖金。许多员工对该公司非常不满意。

中山亚萨合莱安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原名“固力保安制品有限公司”, 是瑞典亚萨合莱锁具集团在中国的独资公司。亚洲最大的专业制锁基地,公司生产和经营“GULI-固力”、“YALE-耶鲁”等国际知名品牌。

美的数百员工不满报酬减少,到集团大楼讨要说法

5
2015年3月14日,由于不满工作增多,但报酬却减少,特别是基本工资没有说明理由被扣,上周五(3月14日),数百名美的工厂工人罢工,来到美的集团大楼下向美的讨要说法。由于拨打记者电话进行报道此事件,美的工厂强行辞退了报料工人。

2014年12月14日,美的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以每股23.01元价格向小米科技定向增发5500万股,募资不超过12.66亿。12月16日,据网友爆料,多名员工聚集在美的公司总部门前,抗议美的公司拖欠员工薪资,人数在30人左右。

五千工人连日罢工,抗议雅骏眼镜制造厂待遇不公

6

2015年3月16日,深圳市龙岗区横岗镇的“雅骏眼镜制造厂”,四千多名工人集体罢工抗议,要求资方提升工资。有部分工友称自深圳市底薪调整以来车间文员、管理层甚至新入职员工都有不同幅度的涨薪,唯独车间老员工们薪资维持不变,“同工不同酬”是他们此次罢工的主要原因。

此外,员工不满公司长期未办理养老保险和公积金,多次协商未果,工人愤怒的走向马路,导致交通严重堵塞。4000多名工人在3月16日-23日多次罢工。现工厂仍未正面答复,工人称将继续维权,直至工厂依法补缴为止。

“雅骏眼镜制造厂”是世界眼镜制造业的翘楚,创办于一九八五年,目前在深圳、中山都设有生产基地,拥有近万名员工,主要从事各类型世界名牌眼镜架设计、生产及分销,产品远销欧、美洲等国家和地区,年产量为1700多万副眼镜。

阴云不散,东莞高埗裕元新三厂近三千工人罢工

7

3月17日,东莞高埗裕元新三厂近三千工人因住房公积金及工厂合并等原因发生全厂罢工,工人要求买断工龄及退回全部公积金。

2014年4月,因社保等纠纷,东莞裕元鞋厂曾发生大规模停工,位于东莞市高埗镇的裕元鞋厂多个厂区连续8日处于停歇状态。

裕元鞋业系台湾宝成集团旗下的一家跨国集团公司,中国大陆区下辖东莞﹑中山﹑珠海﹑黄江等生产基地,目前拥有182条生产线,近16万员工,专业生产NIKE(耐克)、ADIDAS(阿迪达斯) 、REEBOK(锐步)等世界知名品牌运动鞋﹑休闲鞋和慢跑鞋,是世界最大的制鞋企业。

中山翠亨制包厂员工罢工,抗议保底工资减少

8
位于广东中山市南朗镇翠亨村的中山翠亨制包厂长期存在拖欠社保、公积金、年假、高温费等违法用工行为。2015年3月2日,公司违背关于保底工资的保证书,故意把定单转走,恶意降薪,企图逼迫工人自离,拒不与工人协商安置方案,工人被迫停工抗议。

3月24日中午,工人在厂区高唱国歌,并向企业发出集体谈判邀约书,仅过了十多分钟,公司就解雇了十位工人,还来了两百多个警察,与员工爆发激烈冲突,并抓走二十多人。

宝成集团下属企业,东莞黄江精成科技500工人集体罢工

9

台湾宝成集团下属企业因住房公积金再次发生罢工 台湾宝成集团投资的大型外资企业东莞黄江精成科技500工人集体停工要求补缴住房公积金。

3月18日开始,受东莞市住房公积金新政的影响,近200员工(主要为管理人员)停止工作与精成公司就公积金的补缴问题开展集体谈判。员工要求工厂依法缴存及补缴住房公积金,并要求工厂保证补缴的3月1日前的住房公积金能够在离职后提取。经过两天的集体谈判,因工厂未给出实质让步而导致谈判破裂。20日上午,500多名工人发起集体行动,在厂区游行抗议。20日的集体行动,工厂仍然未能做出让工人满意的答复,为此工人代表表示,双休两天后将于23日即下周一发动更大规模的集体抗议行动。 精成工人对工厂未能及时补缴住房公积金的集体抗议是东莞市住房公积金新政3月1日实施以来较大规模的一次。

台湾宝成国际集团投资的大型外资企业,位于东莞黄江裕元高新工业园区。企业目前已投资20亿美元,工厂占地面积22万平方米。主要有精成科技电子集团和裕元鞋业,已拥有员工30万余人。精成电子科技集团,创立于1999年,现有员工2万5千余人。该厂主要产品有电脑成品及电脑周边设备、笔记本电脑、兼做高科技通信产品和资讯家电。黄江精成电子科技集团是全球最大的电脑生产基地之一。

中山欣昌鞋厂万名工人罢工,抗议厂方欠缴住房公积金

10
3月23日,广东中山坦洲一台资鞋厂近万名工人罢工游行,抗议厂方欠缴十几年的住房公积金。罢工的工人一度将该镇的主要道路堵塞超过两个小时,造成交通瘫痪。当局出动大批防暴警察驱散罢工的工人,双方并发生冲突。

因长期未为员工缴纳公积金,经员工多次提出仍未能解决。因此,于今天全厂员工大罢工。地方政府如临大敌,出动数百警力抓捕罢工工人。工厂方面目前仍然未就工人住房公积金的诉求做出正面回应。

中山欣昌鞋厂为全球著名的专业工作鞋厂, 现有员工5000多人。主要生产的品牌有:Timberlan ,CAT ,Merrell ,Harley ,GOXE-TEX, Batts ,Ariat 以及奥索卡,贸琳,路伴等等。

海信科龙电器千名员工罢工,不满企业搬迁江门

11

3月28日,位于顺德的海信科龙电器要搬迁到江门,对于那些在此成家立业而不愿随迁的员工,公司将其归结为“个人原因”,让他们自愿离职,而不依法支付经济补偿金,引起工人罢工抗议。今天是第二天,资方宣布员工旷工,满三日即予开除,同时要搬机器设备,工人毫不畏惧,继续罢工,并自发组织起来予以抵制搬迁。

海信科龙员工称,考虑到土地成本、工人成本、城市升级改造等原因,海信科龙将顺德的工厂搬到江门情有可原。可科龙员工成千上万,拖家带口都在顺德,如果搬到江门去,孩子上学怎么办?顺德的房子怎么办?

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最大的白电产品制造企业之一,创立于1984年,总部位于中国广东顺德,主要生产冰箱、空调、冷柜和洗衣机等系列产品。2006年底,海信成功收购科龙电器,由此诞生了中国白色家电的新航母——海信科龙。

 

珠三角如此密集地爆发工人罢工事件,令所有人始料不及。归纳罢工产生原因,大致有如下几点:

1)随着人民币内升外贬,人工成本大增,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陷入经营困境,克扣工资、拖欠工资、漏缴社保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而年轻一代工人的维权意识明显增强,导致工潮一触即发。

2)制造业早已不堪重负,但是各地政府并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方面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并加强公积金征缴,另一方面却抬高公积金提取门槛,激发员工不满情绪。

3)中国的打工阶层长期在住房、教育、医疗、养老等“四座大山”的重压下生活,无论是经济上还是心理上已经非常紧绷。一旦收入减少,生活难以为继,员要极易产生极端情绪。

4)地方政府出于维稳考虑,对罢工事件采取武力弹压的方式,引发了更大的愤怒情绪,导致事态进一步恶化。

说实话,看着工友疲惫愁苦的屌丝状和厂方惊恐惶惑的末日样,我内心悲恸不已。劳方与资方本应是休戚与共、利益共享、风雨同舟的合作方,然而高涨的税费与“四座大山”的重压令劳资双方同时陷入了生存困境。面对强势的政府,劳资双方除了互相戕害、压榨对方以苟延残喘外,也别无他法。

尽管罢工事件中,政府看似处于中立方的有利位置,但是,如果政府不尽早对企业和人民释放政策红利,而是眼睁睁地看着劳资双方陷入共取灭亡的死循环,那么一旦外资断腕式外撤,由此引发的失业潮恐将酿成巨大的社会危机。

新生代选登此文,只是为了给大家展示3月份以来的罢工潮景象,但对原文文末的观点十分反对。原文称“劳资双方休戚与共、利益共享、风雨同舟”,“面对强势的政府,劳资双方除了互相戕害、压榨对方以苟延残喘外,也别无他法。”此类观点我们深恶痛绝。

我们认为在当下,劳资之间利益冲突最为明显,从来没有所谓利益共担的道理。打从中国改革开放成为世界工厂之后,资方对工人的剥削压迫从未停止,从来没有一个企业会主动守法,也没有一个企业已经完全守法,更没有一个企业,会主动为利益着想。

看多少工人受了工伤拿不到赔偿,多少工人被拖欠工资、社保。还有多少为工人维权的人士被打压。中国工人被血淋淋镇压的历史,怎么就成为了“风雨同舟”。

而政府,在大多数时候都是采取镇压的手段对付工人,很多政府对大老板点头哈腰,对工人却是警棍警犬,也未能让法律严格执行。在很多时候,政府提供场地,拿着税收。企业捞着利润,拉着政府关系。谁和谁一条裤子已经很清楚了。

面对资方剥削政府打压,工人只有争取更大的团结,才有力量与资方谈判,才能争取建立一个公平正义光明的社会,这才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转自:新生代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