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火丰:封堵言路的中共统治集团不可能启动民主化改革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近期已经关闭了成百上千的民间网站和公共微信账号,指其“突破底线,违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据悉,很多微信公号被关闭是因为被官方认定“歪曲”了中共党史和人物形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最近的言论打压行动和以往如出一辙,很多受公众欢迎的敢言微信公号和民间网站均被关闭,官方的说法虽然冠冕堂皇,但是,没有几个头脑清醒的成年人会真的认为这是替天行道的义举。“挂羊头卖狗肉”是历次“清网”行动的特色,行动并不能让网络净化,而是导致很大一部分互联网用户噤若寒蝉。习近平登台之后,中共当局对新闻言论的管制更为严厉,大肆封堵言路的做法让人们彻底地认清了习近平坚持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抗拒民主化历史潮流的本质。

近日,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称:近期已经关闭了成百上千的民间网站和公共微信账号,指其“突破底线,违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据悉,很多微信公号被关闭是因为被官方认定“歪曲”了中共党史和人物形象。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最近的言论打压行动和以往如出一辙,很多受公众欢迎的敢言微信公号和民间网站均被关闭,官方的说法虽然冠冕堂皇,但是,没有几个头脑清醒的成年人会真的认为这是替天行道的义举。“挂羊头卖狗肉”是历次“清网”行动的特色,行动并不能让网络净化,而是导致很大一部分互联网用户噤若寒蝉。

让很多人不解的是,隔三差五的官方“清网”行动为何就不能让国内的色情网站彻底销声敛迹呢?而是风头一过又死灰复燃,很多都做得很大。在门户网站的博客上,几乎每天都有色情网站的工作人员在私下里发链接给他人。当然,你如果只是打开链接,只能看到一些衣着比较暴露的美女图片,真想一饱眼福还得付费去加入视频聊天室。

中国全国各地的网警数不胜数,每个地方都有网警几乎每天24小时盯着互联网,加上“五毛”横行,一旦出现过激的网络言论和敏感政治信息,很快就会被删除或隐藏。民间人士开办的维权或者政治性网站,服务器在海外,一旦开通就会被网警发现,几个小时内就会被屏蔽。可见,当前中国官方的封网技术相当高明,正因为如此,独立人士也就纷纷打消了在国内开办网站的念头,因为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被封杀。

刚刚关闭完大批的民间网站和微信公号过后,北京警方便开始向圣运律师事务所法律咨询网站“辩护网”发难,该事务所日前接到海淀公安分局要求该网备案的通知。这让该所负责人感到莫名其妙,因为该网站早就已经在工信部备案,没有理由再次备案。按照当前中国官方的规定,国内网站必须备案,否则就可以以未备案为由关闭。可是,却没有要求网站必须在工信部和公安局两个机构备案,北京警方此举显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色情网站大行其道,往往不入警方的法眼,顶多是在“清网”行动时被关闭,而这些网站都是没有备案的,警方为何不及时将其拿下?显然,很多色情网站本身就和警方以及宣传部门的官员有勾结。最近落马的中央外宣办原副局长高剑云就是因为涉嫌收钱删帖子被调查的,此前还有网警因为删帖子而年入数十万元被拘捕的事情发生。可见,网警和宣传部门本身就在监守自盗,色情网站之所以无法彻底打灭,跟相关部门的腐败有直接的关系。

警察虽然是执法者,但是,好色者不少,在很多地方,警察不仅包二奶,而且喜欢嫖娼,且不谈没有被曝光的,已经被曝光的案例就举不胜举。警察上班非常清闲,很多时候,不是打游戏就是上色情网站浏览。记得有一次,色情网站被电信部门关闭了,结果网警要求电信部门协助他们登录,可见,对色情网站,警察比一般人更情有独钟。

根据中国相关法规,网站备案是网站的所有者向国家有关部门申请的备案,主要有ICP备案和公安局备案。其实网站备案就是ICP备案,两者是没有本质区别的,即为网站申请ICP备案号,最终的目的就是给网站域名备案。只要在一个地方备案就属于符合规定的网站,不存在二次备案的问题。

色情网站开办了很久,警方视而不见,而律师事务所的法律咨询网站“辩护网”一旦开通,就被警方给盯上了,并要求其二度备案。北京警方此举真是无法无天到荒唐可笑,幸亏开办该网站的是律师,律师的法律素质普遍高过警察,不是警方能随便忽悠和恫吓到的。圣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甫认为,警方此举是对律师群体的羞辱,宁可网站被关闭也不接受警方的无理要求。

打开该律师事务所的“辩护网”,不难发现,里面登载了包括法学泰斗江平、良知学者展江等一大批独立敢言人士的文章和言论,还有对部分冤案的分析。另外,还有去年12月31日转载南方《人物周刊》专访人权律师浦志强的封面,以及该周刊2015年新年献词“我们终将拥抱自由”,难怪北京警方会向该事务所发难。不过,警方这次算是碰上了钉子,要将这个网站关闭并没有充分的理由,毕竟已经备过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今后,警方会更加关注这个网站,一旦发现有“违禁”信息,就会痛下毒手。

圣运律师事务所跟一般的律师事务所不同,里面有不少维权律师,包括王甫在内,在尽力做好法律工作的同时,还对宪政民主有追求,这是警方十分忌讳的。这一次,警方的阴谋未能得逞,但是,在今后,很可能还会在办案方面故意增加对该所律师的阻力。

前段时间,电视剧《武媚娘传奇》被剪胸的事情在海内外都闹得沸沸扬扬,主流声音是对当局进行无底线的影视审查的批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还高喊依法治国,然而,从当前的情况看,在中国依然是人治大于法治。从《武媚娘传奇》到大量网站和微信公号被封杀,再到律师开办的独立网站被警方发难,无一是法治精神主导下的产物。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1月21日宣布,国家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启动“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力争用半年左右时间,着力解决这一损害群众利益、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努力使网络空间全面清朗起来。此举看起来又是顺应民心之举,实际上,很可能又是在“挂羊头卖狗肉”,打击“有偿删帖”是假,以“网络敲诈”之名打击敢言之士是真。

习近平登台之后,中共当局对新闻言论的管制更为严厉,大肆封堵言路的做法让人们彻底地认清了习近平坚持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抗拒民主化历史潮流的本质。指望中共自觉地解除言禁、进行民主化改革只能是缘木求鱼,要实现宪政民主的梦想,唯有像《零八宪章》中指出的那样,促使公民社会不断发展壮大,最终结束一党专政,使人民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