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之:沈勇案维权情况最近两篇消息稿

按语:以下两篇消息稿是关于沈勇案维权的首发消息稿,也是最近的两篇,其实早已及时起草好,但因为各种原因延误至今才发布出来,主要责任在我,在此向全国及香港和海外的数百名沈勇案维权观察团成员致歉。如下消息稿所述,沈勇的亲属(儿子沈亚明等人)在获得赔偿后即主动和我等热心积极为沈勇维权的人士中断联系,看来他们想就此打住此案的维权了(可当初,沈亚明誓言追查到底:查出真相,依法惩处凶手。),我们就尊重家属的选择?

沈勇案全国维权观察团代表李英之

2015年1月31日

2014年5月:沈勇案的最新进展

今年春节后,二月末间,上海浦东警方针对沈勇案发出不予立案通知书,其时,沈案代理律师张赞宁先生正好到北京,为此张律师与沈案另一位代理律师李方平和去年十月底沈案维权观察团发起人李英之,以及沈案维权观察团签名人江天勇、唐吉田、杨子立(为两位代理律师找法律援助)共六位在北京有聚议沈案维权事宜。当时大家都很气愤。针对警方不予立案商讨下一步应对办法,当时提出三点:首先是继续走法律程序,向警方提出复议复核;其次,控告警方违法;其三,本观察团就此起草维权抗议文书。
聚后,张赞宁律师针对不予立案写了向上海浦东警方递交的复议书,不久复议被驳回。张律师又向上海浦东警方的上级单位递交了复核申请书!也被驳回,继而张律师向检察院递交了敦促立案的报告书,根据《刑诉法》第111条,检察院审核的案子检察院如要求立案,警方必须立案。向检察院递交了申请,在一个月后有了新的情况:

警方已开始就赔偿沟通沈勇之子沈亚明,这是张律师短信告知我的。5月15日前后,我电话沈亚明,他话有支吾,说有事,好像不便多说,说家中网线被拔,亦知我被行拘之事,就将电话挂断。昨晚我电话张律师,张律师说赔偿房子和钱的事,亦说我们的努力为当事人争取了有利空间,我们已尽力了。

那次聚会后,李英之起草了抗议书《上海警方中有没有习主席说的害群之马?!》,沈勇被黑衣人等绑架致死,竟然不立案,这是什么法治?!

三月,李英之在北京因为病危的曹顺利呼吁而被刑事拘留30天,期间无法关注沈案,四月李被取保候审释放后,沈案维权进展到了今天这一步。

沈勇案维权观察团李英之

2014年5月19日起草

2015年1月末补改

2014年10月:沈勇案维权不了了之?!

昨天张赞宁律师到北京代理案子,我们电话中才又聊起沈案。大家都奔忙,好久没有顾及到这个案子的维权情况的进展了。张赞宁律师是沈勇案的代理律师,他告诉我,沈勇的儿子沈亚明这几个月来再没有给他来过电话。

沈勇是上海的访民。2013年10月末的一天早上,他的住处闯入多名着黑衣制服的人,将其强行绑架出家,两小时后,沈勇死了!基于强烈的义愤,为追求社会正义追求法治,我和谢丹等发起沈勇案全国维权观察团,几个月间共收到六七百名签名和许多声援电话,要求上海警方调查沈勇死亡的真实原因,依法惩办凶手。我们邀请张赞宁、李方平两位律师代理沈勇案,因为沈勇案维权,在上海的观察团成员谢丹、陈建芳等都受到所在地警方的监视、骚扰,甚至抄家、拘押,谢丹为此多次被从上海遣送回原籍重庆。上海浦东分局警方组织的尸检指沈勇死于“心脏猝死”,而沈家家人指沈勇从无心脏病史,其家属要求二次尸检,竟被警方拒绝,最后收到浦东警方不予立案的通知!一条人命就这样被夺去,竟然不予立案,这哪里是法治?!这简直是以人命为草芥!

张律师依法申请复议,被浦东警方驳回,他又向上申请复核,也被驳回!最后案子到了检察院。再后来张律师告诉我的消息是,警方与沈勇之子沈亚明等家人协商,答应赔沈家三套房子和百万现金,因为沈勇的另一个孩子不同意(有更高要求),而还在协商。从此之后,再无消息。我打过电话,沈亚明支吾其词,再后来是离开他曾加入的、专门为沈勇案维权设立的微信群,和我加的SKYPE也删掉了,不接我的电话,也不回复我的短信了。张律师说再也没有接到沈亚明的电话。

看来沈家是和警方谈好条件了,就是说用钱来摆平“杀人案”。拿了房子和钱,沈家不追究死因了。

呜呼!当初那么多人起来为沈家呼吁,而现在当事人却不辞而别,无影无踪,也许是受到当局压力,但一句“谢谢”都没有,这不让几百名热心为沈案维权的观察团成员寒心吗?

既然沈勇的亲属拿了赔偿就不再追究他父亲的死因,不再寻求司法正义,那我们就不该再多事了?!沈勇案的维权就此完结?!

沈勇的在天之灵安息了吗?

沈勇案维权观察团李英之

2014年10月17日草

2015年1月末补改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