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铭:深圳遇警记

昨天(2014年12月16日)上午10点整,我搭乘地铁,如约来到丹竹头地铁站,准备探望深圳屈指可数的心中英雄,一位年界92岁的前中国青年远征军老兵一一王文。

我对国军老兵的敬仰之心很早就有了。从94年春季开始看过大连出版社出版的陈立华著的《血染黑土地》和《激战红土地》后,对从小所受的历史教育开始动摇。到05年又看过团结出版社出版的张洪涛著的《国殇___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一书后,灵魂受到极大震撼,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深入关注和探究抗战历史真相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到 2009年因从网上下载台湾老兵陈君天先生制作的42集纪录片《一寸山河一寸血》,被深圳市局国保警察逮捕,后经福田区法院开庭审理,由审判长姜菁菁,人民陪审员刘正林、王晓端,书记员曹婉、吴泽娜组成的审判庭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一审后,改请腾彪和李静林担任辩护律师,上诉至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后经由审判长王挥,审判员武文芳、谢秀娥,书记员王迪组成的一套班子不开庭审理,维持原判。后送韶关监狱服刑,关满三年,到2012年9月9日出狱。因不认罪,监狱不给减刑。在共产党的监狱,认罪是减刑的第一原则,其他都可以商量。不认罪,其他都没得商量。

在监狱期间,又很意外的被有心的狱友送了一套上下册的《中国远征军》借阅,真是如获至宝,反正又不干活,天天看书,一字一字的全看完,对远征军的英雄事迹感动得不行了。

今年3月份,去成都旅游时特意参加了由幸存的中国远征军在成都生活的老兵组织的一月一次的聚餐。亲眼见到了近30位远征军老 兵。这些老兵穿着统一定做的服装,戴着仿军便帽,全部人都胸挂勋章,有些还手着白手套,拄着拐杖,身板挺得笔直地坐在藤椅上,一看就训练有素,军人的英武之气十足。皆为90高龄之上老人还有如此雄风,可见当年是何等英姿飒爽。看到他们为国家为民族九死一生落得如此凄凉的遭遇,我为探明这段伟大历史的真相关三年冤狱又何足挂齿。

所以,当我前天(15日)无意中从微信群中知道深圳就有幸存的远征军老兵时,立刻就联系上了这位老兵的儿子王清瑜先生,并约定昨天上午10点去看望他。我准点到达丹竹头地铁站时,先前约好同行的另一位住龙岗不远处的老D已经先到了。

很快,远征军老兵的儿子王清瑜接上了我俩。出地铁站后,七拐八拐,不一会进了一小区,按电梯20层直达顶楼。进屋后,第一眼就看见了远征军老兵王文,他早已端坐在客厅的本制靠椅上。虽然戴着帽子,但还是挡不住满头的白发从帽沿边伸出来。我走上前,立马先给他行了个军人的举手礼。没想他竟然站起来了,要给我回礼。我一把握住了老兵的手,大声告诉他,使不得,我也是军人,给您敬礼是应该的,只是这敬礼来得太晚太晚,并且档次太低了。您这样的老兵是理所当然应该接受全中国的陆海空三军包括武警集体敬礼才对的。然而中国的“抗战”似乎还没结束,为独立自由平等而点燃的“战火”似乎还在神州大地熊熊燃烧。所以才让您还在这与贫民窟无异的地方受委屈。

因王文老兵听力和口语都不太好,我们主要是听王清瑜介绍他父亲的经历。闲聊之时,同行的老D给住在丹竹头的另一位朋友林雪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们就在他附近看望远征军老兵。因林雪晖也是非常关心社会公平正义的一位朋友,所以他立马就从家里赶过来了。因为同一地区,离得近,几分钟就到楼下了。王清瑜带着我和老D下楼把林雪晖接到了20层楼上,宾主四人刚刚坐定,不到5分钟,客厅门又被敲响了。王清瑜赶紧起身,打开门后发现是两个身着便装,挂着工牌的两位年轻男人,30多岁。自称是附近派出所的,接到群众举报过来查看一下。王清瑜被搞得一头雾水。

自从王文老兵的事迹在《深圳晚报》图文并茂地报道过后,时不时有热心市民和自愿者来探望,并且常常呼朋唤友拉一大车人来,客厅都能坐得满满的,整个小区也是妇孺皆知20楼住着个远征军老兵王文。但从来没有什么政府部门或街道办派差上门,更没有派出所警察上门,今天才来了三位关爱老兵的热心人士,并且茶都还没泡开,警察如此迅速的追踪而至,并口口声声说群众举报,这唱的是哪一出呀?

警察似乎也尴尬,站在门口说明来意,王清瑜立刻将眼前一目了然的景象作了说明,我们三位也大声要他们进来坐坐,好呆也给王文老兵敬个礼呀。但两位警察死活不愿再向前进一步,立马且退且转身离去,王清瑜赶紧把他们送住电梯厅。回来后,告之他们不止两人,还有一人在后面没在门口露面,鬼鬼祟祟的,真是扫兴。接下来宾主闲聊,王清瑜大至介绍了一下他父亲的经历。

王文的身份证是22年12月的,算下来今年92岁了。但王清瑜是69年生,并且是独子,就因为他父亲国军的身份,直到47岁才取了老婆生下他。因为那个年代国军是“社会贱民”,各种共产党的政治运动不论谁斗谁,都会祸及他们这群“社会贱民”。当历史进程走到今天,我们返身去看,那个时代的“社会贱民”无不是前一个历史时代的社会栋梁和社会精英,正是他们撑起了前一个时代历史的天空。

中午,我们一行五人下到楼下,王清瑜扶着他父亲,我们三位跟在旁边,寻了一间王清瑜熟悉的餐厅。老板对我们一行分外热情,把我们领到一个靠墙的位置。亲自指挥服务员将餐具一体摆放到位,持牌推荐当天菜品。言语中能听得出,店主完全知道在主位落坐的王文老兵的身份,显得礼貌而尊敬。 饭菜做得不错,我坐王文老兵右边,王清瑜坐左边,老D和林雪晖也左右分席而坐,边吃边聊。看得出王文老兵也很高兴,胃口似乎也行,吃了一碗米饭,又吃了两碗鸡肉。真是宾主尽欢。

饭后合影留念。王文老兵端坐正中,我们晚辈四人立在他身后似贴身警卫般站着,除我廋小外,其他三人身形彪悍,与真保镖也似不差。把店老板请来帮忙拍照,这店老板也机灵,不用指点,自行换位,从不同角度拍了多张照片,好似专业摄影师一般。看来,王清瑜带我们来该店就餐,菜色价格可能还不仅仅是唯一选项,老板人品如何、机灵与否可能也是助选因素。我们一行送王文父子回到家里后,林雪晖和老D因另有事务而先行告辞了。

我因为是“老兵之家”微信群的群主之一,早就想邀请各界老兵到群内聊天做客,不分国共,不分党派,只要是华人老兵并认同普世价值皆为受邀对象。现在“老兵之家”退役的海陆空武警公安在群里吹牛聊天玩得不亦乐乎。

前段时间将被俘后坚持返回中国大陆的七千名自愿军老兵的谈判总代表张泽石老兵邀请到“老兵之家”后,顿时受到众人热烈欢迎,被视为“镇群之宝”。如果现在再能将远征军老兵王文邀请到“老兵之家”作客,定当让这个只能生存在虚拟世界的“老兵之家”更名副其实。

王清瑜送走老D和林雪晖后,我跟他谈了邀请他父亲进群的想法,他很是爽快,立马就答应了。并问他自己可否进群,我告诉他不可,因“老兵之家”非军警莫入。但象王文这样都已90岁以上高龄的远征军老兵在以聊天为乐的“老兵之家”的象征意义其实大过实际意义。至于王文老兵的微信号完全由其子王清瑜管理和代劳也是事实求是和情理之中。但王清瑜对同一部手机开两个微信号不太熟,因我搞过,所以熟悉操作。

我和王清瑜正在手机和电脑上手忙脚乱地以王文老兵的名字重新驻册一个微信号时,客厅的门又骤然被敲响了。王清瑜赶忙打开门,一个身着制服但没戴帽的警察正直挺挺的立在门口,身边跟着两便衣,其中小个点的便衣上午来过一次,下午竟然又来了,还搬来了援兵,这到底是玩什么把戏呀?再上演一场共军消灭国军的把戏吗?我坐着没动,制服警先开口了。

他们这次显然有备而来,马上道出王清瑜的住地实为租房,并提出要查验王文老兵和王清瑜的身份证。发现王文老兵的身份证属地为新疆,立刻在他们手中的仪器上核查,便衣在边上还一个劲的拍照,比上午第一次来似乎重视很多。王文父子查验完后,制服警走我身边蹲下,说要一起查一下。我也没迟疑,从包里掏给他,其随口嘟囔了一句“我们同年的”。我没回应他,他也没再问,又和王文父子说了几句废话走了。

真是莫明期妙。正当重新注册号码快搞好时,我电话响了。是认识的一个美女打来了,网名“心灯”。问我在哪?说有朋友请吃饭,让叫上我。真是“速效救心丸”,这扫兴的人前脚刚走,高兴的事就来。本想跟王文老兵再多聊聊,只得先走了。改日再来。告辞。出来时向“心灯”问清地址,她报了个福田似乎很熟悉的茶楼,属于被警察骚扰过多次之地。一丝阴影在心头一闪而过,去!!!

从丹竹头到石夏,3号地铁直达,不用中转,几乎贯通深圳东北到西南全程。约一个小时后,从石夏地铁钻出来。搭了辆电瓶车,告之“新州农家冲茶楼”。司机对周边环境很专业,抄近道、逆行、闯红灯、过行人道,将所有违章行为一口气做完全套后,将电瓶单车稳稳地停在了目的地,没得说,付钱,不找。拜拜。进得茶楼后,直接进去寻人。发现平时爆满的大厅和包房人员冷清很多,转一圈下来,数十间包房只有不到5间有人。推开我要去的包房门,“心灯”果然在,还有位微信上认识的北方网友G大哥也在。

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