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明:我们不怕牺牲,但我们不能白牺牲!

节前,我跟段律,辉海,飞洋,孟晗,国威小聚一次。应承了段律给我们几位布置的作业,原本打算迟些日子再深思后动笔。无奈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不,就碰上了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李玉赋的《暸望》专访。我没空细读,偷个懒,用段毅律师的点评做开场白。

段律点评【 李的演说并无新意,我看了一遍,官样文章。对劳动关系的核心构造及运动形式基本不了解,对集体谈判只字未提,连中央的新发的“协商民主”都绕开了,起草文稿的“杆子”其理论知识平庸,其宣示无法进入操作层面。估计各级政府官员对此也会什么什么鼻。】

“春江水暧Y先知”。丫先知什么?一一2014中国现代工运登了上历史舞台,集体谈判硕果累累。从东莞裕元罢工到沃尔玛连琐,从广州大学城环卫工罢工到长沙环卫工罢工的胜利,从番禺新生鞋厂的抗争到利得鞋厂的成功,从深圳庆盛制衣厂到广州花都西铁城等等,劳工们的权利意识的普遍觉醒,为尊严为权利的日益抗争,怎能不使不做为的”全总”感到恐慌,预判,并对策防范呢?。看李玉赋的《瞭望》访谈,从宏观战略角度上说,对己觉悟的劳工大众,对为劳工服务的机构己经没有丝毫阻挡力了。官样文章,只是为保帽交差而已。

然而,社会和平转型即在,利益集团也决不会拱手让出他们的既得的利益。一定会疯狂无底线的反扑,李玉赋《瞭望》访谈”敌人建非法组织抢工人”就是佐证。把工人领袖代表及为劳工服务的劳动机构定性为敌人(受境外敌对势力支持),再次把坦克开向大街也定是”理直气壮”。为此,在客观的战术上我们要有所警示,绝对不可掉以轻心。为了国家民族和劳工大众的利益,我们可以承受短暂的失败,但决不承受毁灭。因为要毁灭的必须是这不公的制度!

为此,这就要求我们要用更高的智慧和胆识,去面对更复杂的形势变化。携手各界正义之士,研判决策未来抗争方法,和平理性。让他们的斧头镰刀砍在沙滩上!

我们不怕牺牲,但我们不能白牺牲!

刘少明2015.2.28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