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市一工厂因工人代表要求重整工会等被非法解雇

青岛即墨市城阳区一宝饰加工厂工代表人
因重整工会、要求足额缴纳五险一金等被资方非法解雇
本案在继续关注中……

2015年1月13日晚上,澳利威工援中心青岛市城阳区一个叫极东宝饰公司的部分女工的电话,称她们都是在公司工作十几年以上的工人了,因为该公司没有足额依法缴纳五险一金,同时该公司的工会主席王某某(女),据说是当地劳动局一个局长的妻子,也没有丝毫作为,所以他们也向地方上级工会提出了重组工会的诉求。后来公司就在昨天非法辞退了六名工人代表,其中一个是孕妇。

工人代表说是通过工评社的朋友介绍她们认识我的,工评社说他们的案子与我早年援助的澳利威工会一案颇为相似,都是六个工人被辞退、都是与工会有关(澳利威工人是建立工会、而极东女工是为了重整工会)、都是涉及到社会保险……。备注:当年澳利威工会一案见网址链接: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d515b740102e5ar.html?vt=4

青岛市一工厂因工人代表要求重整工会等被非法解雇
青岛市一工厂因工人代表要求重整工会等被非法解雇
青岛市一工厂因工人代表要求重整工会等被非法解雇
2015年1月14日,8:00分,工友来电说,他们这些没有被公司结果的工人也被拒绝进公司上班,问该怎么办?我让他们先稳住阵脚。可能警察会来,你们不要怕,要主动跟警察的头头讲述你们的遭遇。
女工们说,警察已经来了。

8:18分,公司又同意让他们上班。我建议他们必须让公司领导赔礼道歉!不能他们想怎么地就怎么滴!
我已经建议工友们提供该公司在境外的客户名单,我同时将从境外给公司施压。9点,劳动局的人对女工们说住房公积金可交可不交。

缴纳住房公积金是国家法律规定的强制性义务,而且不归劳动局管,而归当地住房公积金管理部门管;

8:23分,我在一个劳工微信群里推广了极东女工维权的事情,呼吁群里的各位同仁们能予以支持和援助极东女工维权一案,并再次强调:劳工维权的援助是开放的。这也是我在首先在这个劳工群里推广湖南常德沃尔玛2024店员工维权案、山东烟台栖霞市联社职工维权案之后的又一个推广案例。

青岛市一工厂因工人代表要求重整工会等被非法解雇
青岛市一工厂因工人代表要求重整工会等被非法解雇
下文图片是公司在越南的工厂
青岛市一工厂因工人代表要求重整工会等被非法解雇
2015年1月16日前后,就极东维权案,我与工评社、极东部分维权女工代表沟通当中,我提及:此时我介入此案已经为时太晚了,因为在发动罢工前的一些前期工作没有准备好,导致该案并没有好的“群众基础”,注定了该案结果与南方某大厂的工人维权案相似(仅是一个车间或一个部门的工友,即便罢工并不会导致该公司停产从而会给公司造成沉重打击),希望这种糟糕的局面不要再重演……。我多次跟极东女工们提及能否提供其在国外的大客户名单,看看我能不能尝试从国际上给极东施压,遗憾的是极东女工们都不知道该公司的大客户名单……。

青岛极东宝饰工人维权案时间表(更新至2015.01.07)

极东宝饰有限公司,是一家在华21年的韩国企业,位于青岛市城阳区空港工业园。有员工300名,其中67名工人拿计件工资。这67人多数在刚成年时就进厂做工,工龄在十年以上,个别工人达到二十年以上。正因为他们的月薪由法定最低工资与计件工资共同组成,「这意味着,他们要承担工厂转移订单下降的后果。而其他工人,据他们说是由于太年轻而害怕管理层,不能够支持他们的停工行动。参加停工行动的工人的平均年龄超过了35岁。」

工人微博称,工人曾为公司创造过一年净利一千万美元的业绩,而且「非典时期不停产,四川地震集体捐款,一起度过金融危机。」但工人收入却未曾因公司效益水涨船高。根据2014年3月19日山东省《关于公布全省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青岛城阳区最低工资标准为1500元。2005年时,工人通过底薪与计件工资可以拿到每月4000元,而今资方不下订单,工人只能拿1500元底薪,难以保证基本生活。讽刺的是,该企业连续多年给当地敬老院「送温暖」,却置本厂老职工的生存于不顾。

此外,工人也对资方仅以最低工资作基数缴纳社保不满(按法规,应以工人月实际收入缴纳,即在计算时缴款基数应包括工人当月的计件工资)。

=2013=
工人曾在2011年与公司签订为期4年的固定期限合同,合同于当年12月底到期。工人收到资方对合同到期的告知后,便向资方申请签订无固定期合同,但遭资方拒绝。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规定,「劳动者在该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十年的」,「劳动者提出或者同意续订、订立劳动合同的,除劳动者提出订立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外,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不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自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日起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简单讲,如果劳动者干满十年又要求签无固定期限合同,用人单位必须接受;如单位不接受,必须向劳动者支付双倍工资。

由于在极东宝饰工作早已年满十年以上,工人认为早在2011年资方要求签订固定期限合同时已属违法,遂向区人社局求援。资方以失业胁迫工人签订固定期限合同。工人经过争取,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合同。但当时有位工友家属生病,资方以工友不签固定期限合同为由不给假期,该工友迫于无奈只能就范。

当年冬季,凭借减产降薪、企业迁徙双拳出击,极东宝饰将市内另一分厂(二厂)工龄十几年的80多位老职工扫地出门。早在2005年,极东宝饰一厂(停工发生地)由市区迁至郊区,由于职工居住地离厂有一二小时公交车路程,已对职工生活造成重大影响,一厂职工当时本可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向资方提出解除劳动合同、要求经济补偿。后在资方的班车接送承诺下,职工服从搬迁,然而通勤接送并未写入劳动合同。到2013年冬,资方要求市区内的极东宝饰二厂职工(拿计件工资)也迁至一厂工作(同样是一二小时公交车路程),仍提出通勤接送。但此时极东宝饰越南工厂已开工运作,资方逐步撤掉接送班车。出于对减产降薪和通勤保障的忧虑,二厂80多位工龄十余年的老职工只得拿了2个月工资主动辞职。转来一厂工作的二厂4位工人,享受了没几天接送后,只有来厂有班车;紧接着在一厂工作的老工人们也没班车可坐了。偌大的班车开始只为接送办公室的十几个人服务,而且并不发往职工居住密集区,工人自嘲道,「说明我们可有可无了哈哈」。

=2014=
▲12.12-12.14
资方在越南设厂,并将国内订单转移,打算关闭青岛城阳区的工厂。为逃避经济补偿,资方以国内生产不赚钱为由,不给拿计件工资的工人下订单(计件标的从100多下降到5个),企图逼员工主动辞职。只拿底薪的工人无法维持基本生活,遂找资方要活干、申请工资协商,资方叫来警察吓唬工人,拒绝对话。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规定,「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简单讲,如果用人单位单方面辞退员工(例如此案中资方欲关闭中国工厂),应对员工支付工龄补偿。但如果员工主动辞退,资方就不必支付工龄补偿。由于老职工再就业面临种种困难,这笔经济补偿关乎劳动者切身利益;企业则往往通过给员工穿小鞋(比如此案中的降薪、调至高危岗位)迫使员工“自愿”辞职来逃避责任。

工人集体前往办公室,试图与资方协商,但被企业法人代表、韩方高管朴经理推搡赶出。http://t.cn/Rz8jYyO。资方以工人「擅离岗位」(资方不给安排生产难道是工人的责任?)「聚众闹事」「影响工作秩序」为由对工人进行罚款,并不出具正规的罚款单,对涉事者处100元罚款,并警告如有再犯将取消劳动合同。。http://t.cn/RZV7eLm

▲12.15
当晚,资方就三种薪酬核算方式贴出公告。工人认为三种方案均不合理,无法满足基本生活需要,无法接受。

▲12.16
由于订单减少、无事可做,工人边等资方回复,边讨论资方贴出的公告。资方高层领导突然现身车间,拍摄工人「不干活闹事」的证据,把工人看作「不懂法律、只讲人情道德的村妇」。工人书面回应公司,希望资方派人协商解决。

▲12.17
资方当天把最贵重的机器也转运出厂,厂内值钱物资所剩无几,又拒绝与工人对话。工人视之为资方跑路的前奏。
资方原称今天答复工人。工人满心期盼资方安排高层与工人面对面交流,共商解决方法。经过一整个工作日的煎熬,就在下班之际,工人突然被资方通知从19日起分批休年假。由于十几年来资方从未放过年假,却在工人急需收入、劳资纠纷未决之际向工人「格外开恩」,工人判定资方不怀好意,认为「是不是要在我们休年假期间密谋什么?」,并希望有关部门尽快介入。http://t.cn/RZ4iqQm

▲12.18
工人微博公开了《给劳动保障部门的一封信》,其中写道,「恳求劳动保障部门,督促公司尽快派代表,就工资制度等问题与员工进行协商,积极协助工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工人认为,「公司没有提供《劳动合同法》中必须提供给劳动者的劳动条件,属于严重违法。」这些天来她们将改信打印多份、按上手印,送交有司、区工会和资方,希望能得到重视。http://t.cn/RZ4J3D0

工人表示,此前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无果,只好尝试借助微博。但就在当天,发出《给劳动保障部门的一封信》的微薄遭新浪删除,工友账号也被冻结。工人悲愤地说,「请问,一方面让我们合理、理性表达诉求,另一同时,不但不得到合理回应,反而被封账号,删掉微博。试问我们去哪里合理表达诉求?难到想把我们逼上绝路吗?」

▲12.19
资方开始在不必要的车间内安装摄像头。

▲12.20
工人在微博上得知广州胜美达黄色工会的事情,担心地问,「极东宝饰的工会民主吗?为工人考虑过吗?」,表示企业工会也不是他们选出来的。

当天,资方在车间实装了6个高清监控,据传要装十几个。工人惊叹,「那么点的车间,安装这么多监控,这是要闹哪样?」「我们理性维权,无过激行为,各位心里不必紧张。干了十几年在维权时突然被监控。可悲……」

▲12.21
工人找资方要活干,资方法人代表回应,「一天给你们二十元的活,不低于1500不违法,你们随便告,就没干活。」工人向资方要活好似游击战,投诉社保基数时、打市长热线时就给给,平时又把订单收回去,问为什么不给活,资方答曰「给外(越南厂/外包)加工」。总之这么断断续续近一个月无活可干。

▲12.22
资方对工人诉求充耳不闻,在当天贴出公告,要求工人在12月31日前完成两份订单。http://t.cn/RZ4nTRC
工人决定再次去找管理层反映诉求,偶遇之前在办公室推搡女工的韩方朴经理,正想向其询问,朴经理示意工人勿忘管理层正通过监控设备监视她们,便快步离开。周经理要求工人安心工作、耐心等待公司研究新的解决方案。工人恍然大悟,「究竟啥时候会研究完?」「我们为啥会有今天这个局面,正是因为我们一开始就是边干活边等!」「就是因为边工作边谈判才没人理我们啊!」

由于不确定自己的「识大体、顾大局」能否使资方良心发现与工人谈判,也不确定这批做完后资方是否仍会安排生产,使工人有计件工资收入,工人也写了一个声明回应资方的公告,「你跟我们谈[以]表示你们的诚意,那么我们可以帮忙赶制这批订单。我们帮公司赶制这批订单,[是]因为我们对公司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们希望公司能好,但是公司也应表现出诚意,在24日之前派人跟我们谈,为了订单顺利完成,公司利益不受影响,宝石部全体操作工希望公司能回应我们的诉求。」http://t.cn/RZ4nvqa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