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号:当社会正义成了哈哈镜,人民就像根草

有一位杂谈版油,听到「普世价值」,就嗤之以鼻,说世上根本没有自由,平等,博爱这种东西,谈的这些东西都是“假货”。显见,一个人在黑暗山洞哩,对要把他拉出来的人,都不怀好意,见到阳光都认为这是要害他眼睛看不见的阴谋诡计。因此西方古代哲学家认为,哲学要微言大义,私密传递,不能公开言论,因为世人会把这些道理当成有毒的,为了消灭他们无法参透的言论,最好把这些家给打死或驱逐,为了保护知识的传递能过延续,只好用隐涩的词句给于隐蔽,让世人不容易懂得内容的奥义。时至21世纪,西方这些已经成为西方文明的发展基础。如笛卡尔的几何学,牛顿和莱布尼兹的微积分,这些数学程式运用为西方科技发展的计算基本。但在中国,只要听到西方句式,立马想到西方的阴谋。正如一幅漫画说的,树大有枯枝,人多有白痴,只是到了21世纪,还有这么奇葩的,不免也甚是好笑,因此只能不好意思的笑了。

一,普世价值

我们都知道,普世价值主要核心,自由平等博爱,包揉着人民的“无罪自由”没有犯罪,你该保有各种“消极自由不容侵犯”,和法律允许的积极自由。平等则是政治平等,各种法益上平等,和正义平等。博爱则是人的伦理与道德勇气,这些人类基本的权利和正义,道德被某些人反对,甚至说成是阴谋,这种阴暗的心理,大约连阳光也是西方人的阴谋。因此关于官员的阳光法案,迟迟不敢推动,却要老白姓裸奔,把财产申报得一清二楚,税,你是一点都逃不掉。举交通规费来说,走一趟路,缴的道路费用,怕是不会比油钱更少。

提起油钱,应该多数人心里有痛吧,但是仍有一些思维与正常人差距很大的人说,油税是富人的税。更有教授从各种各的精妙理论说,这些政府措施都是对的。果然教授学问大,又让我们屁民上了一课,谁较我们是正常人,普通人,没学问。

二,有权就任性

我们只知道,不只是车子要用油,你的交通运输也要用到油,因此,只要透过交通运输的,油的成本就会增加。而这种增加,相比其他老实反映油价的国家国家来说,你就是成本较高。这些对于企业,尤其是外贸公司来说,无形中的成本比较,你的国际竞争力又在哪里了?众所皆知的,中国这座国际代工厂,走的是什么路线?劳力密集而已,真正能赚到的,部过是品牌厂的零头小利。举富士康来说,苹果公司的利润是50%以上,富士康利润不到5%,这就是差距。任何成本变动,动富士康都是灾难,但苹果公司不会,这就是成本的承受力差距。如果考量人工成本,交通运输成本,林林总总,这些代工厂,会不会考量转移,或则裁减员工,怕是个未知数。一个国家的决策成员,或高阶知识分子,设使连这点都看不清,只为表象上的增加收入,但没考虑经济竞争,和白姓收入,那么经济发展,也只不过是表象的好听话而已。

那么这个到底有没有一个机制可以做为换算和评估?怕是没有吧,反正爱怎么作就怎么作,怎么搞就怎么搞,套句现在流行的话,“有权就任性”。

三,赚的给你,赔的我来付,恁爸付的“特许政策”

根据新京报元月9号报导,日前,交通运输部《关于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的意见》正式出台,收费公路体制等领域的改革将取得突破。

据了解,交通部将改革收费公路管理模式,对政府投资的收费公路实行收支两条线,通行费收支纳入政府预算管理;对采用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及社会资本全额投资建设的经营性高速公路,“实行特许经营”。

所谓收支两条线,是指具有收费和罚款没收职能的部门和单位,收取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基金、附加)和罚没收入,按规定委托指定代收银行代收代缴或由执收执罚单位直接收取并全额上缴国库或非税收入财政专户;部门和单位的人员经费、公用经费和办公所需的特殊经费等,由财政部门根据实际情况纳入财政预算统筹安排。

去年年底,交通部发布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公报显示,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为3652亿元,总支出为4313亿元,总体亏损661亿元。从2011年到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已连续亏损三年。——新京报

不过,我们很纳闷的是,元月12日就曝山东高速十年赚了一百三十七亿,净利高达50%以上,员工薪资平均每年13万元。山东高速早就赚得荷包满满。网易一篇漫画讽刺这些吸血鬼说,赚钱如嗑药,那能说停就停?而根据新华社报导,广深高速当初投资114亿元,截至2012年已累计收费超过410亿元,收入远远超过投资。文章直接指出,在几乎全是经营性公路的广东,巨额通行费的背后是经营企业惊人的利润。而这些利润都到哪边去了?相信高获利,高开销,高收入,这些利润都从所谓的“合法管道”消耗了,而赔钱的继续赔钱,反正最后买单的是谁,大家心底有数。现在采特许经营,赚钱的吃到饱,赔钱的国家买单,不知道这算不算依法治国的另一开篇新章。

四,良心犯——陆勇

陆勇

接受采访的陆勇

依法赔钱,依法个人财产裸奔,依法缴税,依法买过路费,这些都是穷人的宿命,据说这种宿命还会遗传,固有“负二代”之说。而有钱人却是有种种合法的避税管道,享不尽的权力寻租。制度为他们量身打照,规则为他们开一路绿灯,这种相互剥夺感,怕会随着贫富差距越加拉大,越来越激烈。

如果穷只是穷,倒无所谓,但如果还要“合法”剥夺你的生命,让你生命合法死去,这是可忍不可忍?

据报载,陆勇,现年47岁,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的企业老板,因为患有曼粒性白血病,在服用一种瑞士若华药厂生产的“格列卫”,但这种药每个月要发费2.35万元,一年下来,就药费用28.2万元。后来陆勇在偶然发现印度仿制药,一个月只需4000元,陆勇根据药盒上的联系方式,找到印度生产厂商,从印度直接进口药,每个月更只需要3000元。于是陆勇在qq群上推荐,由于药效良好,买的人多了,竟然降低到只剩下每个月200元。

从一个月2.35万到一个月只需200元,对于许多穷病的人来说,是一大福音。但因为陆勇的代购,却成了触犯法令,成了名符其实的“良心犯”。

Image

陆勇从印度代购回来的治疗白血病的药

实际上,从海外购药,根本不触及犯罪行为,代购,更不是犯罪,如果说陆勇有罪,那大概是断了某些人财路。因为陆勇的行为,根本不触及任何法律规范。更且,从这个个案中,没有受害者,只有从陆勇那而获得生命可以延续的利益者。陆勇也不是案中谋利者,所以严格的说,他不是贩卖者,只是个无偿的代购者。而且本案也没有受害者,如果说有,就是卖昂贵真货的进口厂商。且不说这种商品能在日本贩卖,以日本的法治,必然通过法令许可,所以该药也不能说是“伪药”。所谓“伪药”,就是没经过政府卫生部门通过,却在市面贩售牟利的药,叫做“伪药”。代购药品,和伪药根本扯不上边。

然而,为什么中国这么多慢粒性白血病患者,竟然没有贩售这种药效良好的印度药品呢?那么不能不说,这中间或有什么值得让人省思的地方。假设,陆勇因本案判刑,那么这些原先透过陆勇代购药品的,是不是要坐在家里等死?他们的生命,政府能赔偿得起吗?

结语:

国家的存在意义是什么?康德说,国家的存在是以人为目的,而不是政治工具和手段。那么国家的存在,除了保护人民,维持社会正义外,有什么能比照顾人民的生命案全更可贵的?当一个人生病时,可以吃200元就能延续生命,却被迫要吃2.35万元的药,这不是逼底层去死吗?不是逼底层去典妻卖女吗?把赚钱的道路,特许给财阀,把赔钱的留给人民去买单。当国际油价不断下滑时,中国企业国际竞争力反而被迫降低。而这些利益的吞蚀,让人摸不找边际。我们只能说,也许,这个国家还在摸石头过河,生命/正义/价值还处于哈哈镜中,看起来是那么喜感得让人不禁的掉泪。

最后套一句网上顺口溜作为文章总结尾: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像根草。

来源:天涯论坛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