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木:有憲法無憲政能否江山永固

1月20日是英國的民主日,紀念《大憲章》頒布800周年。1215年,英國國王被迫簽署憲法性文件《大憲章》。它的意義在於,過去的律法都是朝廷針對臣民的,而現在要限制王權,國王也要依章治國,不能隨便徵稅和治罪。

由於制衡力量不夠強大,缺乏選舉等配套措施,《大憲章》當時並沒有被好好遵守。直至1640年爆發民主革命後,英國開始艱難地探索和完善君主立憲制度,並逐漸影響歐美諸國。如今,制訂憲法,已成為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的共識共為。即使是專制如朝鮮的國家,也會有憲法。當然是否依憲治國是另外一回事。

創造了輝煌燦爛古代文明的中國,直至晚清1906年,面對內憂外患,才開始預備立憲。但隨之而來的一場革命又一場革命,不管是推翻帝制、抵抗外敵,還是內戰奪權、文化革命,憲法倒是有,但從來沒有被當回事。別說依憲執政,就是依法治國,也是直到2014年中共中央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才正式成為議題,其實質還是黨治領導下的法治。

 有憲法無憲政,是公認的中國政治,也是當局不回避的現實。最高人民法院信奉的三個至上是:黨的事業至上、人民利益至上、憲法法律至上。先不說這在邏輯和理論上多麼荒謬,既然是至上,只能有一個,正如山有一個最高峰一樣。三個至上,其實質是用人民和憲法為黨的至上做掩護。

 就像憲法規定,國家的最高權力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但誰都知道共產黨的政治局常委才是真正的最高權力。儘管立法、行政、司法叫人民大會堂、人民政府、人民法院,甚至國名叫人民共和國、貨幣叫人民幣,但真正屬於人民的只有人民醫院。

人民不能當家作主的根本原因是沒有選票,憲政最主要的標誌也是有沒有公開、競爭、周期性的選舉。憲政選舉難,難在黨的地位和利益,惟獨和所謂的人種、文化、素質無關,否則就不能解釋為什麼海峽對岸同文同種的華人,歷經軍政、訓政,終於走向憲政。

至於人口素質,更是借口。歐美200多年前開始推行普選的時候,大陸在民國年間選舉的時候,共產黨當年在延安選舉的時候,難道比我們現在的素質更高嗎?

 就算素質不高,才更需要精英去設計、去引導、帶頭去做。可是做了嗎?恐怕連設計、培訓,甚至公開的討論都沒有。

黨內和中央不敢選,地方上能否先做試驗?當年對外開放從沿海14個城市、經濟改革從4個特區開始,逐步向全國輻射。現在選舉能否也搞一些試點特區,讓一部分「素質高」的先行選舉,逐步帶動「素質低」的,而不是借口「素質低」,總也不搞選舉。

其實,從衡陽市人大代表選舉湖南省人大代表的全面賄選醜聞來看,違規、賄選、犯罪不是發生在所謂素質不高的草根百姓身上,行賄的是幾百名官員、企業家、名流。受賄、索賄的也全部是幾十名組織選舉的黨政幹部、各級領導,其中最大的責任者就是市委書記。

這些人的「素質」不能說不高,特別是行賄者已是市人大代表,具有共產黨所認可的政治素質。受賄者都是黨政幹部,更是直接由黨培養和指揮,怎麼會出現如此觸目驚心、見怪不怪的醜聞?

中國歷史上由於沒有選舉,權力的更替永遠是戰爭和暴力,改朝換代,原地踏步。2000年美國總統選舉爭議,接受法院裁決。小布什就職演說的第一句:「權力的和平轉移在歷史上是罕見的,但在美國是平常的」。就在同一年,中國台灣也在華人歷史上第一次實現了權力的和平轉移,民進黨靠選舉戰勝百年獨裁的國民黨,上台執政。八年後,國民黨重新靠選舉上台,台灣政權的和平輪替走完了完整的一個輪回。

而這邊的中國政府,錢多兵廣正能量,三個自信中國夢,可就是高築防火牆,怕和平演變,恐顏色革命。習近平上台伊始視察西柏坡,強調要確保紅色江山永不變色。最近又對縣委書記提出要「心中有黨、心中有民、心中有責、心中有戒」,而且特別強調,這「四有」中,最重要的是要做到「心中有黨」,黨在民前。

中國歷朝歷代一直強調「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但從未保住江山,原因就是認識不到天下為公、權力民選。現在權傾一時的習近平,反腐救黨,卻不還利於民;回避選舉,不還政於民。不知作為紅二代的領袖,不靠憲政民主,能否走出朝代興衰的歷史怪圈,千秋萬代,永不變色?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