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限制中国官员的性特权?

政治与人类的存在相伴始终。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虽然各族各国间或出现过女人主政的时期,基本上是男权统治的历史。儒家圣人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又说:“食色,性也”。

Image

作为男人身体上的重要器官,腿间物具有两种功能:一是保障种类的繁衍,一是供给个体愉悦享受。作为人体一个部件的腿间物,天然地随着个体之人的政治角色获得相应的政治享受,如前近代社会的纳妾制度中,纳妾的数量多寡是与社会地位成正比的。

同时,荷尔蒙分泌造成的推动力,又使性事反过来成为支配不同政治角色下个体之人的最根本性的力量之一。不同政治角色的性事与政治活动的密不可分,在以“人治”为特征的社会制度下尤为明显——大人物的性事足以影响国家的命运。

性享受:冒险家与革命者的发难动力

中外历史上的每一次大的社会事件的发难者,差不多都打出诸如“为民请命”、“救民水火,解民倒悬”之类的旗号,并由此而获得民众的相应和支持;但在实际而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丰收前景,永远是潜在的具有不可抗拒力的莫大诱惑。

所以,对每一个冒险家,发难的动机恐怕远非如口号那么简单,其个人野心掩盖下的感官享受,总是其铤而走险的最大驱动力,而对于性事享受的追求,则是尤其突出的感官享受之一。在冒险一旦得手,整个国家就成为个人可以任意享用的私家财产的巨大诱惑下,对性享受的追求就分外具有刺激性。

在生物学意义上,古人今人其实没有区别;性事属于人的生物学特征,意识形态这种社会现象根本无法改变其运行规则,无法从根本上隔断性享受与政治的关系。这是古今不变的规律。

孙中山是近代中国了不起的政治人物,也是敢于正视人性的率性之人。据孙中山的日本密友回忆,他曾向孙提出“您最喜欢的是什么”的问题,孙中山回答,一是革命,二是女人,三是书籍。

实际上,孙中山身边的确是美色不断,一生享尽艳福。如果不是顽固坚持儒家传统的“为尊者讳”的丑顽训诫,那么我们就应该敬佩孙中山的坦荡;将革命、女人与书籍并列为爱好,置为追求的目标,而不是以高调相标榜,故作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圣姿态,高谈“道义理想”。

腿间物与政治:从“生殖器串连”到“宪制防范”

在传统中国政治中,性享受体现政治特权。皇帝在性事上享有的特权最大、最多,而且被视为天经地义、理故宜然。故皇帝的性事最多,也最为人羡慕。三宫六院,美人成群,无不关乎性享受。汉朝的宫廷女子穿开裆裤,为的是省却皇帝临幸的麻烦。

明朝末年做过皇帝梦但未能如愿的张献忠,不仅杀人嗜好超迈前人,就是在性事上也花样翻新,他的一个发明是让姬妾不穿下衣在室内晃荡。可以说,在性事上,被某些现代人物称作“农民领袖”的张献忠,一点也不逊色于历代帝王,毋宁说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性事高手。

自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后,国家政权中枢控制权大致以三种形式传承:一是家天下以家族血缘关系实行垄断性传承;二是享有共同特殊利益的政治组织实行垄断性传承,三是拥有公民权的全体国民参与国家管理,国家权力(包括最重要的中枢权力)对全体国民开放。

这三种政权控制形式大致对应于宗法皇权专制制度,集团专制制度即一党专政,及公民(民主)政治。

前现代社会的权力传承,尤其是中枢权力的传承,即皇权或王权的传承,基本上是以皇帝(或国王)的腿间物为中心向外扩展:长皇子之所以具有优先继承权,乃是因为他无论在空间还是时间上,距皇帝(或国王)的腿间物最近;而外戚及其家族之所以有机会参政,则是因为他们通过自己家族的女人接近了皇帝(或国王)的腿间物。

一党专政是前现代社会向近代社会公民社会的过度形式。党派的形成,最初基本上是取决政治利益,但党派利益的维护需要党派集团的稳固,而党派利益的稳固最有效的手段无疑是姻缘结合,所以一党专政即党国体制下,政治运作的必然结果,是以性事将整个集团串通起来,以保持权力在本集团内传承,最终导致政治集团的特权化与封闭化。

这一特点尤以政治集团的上层各家族为最突出,也最为明显。李敖研究国民党组织的特点,最终得出的结论是:

“国民党根本不是政治学上的一个政党,反倒是民族学上、人类学上的一个典型内婚制的大家族,一个靠生殖器串连出来的有刀有枪有镇暴车的大家族。正因为是由生殖器串连起来的一家人,所以,我们可以随处看到他们瓜蔓出来的血亲和姻亲……这样子串连来串连去的今古奇观,便是国民党‘吾屌一以贯之’的床上功夫,而直接影响了历史、改写了历史。”(李敖:《论国民党的“生殖器串联”》,见《中国性研究》,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5年,第74页)

现代公民社会的权力(包括中枢权力)向全体公民开放,任何人不能垄断权力,以性事为手段来达到权力垄断,自然也就失去了用武之地。近代以来,君王的神圣性逐渐被剥去,其“人”的欲望得到充分认识,人欲造成的恶性成为宪政制度加以防范的重要内容。

克林顿获得罗兹奖学金在英国牛津大学深造时,曾经对最要好的一位女友说:“政治赋予了政客们太多的权力,因此,在美女面前,政客总是情不自禁地心生邪念,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但愿我将来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这话听起来仿佛出自一位圣人之口。可是一旦他成为总统,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腿间物,终于闹出与女实习生的性事来。

限制性特权:公民社会由此起步

在世界各国,中国大概是最重视思想品德教育的国度,在这方面罕有其他国家可与其匹。官方意识形态宣称中国的当权者是“拒腐蚀永不沾”的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一位对中国官场腐败了如指掌的中纪委高官曾经指出:95%以上被查处大案都有女人问题。由此可以看出性事在当今官场腐败中所占的比例,但不能因此说,中国官员的腿间物比西方民主国家官员的腿间物更爱骚动,实际上,天下的官员都是同样的德性。

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是公认的“色棍”,其腿间物的爱骚动,恐怕不在任何一位中国官员之下,但意大利宪政制度之下,这位“老贝”同样兴不起多大风浪,不可能因保养二奶而数以千万计地挥霍国家纳税人的血汗钱,相反,被民众揍得满脸血污的“高级待遇”倒是着实享受过。

由于时下中国的宪政制度尚未建立,对权力的严格约束尚未高效运行,老百姓莫可奈何的中国官场的封闭性,特别有利于官员腿间物的骚动。“包奶”、“开房”之风的盛行,以及不断流出的诸如“香艳日记”之类官场春宫文字所证实的官场之上“腿间物横行、淫浪声腾飞”的不堪景象,从根本上说,乃是政治制度的“优越性”所使然。

这个最具“中国特色”的局面的形成,自然是以中国传统观念为其心理基础的。在“做官发财”传统理念中,性享受是官员成功人生的标志之一。所以人们看到的中国传统社会,即使是所谓“清官”,几乎也脱不掉三妻五妾的生活,至于性贪官员,妻妾成群更是司空见惯的场景。

在当今中国,多妻制的合法性早已被废止,但“做官发财享幸福”的传统理念并没有消失。于是,官场上的一桩桩非法、龌龊的性事就以暗流的形式涌动起来,成了官员乐此不疲的“风流韵事”,以致走向变态。

据相关媒体报道,原最高法院副院长、“性贪”高官黄XX“对未成年少女特别有兴(性)趣”;河南镇平县原政协副主席涉嫌强奸数十名未成年少女;贵州省习水县政府官员、司法干部、县人大代表等五名公职人员涉嫌奸宿四名未成年少女;湖北公安法院陪审员王XX在其居住地奸污正在玩耍的四岁幼女;福建省安溪县政府官员奸宿金火中学和华侨职校八名幼女;浙江临海市气象局副局长池XX奸宿未满十四周岁的初一女生。

中国银行固始县支行行长闵某在酒店饮酒时,对三名女服务生“抱住乱摸一气”,遭拒绝后恼羞成怒,将一名女子按倒在地,狠抓该女子胸部和下身,并揪住女子头发多次以其头撞地。暴行发生之时,固始县副县长张某一直在场,不仅没有制止,反而在该女子跪请张副县长为其主持公道时冷漠地在她耳边说,“姑娘,别闹了,闵行长是有背景的”,说完扬长而去。

这位张副县长的话可是一句大实话:在中国这片“权力崇拜”盛行的土地上,“有背景”的人就可以享受特权,有特权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将性事强加于民众身上,这似乎就像西方逻辑学中所说的“不证自明”的公理。这些官场性事恶行是碰巧为我们所注意到的少数典例,更多的官场性事恶行则完全不为人所知。

从前的官员要人们称之为“老爷”,现在的官员自称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老爷”与“公仆”确实是不一样的字眼,但在生物意义上,头顶这些字眼的人其实没有本质的不同,故腿间物的活动也不会有所不同。

作为中国社会绵延数千年的一种社会现象,官场性事肆虐的背后贯穿着一个根深蒂固、一以贯之的传统理念:“大丈夫当如此也”!皇帝奸淫民女称作“临幸”,现在官员将性事强加于民女时戴上避孕套可以不算强奸,据说这还是权力机关的解释。

而为官场之上“当如此”正义性与正当性辩护的,是两千余年来浸入我族血液的“权力神圣”观念,用不久前一位官员下意识吼出来几句话来表达,就是:“领导就得骑马坐轿,老百姓想要公平?臭不要脸!”这样直白的语言无需再做解释。以公民社会的眼光看来,这样的怪事怪言,可以成为创作《新天方夜谭》的素材,但确实是目下中国的小百姓不得不面对的极恐怖的现实。

公民社会的实现,需要全体国民对公民政治有深刻而全面的知识,而公民社会的基本知识之一,就是官员不能享有特权,包括性享受的特权。如果有一天我们看到权力得到切实的法律约束,不再对民众制造恐怖;人民可以享受到实实在在的免于恐怖的自由,那么也许可以说,我们的社会距公民社会已经不远了。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