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真凶”:现在我为法律和正义活着

一张广为流传的聂树斌生前照片中,这个身着背心裤衩的年轻小伙有些腼腆地对着镜头微笑。当时无人预料到,聂家人的际遇,在接下来的20年中,如坠水火,备受煎熬。

1995年,聂树斌因故意杀人罪和强奸妇女罪被判处死刑,年轻的生命戛然而止。那时起至今,伴随媒体的深度披露,该案几经波折:“一案两凶”的惊现、王书金案马拉松式的审判历程及聂案非王书金所为的终审判决、申诉无门陷入胶着,案件走向长期扑朔迷离。

直至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让社会高度关注的该案再现生机。

时隔18年,内蒙古呼格吉勒图的父母终于等到一纸无罪判决,公众随即将目光投向与此案高度类似、甚至更为复杂的聂树斌案:聂树斌家人是否也能同样等来无罪判决的最终结果?

“一案两凶”令旧案重浮水面

时间追溯至2005年,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十年后,母亲张焕枝始终无法接受这一现实。

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遭强奸后身亡,时年20岁的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聂树斌,被警方认定有重大作案嫌疑,于1994年10月1日被拘留,10月9日被逮捕。

2005年3月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张焕枝回忆,最后一次在家中见到儿子,是1994年9月下旬。那天,儿子同往常一样,吃完早餐就去上班了。此后,她只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上见过儿子一面。

1995年3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妇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5年4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处聂树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而聂树斌何时被判死刑,何时要被执行,张焕枝没有得到过任何讯息,她和丈夫也从未见到过儿子的死刑判决书。

2005年1月18日,王书金的意外归案,让十年前的聂树斌案再掀波澜。当天,河南荥阳警方抓获了一个叫王书金的男子,他交代,曾在河北广平等地奸杀4名妇女,其中包括其1994年在石家庄市郊区孔寨村附近给一家工厂装暖气管道时,奸杀当地一康姓女子。

这一消息是当小学教师的女儿聂淑惠从报纸上看到的,得知儿子可能被“错杀”后,张焕枝和家人决意为儿子讨个公道。2005年3月15日,张焕枝正式委托李树亭代理聂树斌案的申诉事宜,开始走上漫漫长路。

在李树亭看来,聂树斌一案出现了两个并非共同作案的凶手,这意味着出现新的证据。

此后,张焕枝一直坚持向河北高院申诉,而其申诉每每被河北高院以拿不出聂树斌的死刑判决书为由,予以拒绝。李树亭将此比作一个“怪圈”。

2007年成为该案关键拐点。这一年4月,李树亭花近两年时间,最终说服被害人康某家属拿出判决书。兴奋至极,李树亭甚至一口气复印了20份。

同年7月8日,张焕枝和丈夫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11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函告张焕枝,称已交由河北省高院处理。直至山东高院复查前,张焕枝多次前往河北高院询问案件进展,均未得到明确答复。

 异地复查重燃希望

接触张焕枝十年来,李树亭注意到,她脸上第一次有了笑意。显然,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的消息,给长年为此奔波的聂树斌家人带来了新的希望。

“毕竟案件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虽然这一步来得有点太迟。”李树亭说,十年间,他曾因更换律所被解除代理关系,此次,因介入该案较早,再次接受张焕枝委托。

12月22日,山东高院合议庭法官会见了张焕枝和张焕枝女婿及其代理律师。张焕枝确认了两名代理律师,合议庭将立案复查决定书送达张焕枝手中。

据在场的大众网记者记录:“当法官询问张焕枝还有什么想法和补充时,张焕枝哽咽了,当场落泪。她说,最高院让山东复查聂树斌案,说真心话,我心里高兴,我特别满意,我赞成合议庭。我特别相信,相信山东高院能公平、公正、透明地把聂树斌案复查清楚,还我儿子一个清白……”

山东高院对此案件的重视程度,令人印象深刻。据聂树斌案现代理律师陈光武介绍,他和李树亭向山东高院提出三项申请,一是申请调阅聂树斌案卷宗,二是申请调阅王书金案件卷宗,三是请求法官协调被害者家属调取聂案更多相关证据。

陈光武介绍,此次合议庭阵容,不亚于薄熙来案的合议庭,审判长朱云三是薄熙来案件二审的合议庭成员,另外4名法官也均是该院刑庭业务拔尖的法官。

陈光武向本报记者转述山东省司法厅一位官员的话:合议庭成员将在阅卷过程中采取背靠背流水阅卷的形式,不搞串联和交流,各自阅卷后,再根据事实和法律,分别拿出意见,最后汇总。

此次会见中,合议庭表示,将保障律师阅卷的法定权利。经山东高院确认,目前聂案案卷已全部移交至山东高院,合议庭将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要求,根据复查工作进展的具体情况,通知律师阅卷。

之前,聂案几任代理律师多达50余次阅卷请求,均未得到河北高院同意。李树亭对此并不避讳:“我个人认为,河北高院不准律师阅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该案在事实和据以定罪的证据上,都存在重大缺陷。”此次山东高院对律师阅卷权的承诺,被李树亭视为“决定案件走向的关键”。

据陈光武介绍,他曾于2015年1月5日同山东高院协商阅卷事宜,对方答复,短期内包括春节前让律师阅卷的可能性不大。

复查消息对尚处死刑复核阶段的王书金本人,同样带来不小的震动。

2014年12月17日的会见中,王书金案辩护律师朱爱民回忆,王书金的反应让自己吃惊:“他说,这两天电视播了,我一直在想,现在我也不是为我自己活着,我为了国家法律和正义活着。为什么呢,如果说我做的案子,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就把我毙了,这法律是否还公正?”

“最高人民法院的态度和做法是非常积极的,也是在向长期关注此案的社会公众释放积极信号,但如果最高人民法院草草将王书金的死刑复核裁定核准下去的话,它丧失的不仅仅是王书金本人这条命,而是丧失了司法审判的权威和公信力。”朱爱民评价。

李树亭表示,待仔细阅卷后,他和陈光武会对其中的关键疑点,有针对性地进行调查取证,同时根据复查和申诉需要,依法向山东省高院申请调取与本案相关的证据材料。“总之,穷尽法律手段,查清事实真相。”

时隔20年,李树亭和陈光武依旧对聂树斌案平反昭雪充满信心。

“这种信心不单是我们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掌握了重要的证据及线索,最主要的是,我们对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依法治国’的伟大方略和正在推进中的司法改革充满信心。相信山东高院会通过复查再审聂树斌案,进一步提高政法工作的公信力,让人民群众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公平正义。”李树亭说。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