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海鹏:报告称600万尘肺病人仅18.75%拿到赔偿

内容摘要:大爱清尘基金发布《报告》称,全国600万尘肺病人,通过司法维权,最终拿到赔偿的只有18.75%。据统计,全国农民工参加工伤社会保险的人数仅占总数的24%。也就是全国近八成的农民工是无法享受工伤保险制度保障。

103612855

得了这个病,每个小时就会有1.5个青壮年农民被活活憋死。保守估计,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患这个病的农民至少600万人。这相当于青海省总人数,相当于香港地区总人数。这就是尘肺病。

3月2日,2015年全国两会召开在即,在大爱清尘基金举办的尘肺病问题公共政策研讨会上,大爱清尘创始人王克勤透露了上述数字,并称中国的尘肺病农民问题已成本世纪最严峻的中国问题。

何为尘肺病?因长期吸入大量细微粉尘而引起的以肺组织纤维化为主的脏器致残性疾病。患病后肺组织硬化、石化,导致呼吸极为困难,行动艰难,丧失劳力,大部分人最后被活活憋死。

根据国家卫计委连续五六年来公布的数据显示,尘肺病已成中国职业病最严重的病种。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数量极其巨大。在所有职业病中,尘肺病占90%;在尘肺病中,农民占90%。王克勤说,经过数年来研究分析,保守估计中国尘肺病农民至少有600万人。

二是,处境极其凄惨。首先,死亡率高达22.04%。其次,痛苦程度极高,由于肺组织高度纤维化,呼吸变得极为困难。再次,死者均为中青年人。然后,尘肺病农民基本都丧失劳力、贫病交加、缺医少药,处境极其悲苦凄惨。尘肺“寡妇村”、尘肺孤儿大量出现,已成巨大的社会问题。更严重的是,每年还新增尘肺病农民2万多人。

为了使肺部舒适一些,他们在生命最后阶段几乎都是跪着呼吸。这是一群“跪着走向死亡”的中国最底层的农民。

王克勤说,许多尘肺病农民难逃“愈贫困愈尘肺,愈尘肺愈贫困”的魔咒,因贫困去打工,因打工而尘肺,因尘肺而失业,因尘肺而四处求医,债台高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三是,救助极其尴尬。王克勤说,一方面,尘肺病本属工伤,完全是企业责任,但在其过去数年的探访中从没见过一个中国涉尘企业主动承担工作伤害责任。因此,“让企业承担工伤赔偿”几乎是一句空话。

另一方面,罹患尘肺病的农民,在城市和工矿得了病却只能回到村庄,尴尬的是尘肺病属于职业病,并未纳入新农合报销范畴。

王克勤说,在医疗及生活救助上,他们处在城乡两不管的边缘境地。

从2011年开始,大爱清尘基金会对尘肺病进行全面系统调研。在《中国尘肺病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报告(2014)》(下称《报告》)中显示,患有尘肺病的绝大部分人是中年偏高男性,文化水平很低,外出打工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

《报告》认为,全国600万尘肺病人,通过司法维权,最终拿到赔偿的只有18.75%。据统计,全国农民工参加工伤社会保险的人数仅占总数的24%。也就是全国近八成的农民工是无法享受工伤保险制度保障。

在研讨会上,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政策研究所教授李楯表示,在现行体制下,一方面,要深化体制改革,另一方面,制定法律就要落实法律。更重要的是要在源头上进行治理,解决社会保障制度和国家职场安全的责任。

对于政府来说,职场安全是一个该管的事。他建议,不签合同、不交保险等职场环境出现问题,就吊销执照。“这点不应该手软,不是什么罚款。”“政府管企业就管住这些事情。”至于政府官员,应该明确规定,“官员不作为应降级减工资,不要撤职。”

另外,于2011年7月1日生效的《社会保险法》提出“工伤先行支付”制度,在全国范围内仍未得到普遍落实。为推动落实,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教授孙树菡建议,国务院加大对各级政府依法行政的监督力度,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要进一步加强执法检查,推动各地加快工伤保险基金省级统筹、加大对社保工作人员的培训力度等。

2月11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部署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工作。会议确定,要提高救助水平,对重点救助对象加大救助力度,对因病致贫家庭重病患者在起付线以上的自付费用给予救助。

 来源:一财网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