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武仓:一个环卫工人的心声

我是从湖南张家界既美丽又贫困的大山深处来到广州应聘环卫工的于武仓,今年47岁,小学文化,至今已经在越秀区环卫从事工作十四个年头,04年至12年一直任班长一职。

为什么我选择当一名环卫工人?其实我也考虑了很多,首先是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低贱,但是能够实现我的奉献梦想和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福利待遇当时还不错,那时候很多工厂里都不为工人买社保,当环卫工人买社保老了生活就有保障啦!

其实当一名环卫工人不是想像的能吃苦耐劳,任劳任怨那么简单,还要学会善于与市民行人沟通,遭遇到别人的白眼和讽刺时要学会自我安慰:只有职业不同,没有贵贱之分。这样想心里才会平衡。我的环卫生涯中苦中也有乐,广州创建卫生城市,文明城市,举办亚运会这些都是环卫工人当先锋军,记得创卫时期,我们全体环卫工人连续三天工作十八小时,工人腿也走疼了,屁股也磨擦烂了,却没有一个工人退下来!看到我们刚打扫完干净的路面和广州卫生城市和文明城市的匾额悬挂在市政府,我们感到无比自豪激动!

但是随着广州环卫工作市场化的推进,企业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只有靠减少工人来赚取人头费和在工人的福利待遇方面短斤少两,本来就不多的工资待遇这样一来也造成了广州近几年环卫工人罢工频繁的现象。

2014年以前的四年中越秀区环卫是由惠康,丰润,安永信和万家美四家公司承包,在最后的两年中,四家公司裁员达三分之一,严重增加了工人的劳动强度,乱罚款以及克扣加班费和增加工作时长导致工人不满,于2013年元月21日停工,我们丰润公司停工当晚召开工人代表大会,会上达成共识就工作八小时外时间算加班费,减人后每人每月补助拉长费100元,罚款退还和基本工资的补发等人平共计可领六千多元。而后来看到其他三家公司只发4500~5000元,丰润公司没有召开工人代表大会的前提下,一意孤行按其他的公司标准发放已达一半人,另一半没领钱的工人于2月25日聚在公司楼下讨说法,期间劳监部门和工会工作人员到场,要求我们指派两个工人代表反映情况。我当时就是其中的一个工人代表,我把开会达成共识用书面形式写岀来,最后劳监部门工作人员责成丰润公司为每个员工发放了六千多元。28日公司以我连续三天旷工为由下发通知解除我的劳动合同(报复:其实我一天工都没旷)后来在大学生和工友的声援下,越秀区城管局和工会、劳监部门谴责丰润公司,公司才有所收敛并收回通知。

2014年1月1日起,越秀区环卫工作启用1+18模式管理,一级马路属城管作业中心管理,也就是模式中的1,二,三级马路给属地的18个街道环卫站管理。当时我们工作的范围属什么街道就和什么街道签合同,并没有告知我们的工资待遇,劳动强度,作息时间会发生变化。运行一个月左右变化就岀现了,城管作业中心吃年饭,发米发油发年货,劳保福利待遇之类的东西,这些街道环卫站有的会发一些米油,吃年饭,也有不发的。运行三个月的时候光塔街道和珠光街道就取消了中午和晚上的保洁(也就减少一半工人),作业中心自四月份开始为每个工人每月发放300元的绩效奖,加班多,一年下来作业中心和最差的街道总收入相差一万元左右。而2014年1月1日前的十几年来越秀区马路作业的环卫工人工资待遇都是一样的,这种不公模式比以前私人公司承包还要差!很多工友看到这个模式的严重差异和分野都到各自的环卫站质疑,然而得不到一个合理的答复,大多数工友都是敢怒不敢言,怕受到打压,顾忌很多选择了认命和被剥削。

6月份我再也不能装作无视也顾不上去年受到打压的阵痛,实名投诉越秀区城管局对1+18模式的落实不合理不公平在微信上发岀,第二天广州市城管委电话与我核实,第三天北京街环卫站找我谈话核实,我以为很快就会纠正或答复。没想到12月2日却等来了合同期满不再与我续签合同的通知书!我到环卫站质疑为什么就不与我续签合同?他们重复多次说:合同期满他们有不再续签合同的权力。我说我是在越秀区环卫工作了十三年多的老环卫工人,你们无权解雇我!之后我做了一个测评:班组工友和我工作过路段上的市民对我工作是肯定满意的。并发微博《环卫改革是对当今城市美容师最大的伤害和羞辱》一文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和转发,阅读达二十万。

环卫改革我认为是越改越好,提高机械化作业,减轻环卫工人劳动强度,让城市环境卫生变得更加干净整洁为前提,而不是要让一个工人承受多人的工作量,制造不平等的工资待遇,让城市环境卫生变得更加糟糕;否则,当局就要接受别人的正确建议意见,改正过来。广州创卫用了十九年来之不易,广州属国际大都市城市面貌和环境卫生就是我们的一张靓丽的名信片!我作为一名环卫工人有责任和义务监督政府部门的环卫改革工作,我抗议1+18模式不公,坚持上班。虽然没有为我发工资,并受到相关部门的打压和很多人的白眼不解,但是得到了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和广州大学生的关注与支持!我的行为我认为是正确的,所以就算再艰难也会无怨无悔坚定地走下去!

我的这股坚强任性的力量来自于先父生前的对我的教诲:一个人要胸怀大志,心怀国家忧患,国家国家,有国的富强才有家的温馨!我的父亲叫于倫,黄埔军校二十期骑兵科毕业,我有这样的父亲和我今天的行为感到自豪。

于武仓      2015.2.12     作者:于武仓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