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王清营的非人处境仍无改观

今天下午4.30—5.30,春节后第一次会见王清营。

春节前我两次会见王清营,两次发文披露王清营遭受的虐待和非人处境,节后询问,王清营的状况、处境并无明显改观:

1、仍然被迫睡水泥地,腰椎疼痛继续加剧。

2、仍然被迫一人负责清洗监仓厕所。

3、仍然被迫夜间站立不动值班1.5—3小时,致生物钟紊乱。

4、进出监仓逗留时,须屈辱蹲地,否则可能遭致酷刑体罚。

5、平时仍须坐在地上不得随意动弹、说话,只有几个牢头可自由说话、走动。

改善的情况有二:

1、新管教(姓吴)态度较好,尚无打骂情形。

2、获准送两本英文书籍(一本《圣经》,一本英语词典)。

会见结束时,我与吴管教进行了简短交涉,要求其继续改善王清营的处境,随后再次要求会见所方领导(在等待会见的漫长过程中,我曾要求会见所领导,获取上次投诉的答复,大概我太不讨人喜欢,经下属电话请示后,所有领导都外出开会了),再次遭到婉拒。

每次到第一看守所会见,都要排队等候1—2小时才能会见,盖因律师会见室太少(只有8间),公检法讯问室却足够多,从未见排队情形。公权非常傲慢任性,职业歧视已成习性,忍看律师苦等久侯,讯问室闲置也不能为律师所用,每念及此都难抑心头怒气。

今日唯有一件令我开心之事:一值班警察悄悄告诉我说很多所方员警很敬佩我,认为作律师就该像我这样。这位警察的话绝非仅仅满足了一下我的虚荣心,而是让我少有地感受到一些警察的善意,感受到人性善的力量和温暖——即使身处如此邪恶的体制之中。

人性本来大同,恶的制度侵蚀了人性之善,放大了人性之恶,但是再邪恶的制度也不能完全磨灭人性的光辉,这也是邪恶制度难以久长、社会能得以改良的深层原因。

隋牧青

2015.3.9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