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谈: 一个建筑商眼中的民工讨薪问题

“我要帮父母讨薪!”——这是一个14岁女生的临终之语。

1月19日,14岁的初二女生袁梦,为了替父亲讨要工钱,纵身从河北冀州市凯隆御景17楼跳下,不治身亡。为什么孩子和奶奶出现在现场?如何爬上十六楼?孩子怎么会跳下来?系列疑问仍然待解。

 以死相逼的极端案例外,不得不看到,农民工讨薪难已堪称时代顽疾,即便欠薪入罪,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原因何在?

作为一个在建筑行业混迹多年的建筑商,我也谈谈我的看法。

■究竟谁是农民工的老板?

农民工讨薪,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比造一个原子弹还复杂。

首先必须明确,建筑公司属于第二产业,开发公司属于第三产业,二者之间是建设工程承包合同关系。而对于开发商和承建商来说,是不存在农民工这个合作伙伴的。因为我们面对的都是有资质的建筑施工队伍。

因为和我签劳务合同的是一个机构,我面对的只能是这个机构的法人,我和法人合同中约定的如何结算,是受法律保护的。通常合同都很明确的约定——正负零给百分之多少,主体封闭给多少,竣工给多少,其余竣工验收后多长时间结清。

不过,现在搞开发也好,施工也好,基本就是明侃,或者干脆就是垫资。一些其实没有实力但又想接工程的队伍就硬着头皮来了,垫到一定程度垫不下去了,然后或者拔腿跑了,或者就在人工费上打主意。于是欠薪问题就出现了。

作为承建商,我可以接待农民工,也可以和我根本叫不出名字的各级小包工头对话。可要钱总要有个凭据,这个程序需要对账,认定工程量。可是农民工当然什么也没有,最多见的就是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小本子,上边写着哪天出工了。通常,承建商会要求他们把工头叫来,可农民工这时候基本就交不出人来。

与农民工直接算账,通常情况下算不出钱来。因为大家的算法不同,农民工的算法是干活了,就得给钱,而施工企业则要看完成的进度和工程量,一些返工造成的材料损耗和质量罚款,也要加进去。所以,正主这时候绝对不露面,而任由下边的农民工去找甲方,能要出来多少是多少,要不出来也不关他的事儿了。

工资拖欠全怪企业嗜血无良?

在讨薪报道中,通常会有这样的描述:“无耻开发商或承建商以种种理由和借口克扣农民工的工资”,可是没有媒体告诉我们,“种种理由和借口”是什么。

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其实往往不是正规和有资质的开发商或承建商。现在地方上搞开发的很多都是外行,听说这行挣钱,手里也有闲钱,就一头扎进来了。一些精打细算的开发商,干得出来克扣人工费的事儿。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工地简直是个聚宝盆,哪里紧一紧都能出钱。

现在对付欠薪也有一些方法,保证金就别提了,它存进去能提出来。最管用的方法,是甲方直接给农民工开工资。农民工进场,工头把身份证复印件,工种,工资报上去,然后每个月再和农民工把当月的工资核对清楚,农民工拿着单据来甲方这里签字按手印领钱。这个方法不错吧?可是有的农民工自己做不到。

19日下午13时左右,四川巴中籍讨薪民工到河北冀州凯隆御景工地讨要工钱,其14岁女儿为其爸爸讨要工钱从该工地16楼跳下。图为事发现场。

我对于农民工其实一直是有看法的。因为这个群体身份不清。表面上看,农民工进城务工是解决了农民的问题,可是带来的问题不比解决的少。

有时候,农民工十几个人也接工程,你一万他就八千,你要签合同他就啥也不需要,把市场的门槛压的很低了,以至于谈工程一说正规程序人家转身就走。农民工靠着这些所谓的优势抢了市场,可也坑了自己,没有正规的合同,没有完备的措施。多数农民工讨薪难,是因为他们手里啥都没有,只能靠一张嘴去要钱。

很多农民工都是一个村屯出来的,跑单帮的较少。而能带人出来的,通常都是当地村子里的能人或者一霸。你看农民工敢去工地敢去开发公司敢去市政府,还真没几个敢去工头家闹事的。工头通常一句话:“甲方不给我钱,我拿什么给你们?”

于是农民工就赤手空拳地来工地找承建商了。但法律上讲,农民工与发包单位也就是承建商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啊。

农民工有合法权益吗?

大的包工头挣的是施工差价,小的挣的是人工费差价。这二者区别很大。比如说平米包干,大包1500块一平米包过来,转手给二包1300,一平米吃200,一万平米就是200万到手了。小包工头没这能力,吃的是人工费。每个工人比如说日工是130,那他提10块,给工人120,然后还要记工,想方设法的把工费拉低,想方设法的加班。因为他的利润都在这里。

如果建筑商把人工费都开给工人了,小包工头其实就饿死了。于是,包工头负责领钱分钱就是必须的。给他结一万人工费,他回去以后拿着小本一算计,挨个把工人叫进来发钱,最后也就发出去八千,剩下两千自己揣起来了。所以一味指责开发商、承建商喝农民工的血,未必找准了矛头。

有时候因为农民工的底子差,会出现次品率问题,所以,不是说累了一天就得给钱。这些账都是挂在账面上的,到了决算的时候一定会算。有的小包工头连这个都不明白,揣着小本理直气壮的来算账,算完了耷拉脑袋就回去了。抽的人头钱早寄回家盖房子去了,现在这钱要不着,还出了个窟窿可咋办?只有三条路可以选择,一个是跑,一个是自己掏钱堵,一个是转嫁给下家。

2012年10月,一段农民工讨薪新闻发布会的视频在网上爆红。视频中,一位女民工模仿发言人,将自己的讨薪缘由、讨薪过程娓娓道来,并有一名男子扮演“讨薪社”记者,与“新闻发言人”上演一问一答。

这个行业本身就是混乱的,呼吁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容易流于空谈,因为现实中农民工根本不存在合法的权益,他们多数没有岗位培训,没有资格证书,没有劳务合同,没有工伤保险。而有时候,这种局面也与农民工自身有关。

我曾打算给所有进场的农民工做岗前培训,给他们技术交底,给他们买保险,结果没过一个星期,所有的农民工我都没见过,见过的都跑掉了。去找包工头,一万个理由等着你,老婆生孩子了,家里猪羔子死了,地里忙……

我还曾想过成立一个农民工的民间组织,采用农民工注册制,这个机构负责维护农民工的权益,冬天给农民工组织一些技术培训。可是问了很多人,都说没空出来培训,直接一点的,直接问我培训一天给他们多少钱。

我很清楚,在网络上,农民工也是说不得的。但弱势也好,强势也好,不能正视问题,问题就得不到解决。

农民工的出路在何方?

眼下,农民工还面临着老龄化问题,年轻人不肯干基建,上岁数的真不出活。所以建筑行业现在面临着尴尬的境地:一方面工程机械发展迅猛,另一方面工地的人员基础素质参差不齐,会操作机械的不多。很多建筑工地还停留在半原始劳动力状态,而劳动力价格这些年暴涨,又间接的吃掉了利润,造成了更多的欠薪。

承建商真的能够培训出合格的工程机械操作农民工吗?不能。因为他们多数不会和承建商签合同,承建商也不会为一个也许只干一两个月活的农民工做那么多工作。于是,第二年,一切还都照旧,照样要选队伍,照样会出现曾经出现的问题。

农民工进城务工,欠薪其实只是一个缩影,这里边有太多的问题没有解决。文化的差异,地位的差异,目标的差异等等。而且,没人能够说清楚,农民工究竟是农民还是工人?他们自己也未必能说的清楚。当工人的时候得想着家里的地,种地的时候还得考虑挂镰出去打工,他们的身份本身就是割裂的。

每次看到解决农民工拖欠工资问题的报道,我都想笑,因为那解决的其实只是谁给钱的问题。政府通常的做法,就是挤压开发商和承建商,赶快把钱给他们,让他们回家别闹事,或者是干脆政府出一部分安抚了事。问题真的解决了吗?没有,欠薪还会存在,只不过方式会更多元化罢了。

现如今讨薪很简单,连对账单都不用了,爬塔吊,跪市政府,这些远比正常程序管用。但是这会带来恶性循环,至于恶果,也许才刚刚显现。

作者系房地产建筑集团从业人员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