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滢:江苏如东——中国人口问题的预言水晶球

老龄化

中国在变老,而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老得最早,因为这里比全国其他地区提前约十年开始计划生育。

“领先”全国趋势十年的如东,如同预测中国人口和社会形势的一个水晶球。《南方周末》等国内媒体此前对如东的状况已有报道,而现在外媒也开始跟上。

彭博社以如东人口为主题的长篇特写文章是这样开头的:

如东是中国未来的窗口,一个萧索的地方,充斥着老年人、关掉的学校和越老越多的退休家庭。

Rudong is a window on China’s future, a wind swept place of old people, closed schools and growing retirement homes.

接受彭博社采访的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教授王丰(音译)随即表示,中国将会在很短时间内,出现更多像如东一样的地方:

这是中国过去几十年来人口和经济迅速转型的缩影。萧索的村庄、荒凉或者沉睡的市镇将越来越多。

It’s a microcosm of the rapid demographic and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China has been experiencing the last decades. There will be more ghost villages and deserted or sleepy towns.”

养老院越来越多,学校越来越少

彭博报道称,如东现在有约40所养老院,当地政府表示,未来将继续增加养老院的数量。如东县100万人口中,大约30%的人口年龄超过60岁,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在册的包括172名百岁老人。

2001年,如东人唐瑞英开办了一家幼儿园,当年招收了400名新生,如今全校学生仅有240人。

“如东有好多六七十岁的人了。” 65岁的唐瑞英说,“我们老了之后独生子女会很困难,他们怎么照顾老人呐。”

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030年,中国在15岁至59岁间的劳动力人口将减少6100万,这一数字等于英国和法国的劳动力人口总和。

彭博社引用了《大国空巢》一书的作者易富贤给出的一个预测:伴随着劳动人口减少和养老人口增多,到2030年,中国年均经济增长将会跌落至4%以下,显然谁也不想面对这样的情况。

能生未必想生

唐瑞英40岁的女儿已经有一个15岁的儿子,但唐瑞英希望她再生第二个孩子。去年,如东当地的卫计委已经开始在全县张贴新的标语:

“鼓励符合条件的夫妻生二胎,提升如东人口的长期平衡发展”

“Encourage eligible couples to have another child and enhance the long-term balanced development of Rudong’s population.”

在全国范围内,政府于2013年底开放了“单独二胎”政策。根据计生委发布的数据,在13.6亿中国人口中,有1100万符合生育二胎的政策,而申请单独二胎的仅仅只有69万人。在人口学界看来,申请人数低于预期。

财新专栏作家梁建章在对全国各省市区累计102次报道进行估算后,得出的结论是:“实际新增人口将不到国家卫计委在(单独二胎)政策实施之前所预测的约200万的三分之一,而且申请人数整体上在逐月减少,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第二年会出现反弹。”

彭博社记者看到同样的问题:

在这个社会,一代人被教育得把大家族看作腐朽落后的东西,同时养育孩子的成本已经飞涨,严峻的低生育率仍将会继续下滑。

In a society taught for a generation to regard large families as decadent, and where the cost of raising a child has soared, the crude birth rate continues to decline.

如东本地的年轻人似乎也能印证这一说法。35岁的妻子英文名是Kitty Mao,她有一个两岁的儿子,她也希望给孩子最好的条件,每个月花在孩子身上的钱占全家总收入的30%,而房贷又占去40%。再生一个孩子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贵。

她同时还要顾虑照顾家中老人的潜在花销:“他们现在还健康,等他们老了有病了,我们身上的压力就很大了。”

老得太快

老龄化已经席卷大量发达国家——比如日本、欧盟国家、韩国和新加坡。彭博文章称,至少到2050年之前,这些国家工作人口与退休人口之比都将比中国更低。一些发展中国家——例如泰国和巴西——也同样开始初尝老龄化问题的苦涩。

根据联合国2013年发布的报告,2050全球将会有至少20亿人口超过60岁,4亿人口超过80岁。老龄人口数量将全面超过儿童人口数量。

但彭博社记者认为,中国在其中毕竟是最特殊的一个:

计划生育政策加速了(人口老龄化)进程,消除了数亿的潜在人口。

the one-child policy accelerated the process, removing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potential babies from the demographicpool.

用数据来说的话,中国的供养比到2050年将是现在的三倍:届时每100个工作年龄的人需要供养39位65岁以上老人。

中国并不是全球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将来也未必会是。但对老人和他们的家人来说,与其他国家对比毫无意义。张克非(音译)是如东县一名80岁的老人,49岁的女儿没有时间一直陪在他身边照料,患有肺气肿、哮喘和心脏病的张克非经常独自在家生活,如今终于搬进了一家养老院。他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如果我的女儿不接我的电话怎么办?如果她没带手机怎么办?”

. “What if my daughter didn’t take my call? What if she didn’t take the phone with her?”

会这么忧虑的不止他一个人。

原文参考:

The Place Where China Began Its One-Child Policy Is Dying(原载彭博社网站)

应对人口危机需要果断抉择(原载财新网,作者梁建章、黄文政)

《如东人口计划生育志》(编纂人员:陈祥志,镇余保 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9月)

转自:旁观中国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