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郭玉闪的几件小事

我是12号晚上看到老郭被带走的消息的,13号一早回的北京。

回来后,马上联系人了解情况,但没去立即打扰嫂子。见到的人说不出什么,没见到的人给的答复基本都是“现在情况怎样我也不知道,有了消息我们再见面”这样的,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一二三,让我清楚老郭到底是因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到了另外的朋友。于是,打了电话,主动要求喝茶,约在了他办公室边上的茶馆。

见了面,寒暄几句,大家谁也没磨叽,直接进入正题。
他先说,“我知道你找我是为了老郭的事,你现在找我不怕被牵连吗”
我答,“你也知道对于我们兄弟这都不叫事,到时候该找就找就是了”。
他说,“那我就清楚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这里”
我答,不知道。
“两年前,就是在这个房间,老郭找我给你说的情”。
我点头说是,“所以别人可能不了解,但你清楚,要不是他妈的喝了点酒,当天晚上我就回来了。”

A

在没跟老郭深入谈之前,对于进去之后该怎么办这种事,我脑子里被灌输的全是各种“策略”。当时一段时间,想的都是怎么做才是聪明的,没有其他考虑。事实上,后来我也是这么做的,为了早点出来,写了保证书。在那个时候,我觉得大家都是这样的,没有差别。

直到有一天晚上跟老郭喝茶,跟他深入谈了我的想法。老郭表示理解,但说他不会为了出来写保证书。我不解,表示这仅仅是策略,“如果可以早点出来呢?”,老郭透过他的高度眼镜,用福建普通话对我说,“我们是读书(su)人,有些事情我们不可以做”。

这在当时给我的触动是巨大的。我头一次知道还有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选择。后来好长时间过去了,每想起那天晚上,老郭的两句话总在耳边:

“我们是读书人”,“可杀不可辱”。

B

老郭是读书人,有着文人的傲骨,但他还有广为人知的另一面,就是江湖气。老郭交游广阔,朋友众多,他的江湖气,不仅体现在他对朋友的困境义不容辞上,对待对方也会保持最大的理解与善意,因此也得到了对方的认可跟尊重。

我曾经很不解老郭怎么化解他的麻烦以及如何跟对方打交道,老郭回答就是江湖规矩。至于什么是他的江湖规矩,怎么定江湖规矩,他举例说,“例如在特定的时间,你不让我做这个做那个,在我底线之外,我可以考虑答应,因为我不想为难你。但是,这是有条件的,你答应我的你也要做到。如果这次答应我的你做不到,你就破坏了我们之间的江湖规矩,别想有下次”。

在后来发生的好多事情里,我不断的从各个方向听着老郭跟他的江湖规矩,哪怕是在对方的嘴里。“老郭答应了”—-每当某某事对方以这句话做结尾,常常是伴随着喜悦。他们清楚,老郭的承诺有多重要。

“我经常跟他们讲,你可以找我,我也愿意理解你的工作,但我们不要有私仇,例如如果你拿老婆孩子威胁我,我是要跟你拼命的”

看着老郭一脸认真的重复这种话,我总是觉得其实江湖的老郭比读书的老郭更可爱。

C

说说我跟老郭吧。

有一种愤怒是无论怎样掩饰都想破口大骂的愤怒。曾经那段时间,经常半夜两三点来找我,带到派出所没什么事再放出来。那段时间我有点神经质,差不多到了时间,人就变的很清醒,睡不着,喜欢听走廊的声音。

“721”那次的头七,几个朋友约了去纪念,当天晚上又被带走了。到了派出所,相关人士指着一沓文件跟我说,看看,这都是你的材料,你再找事,我们就给你定劳教。那天晚上我是确实怕了。

后来见了老郭,我情绪低落,问他我该怎么办。老郭说,不要去赌这个,不论是他们吓唬你还是真打算这么做,都不能赌。老郭想了想,又说,这么吧,我去找他们一趟,不要让他们这么搞你。

老郭可不是说说而已,老郭是真去了。后来在相关当事人的转述里我知道了老郭那天表现出了义薄云天的仗义。同时我也知道,那段时间老郭自己也有一堆麻烦。

D

后来我跟老郭又经历了很多不同的故事,时间就是在一件件事情当中过去了。但我想说的不是故事,而是过程;不是过程,而是存在。江湖上这样的故事一直在上演,最终存在的都是不断被演绎、不断被修改、不断被认识、不断被想象的文字。最终存在的都是不存在。

E

时间到了14年的中秋前几天,我去给老郭送月饼。去前就听说,老郭最近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

“我要搬家了,跟我去新家看看吧”。老郭兴高采烈的,跟他到了新家。
“你看,这里,我要种几棵树”,
“这里,我打算种竹子,再弄点花”,
“这块,我要建个大书房,将来我就在这读书”,
“这几天啥都没干尽刨地了,我们农村出来的人,对这些事擅长”
“等我院子收拾好,你们就过来烧烤”

“这么大的院子,你应该养条狗”,我跟他说。
“我想养,老婆没同意,我回头再跟她说说”

“hc,我要退出江湖了,潜下心来好好读书,不问江湖事”
“嗯,你就好好过日子吧,新家多好”

F

一个月后老郭被带走,至今未归。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