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孑木大婚警方如临大敌抓捕六公民

2015年1月19日,早上6点多,天蒙蒙亮,山东的渔夫(王夫磊)为参加1月24号孑木的婚礼提抵达南京。为躲过身份证跟踪,渔夫乘汽车抵达南京汽车站。渔夫带来了一大袋山东海鲜。为了感激渔夫的盛情到来,南京五位公民王健、邹义、刘军、红尘颠倒(女,网名)、不拉格的春天(网名)从各处赶来为渔夫接风。为了显示南京人好客的性情,大家顺着马路边走边聊,在水西门选择了一家南京本帮菜招待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中间周折自不必多说。

渔夫身体微胖,为人憨厚,举止言谈颇有素养。对于这位坚定而质朴的公民,大家表现出友好与热情,一起举杯欢迎。席间大家有说有笑,谈论话题轻松而愉快。这样的情景每每令人难忘。

然而,餐近一半,十二点半左右,包间外有几个人影闪过,起初大家以为是服务员并没有在意。过了一小会儿,有数位穿着制服的警察推门而入。通过包厢的门向外看,穿着制服的警察和便衣黑压压一片共有二十多人。领头的警察开始以查身份证的缘由开始对话,对于这种情况大家坦然面对无一人出示身份证。随后极为熟悉的警察一一确认了姓名,说道:“饭也吃差不多了,跟我们走吧!”这种情况大家已经见怪不怪。在社会公共场所吃饭,不违反法律法规,没有丝毫惧怕,大家都从容不迫收拾行李跟随国宝、警察走出门去。当大家走出门后看到饭店前面的马路上停着一辆依维柯和几辆警车。

随后大家由各区国宝带回,其中刘军被带到江宁区上坊派出所;红尘颠倒被带到江宁开发区派出所;王健被带到江宁谷里派出所;邹义被带到鼓楼区小市派出所;不拉格的春天被带到建邺区某派出所。渔夫被带走后送回山东。除了渔夫被送回山东,其他五位公民被当地派出所扣留问讯做笔录,在对每个人的问话中,国宝们着重询问了1月24日孑木(孙林)婚礼的地点和安排内容,并恐吓每位公民如有当天参加孑木婚礼者将会被拘留。面对国宝的恐吓,多数人当面表示如有时间会参加孑木婚礼。

对于南京五位公民的扣留,时间从一小时到八小时不等。时间最长的是邹义,他被带到小市派出所在审讯室中进行问话,鼓楼区分局国宝大队长及几位不知身份的国宝首先扣留了手机并将手机带离邹义视线。从开始问话到笔录结束持续到下午五点多钟。内容主要涉及孑木婚礼的相关事项及渔夫到达南京的详细经过。在对孑木的婚礼相关事项的问话中着重强调了婚礼举办的地点。问话期间小市派出所工作人员接到市局电话不准在问讯室抽烟,又过了不久有一位年轻的便衣说是接到上面命令由于没有对邹义进行搜身要重新搜身,于是对邹义上上下下每个口袋进行了搜身。直到五点多笔录做完,仍然被扣留到七点半左右。最后由小市所某警官问话。问话轮番轰炸,前前后后换了五六个人。直到晚上19:40邹义才走出小市派出所。

想想整件事情可笑、荒唐加无耻。可笑的是什么?一场婚礼竟然能引起当局如此地“关照”;荒唐的是什么?六位遵纪守法的公民在饭店里吃饭被无理由带走问话;无耻的是什么?维护公民权益为人民服务的警察竟然恐吓人民。

流氓政府的性质:政府不再是人们权利的保护者,而成为最危险的侵犯者;不再是自由的保护者,而是建立一种奴役的体制;不再使人们免受武力威胁,而是首先使用武力对付人民;不再是人们之间关心的协调者和基于社会准则的服务者,而是成为用威吓和恐怖手段控制人民的工具。——安.兰德

——据博讯新闻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