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喜珍坐牢记

 

 

刘喜珍坐牢记

【刘二狗蛋按】自从刘萍独立参选,江西新余涌现出一批杰出的公民,刘喜珍是江西新余刘萍的好战友,多次被失踪毒打,这次因为声援香港同胞,再次遭关押一个多月,这是她写的自己经历。向刘喜珍大姐致敬!

一、缘由 我为什么坐牢

我是江西新余刘喜珍,2014年十一期间,我在北京南站举pai声援香港同胞,照片传到网上,江西新余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中冶环保公司保卫科的两个人朱某和胡某在北京潞安酒店非法强行把我抓回新余,关在中冶环保保卫科办公室。

二、非法羁押 逃跑失败

我被抓时,我的身份证,手机及所有随身用品全部被他们扣留,他们说要替我保管,我说:“你们是我的什么人?既不是我的老公,也不是我的亲友,我也没有委托你们,你们凭什么保管我的东西?不就是非法扣押吗?”他们说:“我们来接你回家。”我多次想找机会逃跑,但都没有成功。

他们抓我时,有七八个江西省公安在旁协助他们,首先抢走并扣押了我的东西,然后前后围堵胁迫我上了他们的车,最后把我押上了北京到南昌的火车。

三、在路上上厕所很困难

10月2日在南昌下了火车,新钢中冶环保的那两个保卫带我上了一辆早已等候在此的车,这车就是我所属的单位中冶环保的,司机卢某我也认识,他们前后寸步不离押送我,上厕所也守在门口。上了他们的车,一直开到中冶环保公司办公大楼门口。他们让我下车,我不愿意,说:“我不到其它任何地方去,我要回家”,他们没有理我,要把我拉下车,我想挣扎,被他们推倒在地,并掐住我的脖子,双手被反剪扣住,推进了中冶环保保卫科办公室,就非法关在里面,门被反锁,四个人把守。

里面没有厕所,我想上厕所的时候,他们不让我去,我请求那个20多岁的保卫让我去上厕所,他面无表情地说:“憋着吧”,后来我实在憋得不行,又求了他两次,他还是说让我憋着,我说:“这样会死人的你知不知道?我是个女人,你妈妈也是女人,你还没结婚吧?将来你要结婚,你的妻子也会是女人,你这样对待女人是不对的……”他还是不理,我实在憋不住,就准备脱裤子拉在办公室里算了,他们既然不把人当人,我也不能在畜生面前被尿憋死。这时年轻保卫才去报告上司,准许我去上厕所。又来了三四个男人,他们一起陪我去的是男厕所,里面有一个男人正在上厕所,他们把人家赶了出来,那七八个男人就守在门口看着我上厕所。

大约下午四五点钟,有几个人来说,走走走,我不知道又要去哪里。出了门,前前后后10来个人围住我上了车,共有三辆车,我坐的车在中间,同车有五六个人,其中有一个女的。前后各有一辆车。

四、仙女湖景区囚禁一月

车开了一段距离我看窗外发现是去仙女湖风景区的路,仙女湖风景区里面有黑监狱,以前我曾经两次被关押在这里的名人岛,分别被关了14天和2天,这是第三次了。

我这一次在这里呆了将近一个月,里面的生活非常糟糕,白天我一个人在一个房间里,晚上安排我们单位一个女的陪我睡,监视我。隔壁开了三个房间,全是男的,都是我们单位的。

吃的东西是他们吃完了剩下的就给我一点;没有妇女卫生用品,来月经时不给卫生巾,大小便不给卫生纸,说要我用手擦,用水洗;从来不让开窗,连窗帘也不让拉开。我曾经试图用晾衣杆撬开不锈钢的防盗网,但那些看守我的人听到响声后,就把房间里一切可移动的设施全部撤走,包括牙刷杯子。

大约到第三天,有一个女导游靠近窗户向游客介绍景点,我听到了就偷偷把窗帘打开一点点,请求她给我的丈夫黄慧敏打个电话,但是看守我的人听到声音就立即走过来制止并派人跟踪了那个女导游。我看到那个她眼里的惊恐无奈和同情还有歉意,她微微向我挥了挥手,就消失在人流中。但愿那些迫害我的人不要太为难她。

过了两天,又有一个男游客无意间靠近窗户,听到说话的声音,我又试图向他求助,被那些人发现,又被立即阻止,并跟踪人家。从此他们频繁开门监视并在房间周围密切巡视,以防我再次向人求助。

五、回到新余 0口供

在里面没有时间观念,过了大约20几天,又来了3-4辆车,中冶环保副经理周红兵和人事科科长赖卫国以及其他几个人把我带上车,开到新余市公安局袁河分局。有一个人要搜我的身,他没有穿制服,也没有出示证件,我说:“我都已经被关近一个月了,还有什么好搜的,还有什么你们没收走的东西?”他们说:“如果你不配合,我们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强行搜身了。”后来他们又叫来两个女的,一个穿警服,一个穿便服,把我带到厕所里搜了身。

搜完了身就把我带到询问室,问话做笔录,两个人都穿了制服,其中一个姓付,一个姓李。他们把一些声援郑州十君子,张小玉和香港占中的图片,叫我指认是不是我。我没理他们,坚持0口供,他们很生气,其中一个人拿起一瓶矿泉水砸到我面前,说:“这是你自己做过的事,你都不敢承认!!?

后来他们又换了两名警察来问话,我仍坚持0口供,他们没办法,就骗我说:“你真傻呀,你只要配合,做完笔录就可以回家了。”我仍不回答,他们就拿出拘留证,让我签字,我拒签。他们就把我押上囚车,四个警察押送,两男两女,加一个司机,五个人把我押到新余市看守所去了。

六、看守所的暴力与温暖

到了看守所,下车,体检,抽血,没有饭吃,给了我两个冷馒头。然后把我安排在一间大约20平米,有20个女犯的大号子里,睡觉时不得不一个一个挨得很紧,我邻铺的女囚说我不该挨着她,就对我进行暴力殴打,导致脸上身上多处受伤,后来一个女犯头子把我们拉开,睡在我和那个凶恶的女犯之间。

第二天,这个女犯又对我进行暴力殴打,还用水把我的衣服泼湿,后面狱警黄婉茹来了,把我叫出去,训斥了一顿,给我和那个女囚都带上脚镣,我提出要把湿衣服换掉,黄婉茹就是不同意,就这样让我穿湿衣服。但一个多小时后就把那个女囚放出狱了。她还把餐卡给了另外一个女犯。而我却被继续带着脚镣15-17天,并且一直被罚睡水泥地板,南方11月的天气里,一直睡在寒冷刺骨的水泥地板上,直到我出来。

在这里,吃的早餐是能数得清楚米粒的一小勺稀饭,中餐和晚餐都是二两左右米饭和2块萝卜或3-4片冬瓜,没有一点油水。

如果你有钱的话,也可以“享受”: 25元一小瓶的霉豆腐,25元一小盒的饼干,25元一份的几片肥肉炒一点辣椒,10-15元一份的蛋炒黄瓜。

洗澡就在露天地里,龙头底下洗冷水,不管是生病还是来月经,不管有没有男人,有一次,几个刷墙的男建筑工就在边刷墙边看女犯洗澡,而且洗澡时间也有规定,其余时间没有供水,洗澡洗衣冲厕所都只能用桶子接点水。喝的水是温水,不知道有没有烧开,且限量供应,上午一矿泉水瓶,下午一矿泉水瓶。有时一天一滴水都没有。

所以我在里面整整一个月一次澡都没有洗,我被放出来的时候,身上长满了虱子。唯一给了我温暖的是一位因信仰进来的老太太,60多岁了,在我戴上脚镣行动不便的时候她帮我打饭,铺床,打洗脸水,还给过我洗换的衣服,和几片榨菜。我们在里面都被安排轮班站岗,晚上1个多小时,白天两个半小时,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也不能幸免。后来听说她被判了三年半,愿她平安!

我就是这样先是非法关押了20天的黑监狱,接着又以莫须有罪名“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了30天,接连关了50天才获得自由。他们就是这样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想打你就打你,想关你就关你,然后用取保候审套住你,不准你乱说乱动。没有公平公正,哪里有和谐?哪里有中国梦?

七、感谢

在此我要衷心的感谢 为我奔走呼救,仗义声援的各位律师朋友和公民朋友,没有你们的怒吼,我今天可能还在牢里。同时也要敬告那些迫害我的官员,打我的警察和爪牙,你们现在虽然耀武扬威,但我不相信你们会比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苏荣 还牛逼。如果你们继续作恶多端,他们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正义虽然会迟到,但决不会缺席!

 

2015-03-08  刘喜珍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