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寄526封信给人大女代表,呼吁废除收容教育

3月3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开幕当天,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作家张抗抗确认她将在此次“两会”上提交关于废除收容教育的建议,多位全国人大代表也表示他们将关注这一议题。

这是一名年轻的公益人在春节前后“疯狂”联系的结果,526封呼吁信的反馈正在陆续发来。

12

25岁的李芙蕊是北京一家公益性网站——女声网的编辑,日常工作是整理发布与妇女权利相关的资讯。2014年7月底,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的她,曾发起校友联署致信母校校长,就当时轰动的厦大博导性骚扰案要求设立校园反性性骚扰机制,当时有多家国内外媒体报道。“两会”之际,她希望以一己之力将收容教育这个议题推荐给女代表和女委员。

收容教育制度存废争议不断

收容教育是一项专门针对“卖淫嫖娼人员”的行政强制制度,无须经过审判,这些人可能被剥夺人身自由半年到两年。据2014年8月公安部的一份信息公开申请回复,全国目前共有收容教育所116个。被收容人数不详,其中大多数应该是女性。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曾指出,收容教育只有国务院《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作为行政法规依据,违背《立法法》第八条“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的明确规定,也违背了宪法不得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规定。与已被废除的收容遣送和劳动教养一样,收容教育制度是违法和违宪的。

2013年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废除劳教,收容教育继而受到更多法律与公众审视在整个2014年中争论与倡议不断。2014年2月,广州市政协副主席、市中级法院副院长余明永向广州市“两会”提案停用;3月,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向全国“两会”提案废除;5月4日,张千帆等109名学者、律师及各界人士联署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废除。2014年10月23日,以广东省公安厅为被告的“全国收容教育问责第一案”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法院宣判原告败诉,支持广东省公安厅对收容教育信息保密。但是,另一方面,在此前的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中,公安部门已经透露出了这样的信息:“国家相关部门”正在就收容教育制度的“存废或修订”做“调研论证”。

“我是从2013年起才逐渐弄清楚收容教育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解得多了,我发现这项制度很残忍:被收容的妇女要超负荷劳动、被苛收钱财,原本已经备受歧视还要承担更沉重的经济和心理负担……有些数据和案例读起来触目惊心。必须有一个明确的决定,来终止这项不人道的制度。”李芙蕊说。

专门呼吁女代表关注

2月9日开始,李芙蕊用3天的时间,查询核对全国女人大代表的信息和地址,打印超过6千页资料,封装了526封信,摞起来的信封有半人多高。

Image6

526封信的邮寄凭据

在信中,她提出三点呼吁:第一,废止有关收容教育的决定和行政法规;第二,停止接收性工作者和其顾客进入收容教育所;第三,关闭全国现有全部收容教育所,现有被收容教育者的剩余收容期不再执行。

本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女性只占23.4%,全国政协委员中的比例更低,“两会”上女性参政议政的声音还不强。为什么专门向女代表呼吁?李芙蕊说:“弱势的女性性工作者是收容教育的主要受害者。只寄信给女代表,是想突出收容教育是重要的女性权利,女性要关注女性的权利。”

今年的“两会”离春节很近,李芙蕊说,一开始很担心这个时候寄信效果会打折扣,“给这么多素昧平生的代表寄信,其实像大海捞针。但是只要有一位给我回复了,就是值得的。”

联合国妇女人权委员会建议废除

假期结束后,从2月26日到3月2日,李芙蕊陆续接到6位女代表的电话表示将关注此议题,她们多表示,此前对收容教育制度的程序和操作并不了解,也不知道本地收容教育所的情况。其中一位还问她,是否她自己是受害人才要呼吁。这些代表中已经有人表示将向全国人大提交相关建议。在政协方面,无党派人士界委员、全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表示将提议。李芙蕊还在等待更多女代表跟她联系,“越多人愿意关心,我们的声音就传播得越广。”

“关于收容教育,知道它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有了共识:它不合法不合理,应该和劳教一样被取消的。但制度还没有发生变化,我们一定不能停止关注,要继续趁热打铁,直到它真正被废除的那一天。”李芙蕊说。

2014年11月,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公约歧视委员会在提给中国的结论性意见中,要求中国考虑废除“将对妇女的任意拘禁合法化”的收容教育。“废除劳教让人看到国家的进步,收容教育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再继续执行下去,我希望全国人大能看到这点,下决心改革。”李芙蕊说。

转自:女权之声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