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结草:风雨同路——大学城环卫工和女权主义者在一起

今朝你为我呐喊,明朝你不失伙伴。在3月8日国际妇女节前夕,警方带走了五位女权主义者,之后便有了联署声援接力,支持女权主义者,大学城的环卫工便是其中一个群体。半个多月过去了,今天是武嵘嵘儿子的4岁生日,很多人在网络上为她们声援,希望释放武嵘嵘回家陪儿子过生日。本文为e先每日资讯读者来稿,写于3月21日。

在五位女权主义者武嵘嶸,郑楚然(大兔),李婷婷(李麦子),韦婷婷,王曼被违法抓走的第14天,广州大学城环卫工阿姨发来了表示声援和支持的图片。

1_副本

2014年8月,在广州大学城环卫工进行集体维权活动的时候,女权主义者大兔曾经去到现场,给环卫工们加油打气,并书写现场纪实,让公众看到了这场集体维权中女工的主体与力量,打破了当时隐藏在各人心中“(男)环卫工在抗争”的性别刻板印象。这在当时是独一无二的以性别视角为切入点的报道文章。

时至今日,大兔在各位女工心中依然印象深刻。当几位女工听到大兔在三八节前夕,因为准备反性骚扰的公益倡导活动而被抓的时候,气愤不已。在大兔去到环卫工集体维权现场的当天,警察曾经试图把大兔以及她的伙伴小黑带走,但女工们立即把她们抢了回来。

“当时那些姐姐把我和小黑围在里面,不让警察抓我们。那个时候我真的感动到不行了!”这是大兔后来对当天说得最多的一个细节。

其实不止大兔,大学城环卫工集体维权事件中,不少大学城的学生参与其中。似乎在那几天里,大学城真的成为了一个“共同体”,学生们从环卫工身上了解到当初这些工人的土地是如何被强制征收,她/他们又是为何要从事环卫工作而不是另外找更加“光鲜”的工作,环卫公司在10年间又是如何一点一点削减环卫工的福利。当然,还有就是女工在这个过程中又是如何承担更多家庭带来的压力。这是一堂生动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以及性别理论课,从劳动力与土地分离,再到资本的运作,还有资本与父权的关系,课堂上的任何事例都没有如此详实。

但这个“共同体”并没有随着环卫工们争得赔偿而告终。这一次,环卫工阿姨们再次用她们的行动声援支持女权主义者,实际上,她们给出的不单单是几幅图片——这是环卫工阿姨们是在提醒我们:没有人是应该被忽视的,没有谁的权益应该无端被剥夺。

一直以来,也许我们习惯于生活在干净舒适的环境里,而忽视了环卫工们一直在权益没有保障的环境中工作的事实。同样地,当我们看到公共场所中女厕位增多了的时候,是否有了解过李麦子和大兔的“占领男厕所”行动?当我们看到有企业为招聘启事中有性别歧视而道歉时,是否知道有女权主义者曾经寄信给数百家企业投诉它们的招聘性别歧视?如果有一天我们看到公交系统反性骚扰防治机制的出台时,有没有人会记得有5名女权主义者因为对此倡导而今日遭此被违法抓捕?

我们享受的一切,无一不是与我们共同生活的人所创造出来。“今朝你为我呐喊,明朝你不失伙伴”。如果我们对别人所遭受的不公选择忽视,那就等于步向蒙着眼步向深渊。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e先每日资讯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