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延迟的不是退休,是企业工人的血泪!

据最新报道:苏晓云委员建议,把企业员工的退休年龄男性提高到65岁,女性提高到60岁。“这样多收五年(养老保险),少发五年(养老金),从身体状况来讲,没有多大影响。这个办法也是世界上很多国家解决问题的办法。”

第一问:您是如何当选人大常委的?

我以为只有最无人性的人,才会提出这样冷酷和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建议。我不知道您是怎么入选全国人大常委委员的,我希望知道您的背景,来历。

我并不以为只有一个高层人物被打落马后才有必要去介绍他的来龙去脉,当一个人站在那里,代表一定的利益说话,我们就有必要先看看他的来历有没有问题,他是不是配在这个位置、这个立场上说话。

要知道,人大,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即便我们中国的很多类似称号都不过是掩耳盗铃,我想知道的是,你是怎样走上了那么高的位置,凭什么去代表人民的?既然代表人民,你为什么完全不顾人民的死活?在一层层往上走的过程中,是哪些人民给了你这样的权力,来决定他们的利益和生死。

这是我的第一问。

第二问是,你到底对我国的工人现状有多少了解?你调查分析过他们当前的境遇吗?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我想一一讲给你听。

新中国建立后,工人阶级在政治上地位较高,与农民相比,生活也相对稳定,有保障。可以这样说,建国四十年,工人是比较幸福的一代。但自九十年代初,那个老头去南中国转了一圈,新的劳动法出台,工人阶级的地位一落千丈。这也是历史的必然,改革的需要,没什么好说的。到九十年代末,朱总主政,工人阶级的噩梦才庄严开幕。

可以这样说,这十七八年来,在我所接触,所了解,看听到看到的,最艰难的已经不再是农民,而是工人。因为工人很可能瞬间就会变得一无所有,而且这种失去并不是因为他们自身的责任或者过失导致。他们大面积下岗,很多人大半生贡献付出在岗位上,但是一个政策,他们变得一无所有,要退下工装,走上街头去摆摊,蹬三轮谋生。

为什么说工人是最惨的群体?

一、因为他们大都生活在城镇,生活成本比农村的要高不少,这从政府的低保制定标准也可看出,是两套标准。

二、农民至少至少,还有土地,有土地,至少能够保住饭碗。当然也有落后地区的很多农民涌入城市,成为流浪的工人,他们也都很不易,最大的问题是,从事的多是不良行业,或污染,或重体力,或不给工资。不过说句不怕得罪农民工朋友的话,比一起打工糊口的城市下岗者,您至少身后还有一条退路,那就是回到老家耕种,而城市下岗者一旦失业是没有这个退路的。

三、脱离单位的工人都需要自己缴纳保险,如果不缴纳,那么年老体衰后就真的一无所有。农民因为有自己的土地,经济好的地区,即便拆迁,要么以房换房,要么土地流转,有经济补助,但这些,绝大部分产业工人没有。

与此同时,各项社会保险十年来连年增长,现在我们山东,按照最低标准五险一年要缴纳一万块。即便只缴纳三险,也要七八千。如果被迫失去了工作单位,这些钱都要个人自己承担,而不像事业单位或者公务员,基本由政府买单;也不像国企或正常在职企业职工,可以单位分担一半。

四、事实上即便没有下岗的职工,即便企业没有倒闭关门,他们做到一定年纪,体力和精力就会应付不了工作的要求,体力劳动尤其是重复劳动,完全不同于脑力劳动,以我所在县市几个特大型和大型企业为例,一个车辆生产企业,车间工人五十岁左右就无法胜任岗位。往往男职工五十岁左右,企业就会觉得他们达不到岗位要求,给调到门卫或者物业去,待遇当然也只拿原来的二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我们这边一般在一千块吧。如果你觉得孩子上大学,或者成年了要娶亲买房之类经济压力大,干不着,那好,自己走人,企业就盼着这一步;同时,每个大型企业的物业和保安岗位也都是有限的,并不是每个干不动车间体力劳动的人都能想去就去,没有机会被调去的,那么你只能在原来岗位上苦撑,干不了?好,请自动走人。

这不是一两个人的命运,而是大部分工业企业的工人的现状和命运。

第三问:您是国家人大常委,那么您代表的究竟是那些人民的利益?

我们的执政党坚持的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核心就是依靠工人阶级。但是目前,包括原工人阶级和后来农民兄弟加入其中的“农民工”群体,工人阶级尤其建筑工人等常常被拖欠工资,每年年终,都会有大批的上访队伍集结在政府门前,他们仍然是弱势群体。不管在南方,还是北方,他们是真正一砖一瓦去为国家和地方政府的财政创造收入的人。但是唯独在利益无法摆平,全球都出现老龄化的当口,为什么还要第一先牺牲工人阶级的利益来为社会和时代买单?

他们的利益、立场和心声,究竟有没有人来真正代表?你,还是我?也许我们都没有这个资格,但是毛爷爷早就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凭什么就这么轻易随便的安置了他们的晚年和未来?

第四问:国家和政府的财富来自哪里?是谁来创造的?您是否是这些财务的既得利益者?起码,当你们在一流的会场开会,得体进餐的时候,你们消费的是谁的劳动和创造?

整个国家机器的运转,不管是军事,还是行政,都无不来自财政,而财政,都是来自税收,而税收,说实话,自从温总主政,实行“三农”政策,取消农业的“三提五统”之后,它只有一个来源,就是企业。企业是养着政府和国家的机构,而工人是企业的大面积的劳动者,和企业税收的创造者。没有工人,就没有企业,没有企业,也就没有政府的任何一条经济命脉,也就没有了这个国家机器的运转,然而你身在高位,如此轻忽大嘴一张,就要剥夺了他们原本合法的权益,你还有没有良心?

第五问:您为什么单单选择企业工人作为延迟退休的群体?为什么不包括政府官员,事业单位人员,而只说企业工人?

我们社会有一个明规则,好的岗位,官员,都是不愿意退休的,因为他们不退休,就可以继续掌权,就可以继续享受各种既得利益。这个社会上,唯独一个群体是愿意早早退休的,那就是体力劳动者,因为他们除了常年的付出,以这辛苦的付出换取一点低廉的生活报酬,除了年迈和衰老他们简直一无所得,所以他们最最期待的就是退休。

也许您真的是出于国家大局的考虑,以为解决老龄化问题才能确保社会安定。但是,确保社会安定非要向最基层的最艰辛的人群举刀吗?要知道,体力劳动者是只能凭年轻的体力吃饭的,这跟脑力脑力劳动不同。脑力劳动者,比如大学教授,外科大夫,他们可以在专业上越老越积累起丰富经验,越成为社会的珍贵资源,所以他们退休之后,更有可能得到不错的返聘的机会。即便仅仅出于维护国家的利益,延迟退休,也应该是首先延迟专家学者的退休,因为他们延迟退休后对社会和国家的贡献会更大。“从身体状况来讲,没有多大影响”的首要人群,也应该是他们,而不是体力劳动者,体力劳动者一旦年老就没有了利用价值,你为什么却非要去剥夺这样一部分群体的利益,来弥补社会的漏洞?

咱们再摸着良心说说,苏晓云委员,您今年多大年纪?是个年轻人还是老人?如果您还不老,您的父母总是老人吧?难道您身边的老人,您的父母,您的亲人,他们在五十岁跟六十岁的时候,体力是一样的吗?他们在五十五岁跟六十五的时候,体力是你说的“从身体状况来讲,没有多大影响”吗?如果您自己就是一个老人,那么您感到自己在四十岁的时候跟五十岁的时候不差多少?在六十岁的时候跟五十岁的时候不相上下?在七十岁的时候跟六十岁的时候……或者根据等价交换的原则,您七十岁的时候跟六十岁的时候,五十岁的时候,四十岁的时候,也都没有多大差异,不受什么影响吗?即便您真的被上苍眷顾,的确如此,那也只是因为,您不是一个一线的底层的或者在污染企业或者在重体力消耗企业的劳动者。您可能一直养尊处优,脱离群众,就像那个晋朝的混蛋皇帝,当闻奏老百姓纷纷饿死,他发出那旷古的天真一问:“何不食肉糜?”——他们都饿死了,但是他们为什么不去吃肉汤呢?——问题是,他们的肉汤在哪里?

第六问:有您这样算账的吗?

“这样多收五年(养老保险),少发五年(养老金)”,一反一复就是十年,这完全是一个闭门造车的计算题,这样计算从数字上来说没有问题,但是问题在于,您面对的绝不仅仅是一堆数字,而是一群活生生的人,是他们的幸福或者痛苦,他们的得到或者失去。那都是像您一样有血,有肉,有泪,有笑的生命。面对如此大面积的一个群体和我以上列举的他们的生存现状,您的帐怎么可以算得这么轻省?

还是让我来给你算一算吧。

据说公务员的社保基金不用自己掏一分钱,都是政府买单,工人最好的待遇,也不过企业给承担一部分,大多是自己至少买单一半,您如果真有心为大局考虑,为什么不提议公务员群体也像企业工人一样自己承担部分保险份额?让他们也像工人一样用自己的劳动为社会基金作出贡献?

再说事业编制的脑力劳动者群体,包括专家,学者,大学教授,医生,中小学教师等,他们的知识和技术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宝贵,他们的经验变得更有价值,您的原话是,“这样多收五年(养老保险),少发五年(养老金),从身体状况来讲,没有多大影响。这个办法也是世界上很多国家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觉得与产业工人相比,显然这部分脑力劳动者延迟退休年龄更加对稳定将来的局面有利,主要体现在:一、他们对国家来说“利用价值”更大,可以多做贡献;二、他们领的退休金更高,延迟退休可以减少这部分人均社保支出。三、也更有益于社会公平,因为脑力劳动虽然也会因年长衰退,但相对体力劳动。这种衰退还慢得多。

在此前提下,您为什么单单不放过我们的工人阶级兄弟?

第七问:您说“这个办法也是世界上很多国家解决问题的办法。”您是想说什么呢?

是不是,世界上很多国家解决问题的办法就一定是好办法?或者,世界上很多国家解决问题的只要是好办法的,我们就可以拿来?或者是,只要世界上很多国家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都可以少数服从多数,跟人家照样画葫芦?

那么按照这个逻辑,人家美国还实行民主呢,言论自由呢,人家英国还实行宪政呢,人家瑞典、瑞士、加拿大、英国还有那么高那么幸福的社会福利呢?你也给我们中国公民都搬移来?

既然不能,那么为什么单单选择对广大群众不利的来搬移?也就是说,你们并不是以为外国的东西都坏,或者都好,当您觉得外国的东西对您有用的时候,不管他是好的还是坏的,你一下子就拿来对比了,“你看,人家很多国家都这样呢?”来堵悠悠众生之口。同时你还知道外国很多东西就是比我们的好,但是如果只对我们的百姓有利,对您这个阶层没有利益,那么它再好也是绝口不提的。但是外国的不好的东西,只要对您有利,则是可以原样照搬的。

那么,您的良心到底是被那啥吃了呢?还是被那啥吃了呢,还是被那啥吃了呢?

第八问 苏委员,您有无想过,假设从您的亲人中随便拿出任何一个谁,让他六十五岁还在从事体力劳动,或者因为体力不支被企业淘汰了,随便出去干个清洁工、看大门的之类的工作,但是还要继续缴纳着各种保险,您的感觉会怎样?事实上,很多失业的产业工人,即使已经三餐不继,但是依然得继续为国家创造税收,继续为社保基金做出贡献——难道这就是您苏委员的本意?

或许您以为,自己早已脱离了贫苦大众,根本无此忧虑。那么您有没有学习一下咱们习总书记的党的群众路线实践活动?您一心为国家考虑,希望国家的未来前途安定团结,害怕出问题,习大大知道了说不定还会表扬您,但是啊但是,习大大还大力提倡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难道您在这个活动中的心得体会就是置普通百姓的死活于不顾,无视人民群众利益,用一个加减的公式推出一个理想的数字(多交五年,少领五年),就万事大吉了吗?您不想想,老百姓都活不好了,我党还能长治久安地执政下去吗?您还能长治久安高高在上下去吗?如果按照您的提议后我党不能长治久安地执政下去了,您的建议不是在坑咱们党,坑咱习总书记吗?您上不能安定国家,下不能体恤黎民,您在现在的位子上发这个言,您还配吗?还合适吗?

其实在今天早晨之前我从来不知道苏晓云这个名字,看到这个名字,最初我还以为是一位女同志。将来我也不大可能会遇见您。但是延迟退休这个话题让我们两个人一下子走得这样近,这样对话起来。下面我想带领苏同志一起学习以前江爷爷的一段文选。

“由于我们党处在执政地位并长期执政,党内有一些人逐渐产生了一种错误的思想倾向,他们把党和人民赋予的职权,把自己的地位、影响和工作条件,看成是自己的所谓‘既得利益’,不是用这些职权和条件来为党、为人民更好地工作,而是用来为自己捞取不合理的、非法的私利。他们甚至把这些东西看成是谁也碰不得、动不得的私有财产,想方设法地要去维护和扩大这种所谓“既得利益”。这是十分危险的。历史事实说明,不少剥削阶级的政党或政治集团在执政以后,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攫取本阶级、本集团和执政官员个人的私利,并极力维护和不断扩大这种私利,结果形成了一个欺压人民、侵害人民利益的既得利益集团。正因为这样,他们终究要受到人民群众的反对。我们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绝不允许搞剥削阶级政党及其统治集团所追求的那种既得利益,也绝不能成为那样的既得利益集团。如果走到了那一步,我们党就必然要失败。”

而您提议的延迟退休方案,就是一种残酷的剥削底层人民的方案。这显示出的不仅是您的冷酷,还有愚蠢。您既无远虑之才,也无调查分析的理性和能力,您这样的人身在高位,处于讨论国家律法一类大事的地位,能干出什么好事来? 再回到最初的疑问,就您这样的水平和素质,是如何成为人大代表乃至委员的?如果您仅仅是政府的官员另一说,但人民代表,是层层选上去的,让这样的人来决定大众的命运和国家的未来,这又是在讽刺谁?

第九问:您现在领退休金了吗?或者您的近支亲属有人领退休金了吗?那么是公务员、事业编还是产业工人?其实最后我妄猜一下根本没有可能。那么,公务员的养老金也都从社会保险基金支出,是不是可以这样说,社会保险基金的创造者都是企业和产业工人,但是他们只能享受低值的养老金,他们缴纳的还有很多社保基金,都是用来您及您的亲属这样的公务员了?

下面是我百度来的社科院教授郑秉文先生两年半前的一段访谈。如下:

记者问:养老金去哪里了?

郑秉文:在目前的缴费率、财政补贴、利息率等条件下,在三个人养一个人的制度赡养率下,替代率应该高达80%以上,钱哪去了?

养老制度大的参数不合理,不少小参数也是不合理的。比如每年拟定社会平均工资通常以上一年作为今年缴费的基数,北京今年社会平均工资是4672元每个月,这是去年的数字作为今年的基数,去年用的基数是4201元。但中国的城镇在岗职工工资平均增长率是14%,你用去年的基数缴今年的费,无形之中费基缩小了14%。

再比如,事业单位改革事实上上世纪90年代中央就有文件,要求事业单位和企业一起改革,于是上海等几个省市很听话,改完了,事业单位和公务员都按职工的养老保险参保,可是他们的替代率不是按企业职工的计发公式发放的,否则与其他地方事业单位比就太低了,多的钱从哪里来?是从养老金这个池子里出,显然他们花了别人的钱。

这种跑冒滴漏的事情随便就可以说出七八个来。

记者问:提高退休年龄需要什么条件?

郑秉文:……

第二个条件是制度改革。要有利于延长退休年龄,制度就要实实在在的有激励性,如果没有让延长退休年龄的得到实惠,就很难获得支持。所以多缴费多领取养老金,一定要体现在制度上,让参保人算的时候觉得划得来。来源:LibertySky

2015-01-11热点关注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