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论社会变革运动中的良性持守

面对中国社会千年变局的艰困时局,如何才能建构起社会变革运动中的良性健康力量?这事实是个关乎中国启动文明转型快慢与成败的关键因素。从官府与民间都高举人权、民主、法治、文明的大旗来看,对于中国社会发展的目标事实并不存在多少争议,即目标的良性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社会争议不多的共识。但是,保证良性目标实现的良性力量却远远不足,当然对实现目标手段的良性也存在诸多争议,但手段的争议事实也源自良性力量建设的问题。社会良性变革运动不专属于哪个阶层与团体,是个全民族全社会共同的使命。诚如《零八宪章》所言“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近些年来,随着转型期社会运动渐次兴起,引发我重拾多年来一直在苦苦思考的一个问题,即在社会变革运动中如何持守良性原则。

首先,我们需要明白,反专制者不一定就是民主派。事实上,专制者也经常与专制者对打。从人类历史来看,反专制者有几方面情况:其一、专制者也会反专制。历代专制王朝的更替,无不是一批专制者对另一批专制者的反抗,而颠覆一个专制王朝,又建立另一个专制王朝,其专制是一致的,变的只是王朝的称谓与皇帝的个人。这种反抗是历史的重复,并不能带来社会的进步与质变,甚至有的还是社会的灾难与倒退。这种对专制的反抗者骨子里仍是专制,他们只是努力想将别人的专制变成自己的专制而已,但是,这种专制反抗者为了聚合力量赢得资源,达成对其他专制反叛之目的,也常常披戴上“民主”与“代表人民”的外衣,祭出华丽的说词,来欺骗世人,因此对此特别需要警惕,需要辨别清楚他们伪善的嘴脸;其二、只反专制体制内部某些贪官污吏而不反皇帝。世界历史上的专制社会中,存在过许多反抗,有的就是直接受到迫害而出现对具体人与事的反抗,而并不触及制度,也不触及皇帝,如《水浒》中梁山英雄最后就只反高俅不反皇帝;其三、以民主来反抗专制。顺应人类文明进步大潮,用现代民主来反抗落伍的专制,希冀结束专制制度来建立民主制度,这样的人才是历史进步的参与者与推动者。由于存在这么几种反抗专制的情况,那么在现实中就需要特别分辨清楚各种反抗专制者的本质,以期认清他们的进步与倒退,以便决定支持而或否定。

与反抗专制者类似,在反对侵权上也存在几种情况:其一,以人权的原则来反对一切侵犯人权的行径,这是即反对别人或公权侵犯人权,同时自己也坚守维护自己与他人的人权,这是真正的人权捍卫者;其二,反对别人或公权侵犯人权,但并不意味自己就遵守人权,甚至自己也在肆意践踏人权,这样他自己所反抗的是别人侵权,以争取自己来侵权。这种外表的反抗侵权者,本质上也是侵权者,只是努力将别人侵权夺来自己侵权罢了。这种反对别人侵权而争取自己侵权的行径,当然不是人权捍卫者,只是假借人权幌子而行侵权的伪道士。从中国民运与维权的历史来看,这种假借捍卫人权来实现争取自己特权的人并不稀见。

诚如这世界打击流氓者并不就肯定是正义之士,而可能是流氓和无赖,因为流氓与流氓为了私利也经常打架甚至争得你死我活。即使在民运与维权队伍中,反对专制者也不一定就真的认同民主,反对侵权者不一定就能捍卫人权。无论海外或国内,事实都存在一批假借民运的专制者,与假借维权的专权者。这种专制对专制,侵权对侵权,流氓对流氓的反抗,实质是恶性同质循环,无助于社会的良性进步。并且由于这些人的欺诈与伪善,常常更能获得国际国内的资源,进而他们在掌握资源后干着伤害民运与维权的事,成为阻止社会良性进步的障碍。这是需要认真分辨与高度警惕的。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会面临一个困境,那就是我们事实上无权也无法禁止流氓与流氓的对打,无权禁止专制者对专制者的反对,无权禁止一个侵权者对另一个侵权者的叫板,因为反抗专制、侵权与流氓是天赋人权,任何人都无权剥夺。再者,由于民运与维权的民间自发性、广泛性与松散性,很难形成具有约束性的规则与纪律,无法达成自身队伍的整顿,无法实现自我的净化。在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的现实面前,在无良币驱逐劣币机制下,在不能形成优胜劣汰的规则时,就随时可能演化成劣鸟霸林,劣币驱逐良币,劣胜优汰的机制,使社会改良运动沦陷入恶性同态复仇式循环中。这种恶性参与社会变革的力量,常常比现实中反动顽固的阻碍社会进步的制度与集团,对社会进步有更大的危害。中国社会长期以来的社会改良运动难有积累与成效,其中参与改良运动力量的优劣参差、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也是其中重要因素。

所谓社会改良运动,首要的是良性主导,即保持其良质,包括目标与手段的良善性。如果没有一个美好而良性的符合历史发展规律与人类正义原则的目标追求,就会沦陷于同质与同态的复仇泥潭,而如果不能保证主导这种正义目标追求的力量的良性,也就没有实现目标的依托。所以,一切社会改良运动需要良性目标指引,良性力量主导,良性手段推进。

面对中国社会千年变局的艰困时局,如何才能建构起社会变革运动中的良性健康力量?这事实是个关乎中国启动文明转型快慢与成败的关键因素。从官府与民间都高举人权、民主、法治、文明的大旗来看,对于中国社会发展的目标事实并不存在多少争议,即目标的良性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社会争议不多的共识。但是,保证良性目标实现的良性力量却远远不足,当然对实现目标手段的良性也存在诸多争议,但手段的争议事实也源自良性力量建设的问题。

从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历史来看,任何社会改良变革运动,无不集结起当时社会最优良健康的进步力量,注入一个时代高贵的价值品德,奉献出一代人中最优秀的精英。中国过往几十年的社会改良变革努力,不乏这种良性健康力量与高贵品德,也的确奉献出了一个时代的精英,但是,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这种健康力量相对推动中国社会变革的需要还远远不足,期间还参杂着莠草劣币,严重损耗着中国良性健康力量的成长,阻碍着社会变革运动的进程。

借鉴世界各国社会变革运动的历史经验,可以看到在结成社会变革运动良性健康力量时,需要注意许多问题,在此无法一一列举,我只重点强调三个方面:

其一、社会良性变革运动不专属于哪个阶层与团体,是个全民族全社会共同的使命。所以,诚如《零八宪章》所言“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也就是说,不管体制内外,不论官府民间,皆可投身于中国良性变革运动中,都有良性健康力量存在。也即是说,官府有良性健康的精英,民间也有卑劣肮脏的败类,要促进中国社会良性变革,应该使民间与官府中良性健康力量结合,而不是以民间与官府不同身份来划线。

其二、民间由于自发、松散性特点,参与社会改良运动人士更需要自觉自醒,时时铭记自救与自净。社会改良运动在严酷的专制环境下,无法达成民间改良力量的组织性,也就无法形成约束性规则与纪律,这样要保证参与改良运动力量的纯洁性,就只能靠参与者的自觉。所以,参与社会改良运动者是一项高贵的人生理想,就需要时时警醒自己保持洁净的品德,加强自我修养。同时,要真切认识民间改良力量中良莠并存的状况,自觉疏离、驱散那些莠草劣质,辨清那些反专制的专制者,反侵权的侵权者,打流氓的流氓者,自觉凝结成长良性健康力量,努力使民间良性健康力量得到自净、自爱、自尊下的持续积累增长。切忌那种隐恶护短,自以为民间就是共同体,不愿不敢面对邪恶,需知不除恶无以扬善,无法保证良性变革运动的良质,到时就失去了社会变革的向善根本。

其三、道德与法治是人类共同的底线,民间改良力量也应当遵守践行。切忌以为反抗专制就可以抛开法治与道德,这是典型的流氓思维。民间参与社会改良的健康运动力量,应该自觉懂得依据法制与道德来维护自身的纯洁,来保护自身的权利,并充分利用法纪与道德来推进社会的进步。对于那些打着反抗旗号而无视法制道德者,需要保持高度警惕。因为这些没有道德与法制底线者,在什么时候与什么场合都会是污染社会健康的垃圾,是阻碍社会进步的障碍。社会变革运动千万不能成为收容社会垃圾的场所,而应该更加坚定持守道德法制的良性底线。

在中国社会千年变局到来之际,本人殷切期待中国良性健康力量的快速聚合、成长,期待中国社会改良运动保持良性本质。

来源: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