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武:真诚敦促河北有关人员尽快自首


陈光武:真诚敦促河北有关人员尽快自首X

真诚敦促河北有关人员尽快自首

聂树斌一案在举国之力推动下,三波九折,终于离终点不远了。今天下午两点零七分,山东高院正式通知律师阅卷。
挂掉电话,原地木呆了许久,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这一天来的太迟了……

这一天来的太难了……

近十年来,一批批老中青学者、记者上上下下奔走呼吁,一拨拨死磕律师前赴后继接力救援,全国各地千千万万毫无干系的老百姓日日夜夜翘首相望、抱团围观…..

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想到这些,不禁老泪盈眶……

多年来,河北省高院办公大楼前前后后的森严壁垒、草木皆兵,聂家庄村里村外便衣特情的跟踪守候、围追堵截……还有飞机场、火车站、废墟旁、小旅馆……法律人不屈不挠的顽强坚守,志愿者无私无畏的携手并肩。正义同邪恶对决,热血和泪水交融。这一切都历历在目……

冤假错案纠错难,难以上青天。那些关乎某些领导前途命运的冤假错案纠错更是难上加难!哪怕你亡者归来,哪怕你真凶再现……

但是,乌云遮不住太阳,严寒挡不住春天。“杀尽天下的公鸡,天,照样明”!

终于,聂案等到了依法治国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等来了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院的指定复查,等来了山东高院的阅卷通知…..

一桩真凶再现的明显错判,一个并不复杂的刑事案件,为何非要举国参战,为何非要拖至十年?

随着聂案的冰山渐融,谜底也随之被逐渐揭开…..,

今年年初,有媒体报道,作为聂案的深度介入者、“知情人”马云龙,日前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曝出黑幕:他曾从河北政法系统内部获知,王书金案二审二次开庭前,河北有关方面曾举行模拟开庭,威逼利诱王书金翻供…..

此新闻读后,我不禁毛骨悚然:清明世界、朗朗乾坤,难道会有此事?半信半疑,似信非信,迷惑久久纠缠着我……

近日,从关押王书金的河北省邯郸市密县看守所传来消息:马云龙日前对媒体的爆料并非子虚乌有,而是确有此事……

真相开始显露。

2013年初,王书金被一帮自称河北省聂树斌专案工作组的人从看守所非法提出,押解到石家庄附近的一个警犬培训基地。“工作组打我,逼我否认(石家庄玉米地)强奸杀人”。 “当初回答警察讲的是真话,因河北工作组的人打了我,我忍受不了才说了假话”。王书金向山东高院法官声明:他在工作组面前讲的一切都作废!承认他是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凶手。

同时,河北省工作组为逼迫王书金翻供,不仅违法外提、刑讯逼供,而且威胁其不要听信律师的,律师都是为了出名,现在都不管你了。并引诱称:“你走(死)了之后还有老婆孩子,如配合我们,我们可以为你老婆孩子办低保”。更令人发指的是,工作组为了维持聂树斌强奸杀人的结论,还策划王书金奸尸情节。意为王书金到达案发现场时,受害人已经死亡,王书金只是奸污了尸体。企图捏造出王书金、聂树斌都奸淫过受害人的情节。以阻止聂树斌案昭雪。

这也许正是聂树斌案一拖十年的真正原因,这也许亦是公诉人庭审中为何成了王书金“辩护人”的根本所在!这或许更是最高法院为何破例把聂案指定山东高院复查的真实背景。

尽管有心理准备,我还是惊诧不已:怎样卑鄙的灵魂才能构思出如此歹毒的计谋;怎样扭曲的人格才能干出这样伤天害理的勾当!
人,一旦丧失了做人底线,比世界上任何畜生都野蛮;

公权力,一旦没有了囚笼,比地球上任何野兽都凶残!

这出丑陋闹剧的组织者、参与者,已涉嫌刑讯逼供、妨害作证、伪造证据、滥用职权等多项严重犯罪。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随着聂树斌案件的水落石出,错案追究,以及对滥用职权阻止错案及时纠正责任者的追究,必将随即展开,作为法律工作者,我真诚的奉劝相关人员能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及时向有关机关投案自首,或许能为自己后半生多留一片生存空间,能为自己的妻子儿女多留一点生活颜面。

诚望各位三思。

陈光武

陈光武:真诚敦促河北有关人员尽快自首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