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向新律师对济南警方违法不撤案的控告

我是山东旭洲律师事务所律师舒向新。2011年我发帖揭露山东冠县无手续乱占耕地等事实。虽然我是匿名发帖,但,第二天自称“刘殿勇”的四名黑社会就找上门来。他们到律师楼扇律师耳光、辱骂威胁我和孩子、到我老家济阳威胁、多次毁坏我家门锁。黑社会有恃无恐地表示:“你在济南很难混了”。

经过律师和当事人抗争,最终,冠县官员承认没有征地手续,宣布不再征用该块耕地,已经给付农民的260多万元也不要了。没能征到耕地,却赔了钱,冠县很恼火,把当事人抓了起来。因为当事人没有“咬”律师,冠县对我抓捕未果。为了阻止律师继续帮冠县农民代理案件,冠县到济南指控我“敲诈勒索政府”。

我不能继续为冠县农民代理后,2011年12月5日早上7点半,在冠县房管所门口,四名黑社会蒙面持枪和刀子,驾车将冠县北街村拆迁户张立豹蒙上头套绑架。捆住双手进行关押,四天四夜没解头套逼迫张立豹家拆除房屋后,12月9日凌晨才将蒙着头套的张立豹弃于路旁。2012年3月4日,冠县征地时,高三里村农民被逼自焚受伤,事后,冠县冠城镇赔偿自焚者28万元。

冠县自认是“受害人”,但,其他县政府却否认被“敲诈”。经政府邀请,与政府部门签订民事合同,担任政府法律顾问,收受法律顾问费,其行为客观上不具备敲诈勒索罪的法律特征,地方政府也不是被敲诈勒索的受害主体。本案明显属于冠县陷害。

2011年5月刑事立案后,因警方悬而不决,2012年11月“敲诈政府案”成为网络事件。成为网络事件后,警方与我达成了“认罪协议”,我解除了杨金柱律师和张磊律师的委托。

时至今日,我“主动认罪”以换取“自由”,却陷入了一个更艰难的境况。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王俊芝、周玉杰采取虚构劳务费、借款等名义转走律师事务所巨额资金,2013年10月我起诉后,历城区法院和济南中级法院认为涉嫌“职务侵占罪”,裁定不予民事立案。因“敲诈政府案”没有结论,一年多了,历城公安局未能对其“职务侵占罪”刑事立案。

因没有法律解决途径,我将自己与王俊芝、周玉杰夫妻的“前尘往事”在个人网站上披露。他俩明知王俊芝与我存在的事实,仍歪曲事实提起刑事自诉,致使我被错误采取取保候审和错误的受到刑事审判。该案历城区法院已开庭且已超过六个月的法定审限至今未下判。

2015年1月12日,我委托的湖南湘军律师事务所蔡瑛律师专程到济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递交《关于应当对舒向新涉嫌敲诈勒索罪案件予以撤案的律师意见书》。但,济南公安局对《律师意见书》仍然没有理睬。

刑事诉讼法》第161条规定:“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撤销案件。”2013年4月,经检察院两次退侦补查后,警方即应依法出具撤案手续,但,警方未依法出具。我已走投无路了,请警方不要拖了,济南警方应尽早出具“敲诈政府案”撤案手续!

      控告人:山东旭洲律师事务所  舒向新

    辩护律师:湖南湘军律师事务所 蔡瑛律师

    舒向新:15866637777 蔡瑛律师:15807319191

以上是有恃无恐到律师所扇律师耳光的四名黑社会成员

以上是黑社会给舒向新的部分短信

 以下是黑社会以“刘殿勇”名义与舒向新的通话录音:

2011.4.1   16:17

黑社会:你是舒向新吗

舒向新:对

黑社会:你在哪儿,我找你谈点事

舒向新:你是谁

黑社会:我跟你说,我刚才上你办公室来,我刚从你办公室出来

舒向新:你是谁啊

黑社会:我是聊城的亲戚,但也别管谁了,你妈逼,你捏造事实,你妈逼你个私孩子,乱捏造事实。我给你说,你妈逼我上你办公室了,我很快就找到你家,这个事啊,你妈逼的,你自己不擦干净我和你没完,你知道吗?

舒向新:你怎么这么个态度,你是干嘛的啊

黑社会:你妈逼的别管我是干嘛的

舒向新:你怎么张口就骂人呢

黑社会:你个私孩子,我操你妈的我今天是没找到你,算你命大,我不光找你,我要把你腿弄断,给你塞到腚眼里去。你个私孩子,你妈个逼的我给你说吧,你个人办的瞎包事,你个人清楚

舒向新:你贵姓

黑社会:你个人抓紧处理好,处理好了,啥事也没有。处理不好,你小子,你给我小心点!你要不自觉,你有什么想法,你本人有什么想法,你可以打这个电话,你想怎么着,直接给我联系就行。

舒向新:你贵姓,我问一下

黑社会:什么

舒向新:你姓什么

黑社会:我姓赵,你找我就行

舒向新:赵老师啊

黑社会:聊城的事,这么给你说吧,今天我要是再看见你这个帖子在上边,我后天之前要不是找到你家里去,你妈个逼的,你老家,你妈逼,我都给找了去。

舒向新:行,你找去吧

黑社会:好,你妈个逼,还不服气是吧

舒向新:不,没那个意思

黑社会:你什么意思吧,你妈个逼,你要有什么意见,你给我说,聊城的人都是我的亲戚,这么给你说吧

舒向新:哪个帖子啊

黑社会:你妈的你干了什么坏事,你妈个逼,还哪个帖子,我操你妈你聊城发的什么帖子,在天涯论坛你发的嘛啊

舒向新:《冠县县委书记洪玉振被举报》那个事吗?

黑社会对,你发的嘛,你心里都明白

舒向新:洪玉振和你亲戚吗?

黑社会:你别管什么关系,聊城人全都是我亲戚。这个帖子,你妈个逼的要让我再看见(挂电话)

2011.4.1    16:20

舒向新:喂,你好,你说

黑社会:我说,你在哪儿啊,咱俩个人见个面吧

舒向新:我现在出差,上烟台,在路上,还没到

黑社会:你上哪儿去,处理不完这些事没用,你知道吧

舒向新:我不能光处理一个事,还有别的事啊

黑社会:你先把你的腚擦干净了,你认为这帮人是这么好惹的吗?你妈个逼的你干了不是一个了,你最少,干了五六个了,其他的事,我们都不管,但聊城的事是我们的亲戚,你妈个逼的你要是敢再这么闹,私孩子,你妈个逼的我刚从你办公室出来,你知道吗?

舒向新:啊

黑社会:我马上,还有一帮人,马上找到你家里,你妈个逼看看你孩子从哪儿上学,我天天给你孩子“做好吃”的

舒向新:行,行

黑社会:你打算怎么办吧,或者你本人有什么想法,打我这个电话,但,你要不再骚扰聊城的那帮人,我给你说,我和你你妈个逼过不去

舒向新:好,好

黑社会:你想怎么着吧

舒向新:你这个电话很突然,并且你这个骂人口气我接受不了,我先考虑考虑,好不好

黑社会:你也不用考虑,你个私孩子,我给你说,你可能直接打我这个电话,但是要钱没有,就你这个胡说八道,你妈个逼的,你接受不了,我让你妈个逼的接受不了的在后边,相信吧

舒向新:行,先这样吧

黑社会:你抓紧,你妈个逼的回个信要不我今晚上,你妈个逼的,找你孩子去!

2011.4.1 16:56

黑社会:喂,你在什么地方

舒向新:请问你是哪位

黑社会:我给你说啊,刚才有几个人上你办公室里去了,为着我的亲戚的事

舒向新:啊

黑社会:这个亲戚,聊城的事,是我的亲戚

舒向新:洪书记是你的亲戚啊

黑社会:你别管了,我在济南,你也在济南,咱谁也跑不了,你要不是需要钱,需要么,你找刘殿勇要

舒向新:谁?刘殿勇?

黑社会:对,刘殿勇,你知道吧

舒向新:哪位是刘殿勇,哪儿的啊

黑社会:我济南的

舒向新:请问哪个单位的

黑社会:你妈个逼,哪位单位啊!我就是聊城的亲戚,我叫刘殿勇,知道吧

舒向新:不知道,没听说过

黑社会:你妈个逼啊,你没听说过的事多了,你个私孩子

舒向新:怎么回事啊,你张嘴就骂人,我得罪你了吗

黑社会:你得罪我的亲戚,就得罪我了,你妈个逼的。你发的嘛(帖子)啊

舒向新:得罪洪书记就得罪你了吗?

黑社会:纯你妈个逼放屁别给我指名道姓的,聊城人是我的亲戚,你乱发这个帖子,你这个不良律师,我这就开始收拾你。你要是需要钱呢,我可以给你,还有一个女的,和你是一伙的

舒向新:我帮人家老百姓解决问题,你这样做合适吗

黑社会:你妈个逼呀,我操你妈,这就解决你,后天之前,你妈个逼的,我要是解决不了你我倒着走

舒向新:后天之前,你要解决不了我,你要倒着走,你是这么说的吗

黑社会:我就这么说,你妈个逼的,你真没数了

舒向新:后天之前一定要解决我?

黑社会:你问问刘殿勇就行啊

舒向新:从网上能搜着你吗?

黑社会:你妈个逼的,和你似的,网上

舒向新:刘殿勇,我怎么打听你呢

黑社会:你妈个逼的,济南人都知道

舒向新:刘殿勇啊

黑社会:对,你问问就行啊,你要钱也行,你要是继续这么做,我这个仇就结在你身上,我给你说

舒向新:我跟你不认识,咱们哪来的仇呢?

黑社会:你得罪我的亲戚,你妈个逼,你还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这私孩子

舒向新:你不要骂人,你骂人能解决问题吗?

黑社会:我操你妈,我收拾你。别认为我见不着你。第一我知道你办公室在哪儿,第二我马上找到你家在哪儿。

舒向新:哦

黑社会:我告诉你,就这么简单

舒向新:你不能伤害我家人,要那样你可不对

黑社会:我不对?你妈个逼,你知道什么不对?操你妈的,你干的这个事更不对,你妈个逼的你打听打听

(挂电话)

2011.4.2 9:41

舒向新:喂

黑社会:我给你说,舒向新,我昨天已经告诉你,让你找我谈,我今天看到你一点诚意也没有,我马上(找你),你现在那儿呢?

舒向新:我现在在烟台

黑社会:你能不能和我见个面啊,我让烟台的人和你见个面也行,你现在烟台的哪个地方

舒向新:你是干嘛的啊呀,我和你见面?

黑社会:我是干嘛的啊,舒向新,你继续这么作,自以为是地办事,我马上找你家里去,我下午找不到你家里去, 我不是人!

舒向新:你是干嘛的呀,你是道上的吗?你是黑社会吗?

黑社会:你妈个逼,你管我是干嘛的!

舒向新:不找我家里去,你不是人吗?

黑社会:我不是人!

舒向新:你找去吧,让你找去!

黑社会:你个私孩子,你没完没了了。

舒向新:你怎么这么办事呢?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还要找到我家里去,你是黑社会又怎么着?你是道上的又怎么着?干啥讲程序的

黑社会:操你妈舒向新,操你妈的程序,给你说了多少遍了,聊城是我的亲戚,你妈个逼的有什么事,你给我说,有什么事我满足你的要求,但你通过这种卑鄙的手段(上网),我给你说了多少遍了,你个私孩子,今天我找到你家里去,舒向新,我再给你说一遍,有什么事直接找我谈,包括你跟那个女的

舒向新:我不认识你,你干嘛的呀,你是哪个单位的,你说清楚,或者你家在哪儿住,你家是哪里的,我怎么找你

黑社会:我家就是济南的

舒向新:济南市六百万人口,上哪儿找你去呀

黑社会:我能找到你家,你就找不着我啊,你个私孩子

舒向新:济南六百万人口,你算老几,上哪儿找你去,你说你在哪儿住

黑社会:舒向新,我这么给你说,我不算老几,我找到你你就知道我算老几了

2011.4.3 13:45

黑社会:舒啊

舒向新:你好

黑社会;我找了一个叫舒正瑞和舒正展的,你要不把事弄干净了,我就天天给舒正瑞、舒正展做好吃的

舒向新:那是我的两个孩子,。你怎么这么办呢?

黑社会:你都能办事这个事来(上网),我不能干嘛,我昨天给你说了,你有什么条件,你给我谈,咱俩个见面谈都行,我都跟你说了

舒向新:我问你几个事,你方便不方便说?

黑社会:我现在很方便,你说吧,要不,我,我从下午天天给你孩子送饭,我这两天,就天天给你孩子做饭,你问吧

舒向新:一个是,作为律师,为弱势群体的农民的办事,怎么还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黑社会:你别说这个,这个你别跟我拉,你找谁的事我不管,我也管不着。但聊城的事,是我的亲戚,昨天给你讲的很清楚,牵扯到聊城我的亲戚,你让我亲戚,我们这些人吃不上饭,我现在还有点钱,专门给你孩子做吃的

舒向新:再一个问你一个问题,前天的网贴没有我的名,你是怎么知道我、找到我的?

黑社会:你家的孩子我都能找到,我还没这点本事吗!

舒向新:你怎么知道的?没任何人知道我代理农民的案子,你怎么追我,并且了解到我们家,并且把我孩子的情况了解的这么清楚

黑社会:我对你家,我给你说,你济阳老家我都去过,你可以问问你的邻居这个事我和你没完。你这个事没完,咱要是好说好拉,咱怎么都行,你要是没完,我就和你没完,你打听打听,我刘殿勇在济南是干嘛的好吧

舒向新:厉害!厉害!

黑社会:你先打听打听,我刘殿勇是干嘛的行不行,如果我今天晚上还看见那个帖子对不起你老家我现在还有人

舒向新:行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