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向母亲讨还母亲”想到的


春节临近,遥想一位正被“母亲”压在五指山下的受难的母亲,心头不禁阵阵隐痛,遂有此文。

本文创作灵感,来自一首长诗《我向“母亲”讨还母亲》——

《我向母亲讨还母亲》

——谨以此诗献给见不到母亲的母亲节

妈,妈,妈妈…..

你在哪里?

你又失踪了,

几天了都没有消息,

家里一遍狼迹。

从小,我与母亲相信为命,

母亲,快言快语,没多少文化,也不精明,

再普通不过的中国女人,

除了善良,还比其她母亲多了几分正义。

青年时期的母亲勤劳美丽,

充满了幸福与安谧,

相夫教子,持家敬业,

唠唠叨叨的讲着单位与我的故事,

就是她的一切;

中年的母亲,

家庭破裂,

夫妻分别,

突来的下岗霜上加雪,

与二千多人的下岗工人一样

没有保障。

那段日子的母亲

沉默着,烦躁着,愤怒着,

时时叹息;

不久,我发现家里的事逐渐乱了,

多少天也不见收拾;

妈妈与陌生人的争吵,

也时时把我从梦中惊醒。

直到有一天,妈妈被拘留了,

我才知道,

母亲已经代表二千多的下岗工人,

踏上维/权的征程;

安宁的日子打破得很彻底。

嘭嘭嘭,半夜惊魂,

我惊恐地缩在床的角落里,

睁着眼睛,

看他们把母亲推搡着走进黑夜,

母亲回头对我喊:别怕,挺过去就好了!

从新余到北京,

长征,

途中不只是恐惧和艰辛,

母亲们,终于争得了部分权益。

维/权的日子,

母亲似懂了很多,

没有权力的代表便没有权利。

重获的安宁并没有长久,

更大磨难才刚刚开始。

一件皇帝的新衣被母亲揭开,

一个美丽的童话

让这个没有多少文化也没多少智慧的女人来书写,

透着一个国家的巨大的无奈与悲哀;

人大代表

独/立/候/选/人登上共和国的历史舞台,

母亲的宣言与噩梦同行;

母亲与志士意志坚韧,不信邪门,

面对法力无边,无处不在的恐/怖

依然天真。

恐/吓,骚/扰,失/踪,毒/打……

莫明其妙的关/押,

每当鼻青脸肿的母亲回来,

我大喊大叫:放弃吧,妈妈,我害怕!

妈妈捂住伤痕,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把我搂在怀里,

抚着我的头发:别怕,挺过去就不怕了,

将来你也要做母亲,

为了千千万万的母亲不再害怕,

我们要做些牺牲;

不知多少次惊/恐,

不知多少回颤栗,

我不再害怕;

我开始阻止母亲,只要我在家,

不准她外出,不准她的朋友来家里,

买宠物命令她养着,

我知道她们没错,

但我不想失去母亲。

无可奈何的母亲,

每次象做贼一样出出进进,

偶尔被我碰见,

怔住,

象个做了错事的女生。

母亲常对我说:

不做奴隶,要做公/民,

不要活得象猪狗,

要活得象个人;

我在学校得知消息,

母亲又失踪了,

好些天不见踪影,

我到处寻找,

我到处呼喊:妈妈,你在哪里?

你刚做手术,身体还是那样的虚弱,

怎经得起如此折腾?

有传说,她要判刑,

我终于出离了愤怒,

我第一次站在母亲的立场上,

对着天对着地对着无耻大声吼叫:母亲无罪!

我默默发誓:

如果母亲被判刑,

我将接过她的棒,继续她参选的路

前进!

从小,母亲告诉我

孩子,爱祖国,

祖国也是你的母亲!

我把祖国当母亲,

如今,母亲却成了祖国的犯人,

不知囚禁在哪里?

我对着祖国呼喊:

祖国啊,母亲,

请还给我母亲!

本诗,是“母亲”——刘/萍女儿廖敏月在母亲节所作。可能不少人读过。她的文字略显粗糙,她的词藻、韵律并不华美,然而,却让太多七尺男儿潸然泪下……

刘/萍的名字很响亮,她被“母亲”压在五指山下受难之哀,也广为人知。然而,她太多感人事迹;她的侠义风骨;她坚忍不拔、百折不挠的精神,知道者却不多。而她从打官司的“秋菊”到著名民/权战士的嬗变,知道者就更寥寥无几。

她,曾是一位代表2000多位“退养”工人打官司的“秋菊”:2008年,江西新余市一家拥有数万人的上市公司——新余钢铁股份有限公司2000多名工人被“退养”了,每人每月的“退养金”只有400多元。刘/萍,就是其中一员。

21世纪的中国,每月400多元“退养金”是什么概念可想而知——尤其是对不少五十左右、再就业难度巨大的工人而言。然而,在工/会成为资方工具,国人普遍缺乏权利意识、对权力普遍心存恐/惧、在不公和权利受损面前往往“认命”的条件下,既不“精明”,“也没什么文化”的刘/萍却不听亲友“枪打出头鸟”的警告,为自己,为2000多名“退养”工人打起一场极为艰难的维权官司——与资方交涉,上法院,到省城,进京……其间,曾多次遭殴打、关押、遭受种种人身污辱。然而,她毫不退缩,反复奔走在资方、法院、省城、北京之间。最后,资方被迫作出妥协,将“退养金”提高到600-800元之间。

正是这场艰难的,历尽无数曲折的维权官司,使刘/萍的公民意识和法律知识得到巨大提高。

也正是这场艰难的、倍受屈辱的维权官司,使刘/萍深深认识到:“没有权力的代表便没有权利!”所以,2011年5月,她痛下决心,决定和另一位维/权战友魏忠平一起,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人大代表。

刘/萍参选人大代表,并非一时冲动。对参选过程必然遇到的艰难,她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更难得的是她深知:在现行制度下,纵然她最终当选上,也无力改变人大“橡皮图章”的现实。然而,主动参选与消极回避,结果大不相同——正如她演说中所言:

“我是一个普通公/民,我还是一个母亲。我了解每个公/民的心声。请相信我为民请命的决心。不管我是否当选,我都将一如既往地为民请愿,为百姓发声。您给我授权,我为您代言。希望大家都能够参与人大代表的竞选过程。结果于我而言并非重要,参选中经历和走过的每一步都非常重要,其过程就是目的和结果!”

令人赞叹的是:“没什么文化”的刘/萍,口才却出奇的好——她的演说口齿清晰,富有激情,还具有很强逻辑性。由笔者拍摄的刘/萍演讲录相,先后在国内外几十家电视台播出。并产生了强烈的反响。

从刘/萍的演说中可看到:此时的她,不再是当初进京上访时的刘/萍,而是一位具有坚定信仰,有明确政治诉求和清晰战略目光的坚强的民/权战士。正因为如此,在参选期间,她顶住了种种威胁利诱,每天到街边、公园、社区派发传单,发表演讲……为此,她经受了诸多常人难于忍受的打压和痛苦——被软禁、关/押、殴打、断电、断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笔者在前往新余为刘/萍拍摄演讲录相时看到:刘/萍和魏忠平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意志坚定、毫不畏惧强/权的工友,他们自始至终坚定地支持刘/萍和魏忠平——自告奋勇地派发传单、拉横幅、造声势。当刘/萍和魏忠平受拘押或遭殴打受伤时,他们总是义无反顾地伸出援助之手。为此,他们同样付出了巨大代价:或被关押,或被殴打,或失去工作……我想,工友们的强力支持,既是刘/萍、魏忠平逆境中顽强坚持的动力,也是刘/萍、魏忠平往昔的影响、启蒙之果。

刘/萍、魏忠平的参选历尽艰难曲折,然而,在两人艰辛努力下,在工友们的强力支持下,最终赢得了堪称辉煌的胜利——尽管选举投票日两人被软/禁在一间招待所,尽管投票前几天有关部门便派遣人员逐一对选民发出带有强烈威胁性的暗示,然而仍出现了奇迹:刘/萍和魏忠平两人分别在该选区高票当选。尽管结果被宣布无效,然而,结果对刘/萍和魏忠平而言,这一点也不重要了,因为此次事件,不但长时间成为网民焦点关注事件,《南方周末》、《法制日报》和湖南电视台等几十家国内传统媒体也屡屡跟踪报道,因而在国内外引起了巨大的围观效应,赢得了无数国人的声援和支持,对唤醒国人的公/民意识起到重要作用。在中国民/主进步史上,必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1年参选人大代表结束后的刘/萍,精神境界再次得到升华,走得也更远——她开始关注全国各地的公/民/维/权/活动:到上海为当地的访/民交流、传授参选人大代传授经验;到乌坎声援当地村民维/权;三上山东临沂声援陈律师,为此,或财物被抢,或遭殴/打,或被关/押……此时的她,已成为一位公/民/维/权/运/动的“急先锋”和“过河卒子”。

话到这,心里既充满敬意,也有些羞愧,有些复杂:自2011年参选事件后,我一直十分关注她的动向。对她不顾一切充当“急先锋”和“过河卒子”的举动,心里既敬佩,也为之深深担扰。多次委婉相告:“祖国的民/主进步,靠更多人的参与和推动。作为个人,尽心尽力即可,不宜作出过大牺牲……”刘/萍三次前往临沂声援陈律师,我都婉言相劝。最后一次,甚至动了脾气:因为第二次前往临沂时身受重伤,回家后没几天又前往临沂,得知情况后我“勒令”她中途返回。然而她最终不听规劝,为此,我十分生气挂了电话,并表示从此不再关注她……然而,得知她再次遭重殴致伤和关押后,心里却异常难过。于是,与几位好友凑了一笔钱给她疗伤。没想到她却坚辞不受。最后,只好通过友人转给了她。

没“没多少文化”的刘/萍,不是“不精明”,而是“太不精明”,太“不识时务”。——本来,新余当局为了消除这个“心腹之患”,屡屡向她表示“关怀”,给她重新安排了一份轻松但待遇优厚的工作,她都断然拒绝了。为了祖国的民/主进步,她甘愿舍小家为大家。甘愿作过河卒子。最终,她终于被“母亲”压在五指山下。

近年,我常常陷入痛苦思考:刘/萍“偏激”吗?为了大共同体的利益,作为个人的她,付出如此大代价,是否值得?……每想至此,我耳边又响起了另一位帼女杰梁/海/怡(网名“渺小”)的一番话:

“中国有血性的男人都死绝了!不/自/由,毋宁死!一河之隔的韩国人能做到,为什么中国人做不到?这是中国人的无耻——都想让别人去牺牲,自己坐享成果!中国如果要靠你们这帮软骨头男人,再过一千年也会做奴才!”

梁/海/怡上述一番话,是2010年冬在哈尔滨当着我的面“训斥”她丈夫时所说的——因为她丈夫再三反对她参加公/民活动。听了这番极为刺耳的话后,心里十分生气,但同时脸上又不禁阵阵发热——她的话太让男人自尊,但说的却似乎是事实……

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眼中,刘/萍、梁/海/怡不但“偏激”,而且是愚蠢的。

然而,在野/蛮的国家机器面前,在肆无忌惮的公权力面前,如果人人“都想让别人去牺牲,自己坐享成果”,永远都不“偏激”,是否果真会像梁/海/怡所言:“再过一千年也会做奴/才”?

这确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斯/伟/江律师在为刘/萍的辩护词中写道:“珍惜每一个追寻梦想的同胞!为了未来,希望国家珍惜刘萍!”为了自/由、共和的梦想,愿更多的人共同关注、珍惜刘/萍们!——我,并非勇士,也不同样不希望人人都作勇士,也不可能人人都成为勇士,但关注为自/由和共/和之梦甘作牺牲的勇士,却是每一位拥有共同理想者所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新文预告《新余的鸿门宴和“艳遇”》

 

李悔之,自媒体人士。民间思想者。影响中国十年百大名博。凤凰网十大最具影响力博主、号召力博主。

用通俗、犀利、幽默的语言说出深刻的道理,这就是李悔之的话语特色。打赏、转发、点赞,都是对鄙人的支持。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