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重:我对财政部的愤怒  

全国人大代表,来北京开大会,最重要的职责或者使命是什么?当然不是拍巴掌,举手,歌颂。严格说,也不是听政府和“两高”的报告,而是审查批准预算。这是天大的事。因为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但是政府本身不创造财富,它服务前,先要收税,用人民自己的钱来为人民服务。税是全国人交的,取之于民,应该用之于民。怎么用?通过预算。预算一旦通过,就是法律文件。如果不合理的预算,也通过,那就不要再抱怨税费高,三公多,没钱养老之类。因为你们的代表,代表你们投票通过了。所以,代表们要有责任感,要仔细,盯紧了,不能让人给蒙了。遗憾的是,代表们年年被财政部长蒙(也许有一些代表是自愿被蒙的)。 

第一,不让人看的预算 这么重要的预算,应该人手一份才对。国家还在乎这俩钱?对不起,没那么多份,每个代表团一份。而且看后,就要收回。我以小人之心揣测,根本没几个代表会看完厚厚的预算。 往年,还不允许复印。今年上海的蒋洪代表说,他求会务组,自己复印。经过上级批准,他复印了一份,乐坏了。这种负责的代表,也许就这一个吧。代表的事情很多,看预算的时间有限,如果不提前发给大家,而是匆匆忙忙地让代表表态,就是笑话。 

第二,残缺的预算 预算不是秘密,预算的最大特点是,必须完整,以免政府作弊,夹带私货。可是残缺的预算,正好是中国预算的最大特点。 比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万亿,支出17万亿,财政部长在预算报告中列出的,我算了一下,不过2、3万亿。这怎么能行呢?剩下的钱,怎么花的?预算本来就是个收支计划表,财政部长应把收支明细表列出来,给大家念一下,有什么麻烦吗?你对全国人民的代表,还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吗?! 再比如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按照2015年的预算,收入才2400多亿元。要知道,去年国企的(税后)利润有三万多亿呢。收上来这么一点,剩下的,都留给企业了。怪不得国企央企日子那么好过,大学毕业生趋之若鹜。道理是,国企的(税后)利润应该悉数上交,需要钱,人大再批。国企,执行的本来就是全国人的,每一分利润都是,它们不是企业,应该执行财政的职能。 

第三,只讲成绩不说问题 每年的预算报告,都说,民生支出又增加了多少?问题是,财政预算本来就是为民生的,你不要说民生支出多少,你应该告诉大家,非民生花了多少。即使民生用了70%,剩下的那30%跑到哪里去了?国防,好,都买了什么?文工团用了多少?在新闻发布会上,楼继伟部长,愤怒地骂道:说三公经费3000亿,是胡扯。他说中央一级三公,只有47亿。那么,请部长告诉我们,三公是什么,会计科目是什么,即使是47亿,敢不敢详细公布?三公3000亿,是胡扯,10000亿才对。你想想,每年买车多少,出国的人有多少,你每天吃吃喝喝,有多少。不过是隐藏在不同的会计科目中罢了。我早说过,不管谁,吃饭必须自己掏钱,吃饭不能报销,除了国宴。

为什么中国的公务员和国企还可以报销吃饭的钱?大吃大喝不行,小吃小喝,就行?油价一降,你就涨消费税,理由何在?财政部经常晚批复,推迟下拨经费,财政部文教司司长就说,几千亿元的经费被剩下了。这些,楼部长为什么不检讨?这样糊弄代表,糊弄全国人民,是有罪的。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