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将两行泪,轻向汝曹弹——坚毅不屈的高瑜女士 作者: 雷火丰

作者: 雷火丰

高瑜女士是第一位获得联合国新闻自由奖的中国人,还获得过世界报业协会颁发的自由金笔奖、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颁发的新闻勇气奖、全球20世纪的新闻自由英雄奖等等。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高瑜所获得的奖项绝非中国官方颁发的那些奖项可比,她的获奖可以说是对她孜孜不倦地追究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精神的肯定,完全当之无愧。高瑜女士之所以身陷囹圄,根本不是因为她泄露了所谓的“国家机密”,而是因为她在德国之声等海外媒体上撰写了不少批评习近平和中共当局的文章。高瑜在看守所改写了一首诗,表示感谢所有关心她的朋友!她是借用晚清大学士翁同龢临终前写的一首绝句,原诗是“六十年中事,凄凉到盖棺。不将两行泪,轻向汝曹弹。”高瑜已年逾七十,所以她将“六十年中事”改为“七十年中事”。这首诗正好展示出她虽对自己的命运多舛深怀感叹,但仍然坚毅不屈、决不低头的精神。

(高瑜女士照片 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案的审判日期再被最高法院延期三个月后,高瑜女士委托的辩护人之一尚宝军律师3月24日到看守所见到了高瑜。高瑜称,三周前她突然呕吐及腹泻,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并打算亲自致函法院,要求取保候审。据悉,高瑜身患高血压、心脏病、美尼尔综合症等多种疾病,身体状况不适合被羁押。

高瑜自去年4月24日在街头被北京警方秘密拘捕,迄今为止已经近一年时间。按说,在正常情况下,这样一宗案子应该早就审结了,然而,此案却一拖再拖,直到现在还没有结果,当局既不宣判,又不放人,让外界大惑不解,各路人士纷纷揣测当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众所周知,高瑜在“六四”之后,就一直从事自由撰稿活动。在国内,她因为身份敏感而遭到封杀,所以,作品只能投诸海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偌大一个中国,高瑜是最大胆敢言的记者。高瑜凭借自己的独特人际网络,在了解到一些政治内情之后,撰写了大量的报道和评论,文辞犀利,内容真实可靠,很多独家消息引起了舆论轰动。

高瑜女士是第一位获得联合国新闻自由奖的中国人,还获得过世界报业协会颁发的自由金笔奖、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颁发的新闻勇气奖、全球20世纪的新闻自由英雄奖等等。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高瑜所获得的奖项绝非中国官方的那些奖项可比,她的获奖可以说是对她孜孜不倦地追究新闻和言论自由精神的肯定,完全当之无愧。

然而,越是受到自由世界青睐的中国人,在当局的眼中就越是另类,高瑜从毅然走上街头支持八九民运的那一刻起,就被当局打入了另册,随着她在海外发表的作品日益增多,当局更是将她视为敌对分子,每到敏感时期,就对她进行管控。去年她的突然失踪,很多人开始认为她只是暂时被控制,然而,仔细分析就觉得不是暂时控制这么简单,而是当局准备对她动真格了。

果不其然,当时被控制的不是高瑜一个人,还包括她的儿子。高瑜除了凭事实和良心写作之外,没有干过其它任何违法的事情,然而,就是因为写作,她被当局指控涉嫌“泄露国家机密”,在他被拘捕一段时间过后,央视的新闻节目当中突然出现了她的面孔,这一次,她和以前判若两人,面对镜头进行了“认罪”表白。但是,熟悉高瑜的人都知道,这并非高瑜的真实性格,她“认罪”一定是事出有因的,而最大的可能就是当局拿其子来要挟她,如果不“认罪”,就会将母子二人一齐收拾。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保护儿子,高瑜只得低头“认罪”了。而她“认罪”的场景很可能是被警方秘密拍摄下来,然后递交给央视播出的。

据高瑜的代理律师尚宝军说,高瑜在看守所改写了一首诗,表示感谢所有关心她的朋友:“最后她还写了一首诗,她是借用晚清大学士翁同龢,是光绪和同治的老师,翁同龢临终写的一首绝句。原诗是‘六十年中事,凄凉到盖棺。不将两行泪,轻向汝曹弹。’,高瑜已年逾七十,所以她改成了‘七十年中事’”。早前高瑜在庭上否认控罪,这首诗正好展示出她虽对自己的命运多舛深怀感叹,但仍然坚毅不屈、决不低头的精神。

高瑜本无罪,所以,她本就无罪可认,而且,依照中国的法律,未经法院审判,不得认定为有罪。当局逼迫高瑜认罪,并让她登录央视新闻示众,这是一种赤裸裸的违法举动。高瑜案去年11月在北京第三中级法院一审开庭时,她明确表示,遭到警方以其被刑事拘留的儿子作为要挟,那是在逼迫之下的口供。高瑜的翻供,让那些一度误解她的人恍然大悟。

根据中国现行法律,法庭在高瑜案开庭后的法定审理期限于今年3月20日到期。如果北京中级法院想再拖下去,就必须向最高法院提出延长审理期限的申请。高瑜案迟迟没有宣判,既跟高瑜的翻供有关,也跟十八届四中全会之后中共高层对“依法治国”比以往重视有关,当然,肯定也和政治斗争有关。当局现在所掌握的高瑜“犯罪证据”仅仅就是她的口供,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高瑜有罪,所谓的“机密文件”也只不过是内容早就外泄的内部文件,和机密扯不上关系。

如果是在以前,要让高瑜案尘埃落定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走走过场,就可以将她判处十年八载的有期徒刑。然而,现在司法机关有些犯难了,因为在一些列冤假错案获得平反,相关责任人被追究的背景下,办案人员必须有所顾忌,否则就是吃力不讨好。再说了,决定抓捕高瑜的绝非一般的执法人员,而是层级比较高的官员。

当局的新规定称将追究法官造成冤假错案的责任,如果是上级领导批示的案件,须经领导签名,并写入工作档案,以便追查。那个或者那些主张抓捕高瑜的领导,此时此刻很可能已经不愿意再出头露面了,因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有人以后以此案为依据要让其下野,实在是不费吹灰之力。

高瑜无罪,这并非只是圈内人士和国际舆论的认识,那些办案人员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只是他们为了邀功求赏,所以乐于制造出一个高瑜案出来。没想到,现在司法风向有所改变,办冤假错案的风险大了,于是,只得采取继续拖拉的方式来想对策。可想而知,司法机构已经是进退两难了,将高瑜无罪释放,等于是自打耳光,硬将高瑜判刑,又会因为做了这一亏心事而心神不宁。

高瑜女士之所以身陷囹圄,根本不是因为她泄露了所谓的“国家机密”,而是因为她在德国之声等海外媒体上撰写了不少批评习近平和中共当局的文章。倘若抓捕高瑜不是习近平亲自授意的,那么,高瑜案出现转机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如今,高瑜年迈体衰且疾病缠身,笔者认为让其取保候审是一个比较明智且不至于让当局太难看的做法。高瑜本人也准备亲自致函法院,要求取保候审。这是在给当局台阶下,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希望当局能顺势而为,否则,“依法治国”的对外宣示只能继续沦为谎言和笑话。

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