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我無法為習近平點讚

新年之時,習近平為偉大的人民點讚,作為偉大人民的一分子,我無法為習近平點讚。為什麼?因為我被大陸網站全網封殺。而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家網站對我說明封殺的原因,打開我曾經註冊的網站微博或博客頁面,得到的結果是,你的帳號存在風險,暫時不能登陸,或者是:你訪問的頁面不存在或遭刪除。

更為嚴厲的是,因為我的郵箱與微博相關聯,所以,只要我郵箱登陸在線,我連看其他人的微博的可能性都沒有,打開相關頁面就是一片空白。說實在的,我真心的不知,我觸犯了天朝的哪個律條。

無論是人類第一部法典漢謨拉比法典,還是古羅馬十二銅表,都是將法律刻在公開的石頭或銅柱上,目的是防範別人犯法,而審判違法者,目的也是讓更多的人知道,此人犯了哪條法律,將受到怎樣的懲處,以警誡世人。而大陸當局對互聯網寫作者的封殺,一點規章都不講,完全是暗箱操作,想封殺誰,就封殺誰,想封殺多長時間,就封殺多長時間。而這,也給互聯網管理部門帶來了巨大的利益空間,據我所知,我去年秋冬之際被全網封殺,並不是因為政治敏感內容,而是因為揭露了幾位副部級官員的文化腐敗,他們動用的是自己的關係,買通了有關部門當事人,所以博客與微博被全網封殺,難以解禁。

為什麼要對谷歌等網站進行無情封殺?國家網管部門給出的解釋是,為了政治安全,宏大的政治安全名義,掩蓋的總是經濟腐敗之事實,而捍衞的,則是有關部門的行政權利。如果網絡開放影響政治安全,為什麼世界上只有極少數社會主義國家存在政治安全問題,而文明世界則完全不存在網絡政治安全問題?只要涉及到具體事實,當局三個自信完全歸零,似乎一個擁有八千多萬黨員的世界最大的政黨、最有權力的政府,經不起任何網絡風波,只要網絡開放,黨國就會一觸即潰。如果回頭想一想毛時代,為什麼封邦鎖國,不與世界各國經濟文化往來?為的也是國家政治安全,因為一經濟開放,人民擁有了經濟自由或自主權,知道外面世界的真相,毛語錄毛謊言就會像皇帝新衣一樣,成為童話裏的騙局。

把說出皇帝沒有穿新衣的孩子驅逐出城,留下那些編造神話的騙子們,使皇帝的春秋大夢更為完美,封殺說真話、求真相、宣傳普世價值的網民、公知、維權人士與律媒體人,卻讓謊言連篇的司馬南、戴旭之流、周小平、花千芳之輩成為網絡旗幟,用非常低劣的手段與方式,讓文革遺風重現網絡,而這種文革方式不僅通過網絡封殺的方式,還延伸到現實生活中,譬如對著名律師浦志強的拘捕,證據居然是其在新浪上發表的有關民族問題、社會問題的微博內容。以言治罪,公然披著依法治國的外衣。

到了年底,最殘酷的封殺出現了,繼谷歌檢索幾年前退出中國之後,谷歌郵箱慘遭封禁,大量的谷歌用戶無法登陸,或者無法與國內網站信箱進行信件交流,大量的商業用戶因此無法與境外客戶通聯,使用谷歌郵箱的數以萬計的海外學生無法與國內親友溝通,特別受影響的還有使用谷歌郵箱與國外大學進行聯繫的準海外留學生們。網絡管制部門狙擊海外敵對勢力不知道有無效果,但有一個目的肯定已經達到了:通過封殺谷歌與谷歌郵箱,達到網絡上的封邦鎖國,並激怒一代年輕人,使他們痛恨所謂的有關部門,並進而詆毀習近平新政。

是的,所有被封殺的網民,都不是習近平親自下令禁言的,如同毛時代,所有被迫害的人,都不是毛親自指令的,但,毛時代的罪錯,毛澤東罪不可赦,最後只能抓出四人幫出來替罪。現在網絡上如此封殺,警方對網民更是因言問罪,全然沒有法治底線,文革時是群眾鬥群眾,現在是公權力鬥百姓,如此下去,比文革還低級無恥。

新年裏,習近平為偉大的人民點讚,偉大的人民無法自由地使用偉大的網絡,當然也無法自由地與外國偉大的人民進行自由溝通,中國人民在中國局域網裏享受著偉大的黨、偉大的領導人無微不至的網絡關懷與點讚。但是,只要微有異議,只有說道幾句真話,你就從偉大的人民之列出局,成為疑似敵對勢力,遭到無情的封殺與禁言,你就可能永遠沒有給習近平點讚的權利。

转自东网http://hk.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50106/bkncn-20150106000314371-0106_05411_001.html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